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本书作者

荆永鸣,男,生于1958年。内蒙古赤峰市元宝山人。著有散文集并发表中、短篇小说多篇。作品曾获全国煤矿文学创作“乌金奖”,内蒙古自治区文学创作“索龙嘎”奖。短篇小说《外地人》获“新世纪第一届北京文学奖”、《小说选刊》奖,中篇小说《北京候鸟》获《人民文学奖》。并有部分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连续剧。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首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现在平煤(集团)公司驻北京联络处工作。

热门图书

丰乳肥臀

作者:莫言

《丰乳肥臀》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性”长篇小说。 母亲是一位...

神采

作者:龚道国

意义和秘密的秩序。动用个体的语言系统、文化思辨、想象力和命...

暗夜尽头,深水之下2

作者:姚汶泉

有一些真相,令人悲痛欲绝,又充满力量。 令人极度恐怖的骇人...

老家有多远

老家有多远

作者:荆永鸣

ISBN:978-7-5063-6700-4

出版:作家出版社

编辑:安然 邢宝丹

页数:239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版次:2013年1月第1版

所属分类:长篇小说

定价:¥24.8

本站价格:

10.0
立即购买
编辑推荐
老家,对于远离故土的人来说,是一个让人梦牵魂萦的地方。但现实毕竟不是梦境。与故乡人无法割断的丝丝缕缕的联系,不断把漂泊者拉回现实。那些突如起来的事件,使记忆与现实中的乡村变得亦真亦幻,温柔而伤痛。 近年来,作者以外地人系列小说引起文坛广泛关注。这部作品以一个都市漂泊者的视角展现了当今中国农村飞速变化的现实和复杂的新型人际关系。小说中,人物戏剧性的命运和难言的情感,都将成为历史的记忆。
内容简介

  这是一部乡村题材的长篇小说。小说写了离家在外的北斗人对老家对故乡的观察与思考。小说语言精炼自然,叙述平实。《老家》中叔丈人来京借钱,为儿子拉票竞选村长,因为当上村长“就能可劲儿的捞”;不料3万元花了,却因竞选的权术不够,村长没当上,下了小煤窑。一场事故,不明不白的死了!叔丈人悲痛至极,到处上访告状,却找不到说法。作者以其巧妙的构思和超众的艺术想象,把城乡之间、官民之间、贫富之间的隔阂,把这个群体和那个群体各自不同的心态,文明与低俗、遭遇与际遇、变与不变,揭露得淋漓尽致,描绘得活灵活现。该书实在是一部了解当今乡村境况与生存状况的现实作品。

章节目录+隐藏目录
目 录 1. 三十多年的时光,被我叔丈人一个耳光就扇过去了 因为土地上的一场官司,我的一个堂哥千里迢迢地跑到北京来找我,愤怒地骂了一顿地方上的事儿太腐败、太不叫个玩意儿之后,他竟让我去找中央电视台的领导说说,最好是派《焦点访谈》的记者去录一家伙,给那些无法无天的人曝曝光。 2. 他还是想跟我们商量商量牛的事 看着他那种咋咋呼呼的样子,我突然烦了。眼瞅着奔六十的人了,有什么事儿就直言透语地说得了,你老说那个朱怀有什么用?再说了,他跑没跑到北京来,有那么多的警察呢,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说:“你抓朱怀来了?” 3. 养奶牛,还不如当村主任呢 没料到,他刚走进村里,还没听到狗叫呢,后背上就猛地挨了一巴掌,吓得他“嗷”的一声,差点儿没把舌头咬掉了。 回头一看,是杨遇年。 我二姐夫都急眼了,他说:“干鸡巴啥呀你这是!” 4. 他不但没皮没脸,关键是还当着个村主任 有一天,他背着手,步行了三里多地,来到村委会,一进门,看见张金宝像个瘪三似的缩在椅子里,两只脚习惯地架在办公桌上。见了面,张金宝也没把那两只蹄子从办公桌上拿下来。他只是抬了一下眼皮,看着我二姐夫,问他是不是还钱来了。 5. 奶牛这一辈子简直就是一种悲剧 别的不说,村里的小煤矿这几年挣了多少钱呀,可账面上不但一个子儿没有,听说还欠了不少的债呢,那钱都整哪去了?再说了,花上二十多万去当那个村主任,就是为过一把官儿瘾?不用分析也知道没那样的傻瓜。 6. 咱们没整上,谁也别想得了便宜 前几年做煤贩子的时候,他的确是个人物,有钱呀,款大呀,整天在城里胡吃海造不说,每次从外边回来都一律打车,还经常换着样地领着一些胖瘦不同的女人在县城里逛来逛去,被村里人碰上了,总是龇牙一乐,介绍说这是他表妹。这才扯呢,他哪来那么多表妹? 7. 该井里死的,到啥时候也死不到河里 那些唯利是图的家伙有的是歪招儿、损招儿、缺德的招儿来对付你。死了人不是要重罚吗?我隐瞒不报;规模太小的煤窑不是要关闭吗?我整合——把几个小的煤窑整合到一个矿主的名下,变为一号井、二号井、三号井——这规模可够了吧? 8. 北京,永远是许多人对未来的美丽想象 顾客少的时候,着急;顾客多了,忙不过来也着急。此外,工商的走了,防火的来了,防疫的走了,街道的来了。你正虚心听取居委会的老太太教你怎么投放鼠药哪,一转身,警察已经把一个“暂住证”刚刚过期的小伙计带走了…… 9. 这个细节,让我记住了那是夏天 这时,我觉得全身的血液流淌骤然加速,像是通上了电流。我们沉默地相拥着,缠绵着。她的脸庞紧紧地贴着我的前胸,像是在倾听我的心跳。我的下颌抵着她的头顶,我闻到了她头发的香味。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乌黑挺直,光滑,柔软。 10. 我就不信,天底下还说不出个理去 我二姐夫说:“他的死是假的。” 我一听,头皮都麻了一下,惊叫起来:“死了就是死了,怎么是假的?” 我二姐夫说:“他死了是真的,可他不是冻死的,是在小煤窑里熏死的。” 11. 这路,死人也让它颠活了 我叔丈人突然恼怒了,人像被拎小鸡似的提起来,却没忘记屁股底下的小板凳,回手一捞,照着牛成的后背就是一下子,“哐”一声,把人高马大的牛成砸得一激灵,差点儿没蹦起来。 12. 村干部县里买楼,县领导市里安家 遇到通情达理的还好说,一不小心怀了孕,找上门去,说一说,很快就同意去做了人流手术。碰上个不开化的,他就是想要儿子,不管是二胎还是三胎,不生出个带把儿的来,绝不罢休。这样的人,来软的不行,来硬的,他恨不得一命抵一命,杀你的心都有。 13. 他以前就是这么个操蛋的人吗 郑汉玉还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呢。哪想到,他开车回到村委会不一会儿,我二姐夫就把那头小牛牵来了,往大门上一拴,生说郑汉玉把牛撞坏了,不要了,必须赔! 14. 按着死人的设想去走路是一件很没面子的事 郑汉玉让服务员打开五粮液,给我倒上一杯,又给他自己满上。自言自语地说:“今天喝点好酒!”又感叹地说,“北京就是北京,在咱们那地方,哪有什么真的五粮液。不说别的,这就是城乡差别。” 几句话,把旁边的服务员都逗笑了。 15. 老家,母亲般的字眼 “那个李生是你外甥吧?” “李生?是我二姐家的老大吧?” “就是他。你说说他,别让他跟着刘老四那伙人瞎闹了。” “怎么回事儿?” “别细问了。听我的,没当上就是了……” 16. 原来是“县农村三年大变样办公室” 他告诉我,赵素敏在村委会这几年,因为计划生育的事儿,没少得罪人。就在一个月以前,有人在她家里下了炸药,是后半夜的时候炸的,响声惊天动地,把好几户人家的玻璃都震碎了。 我心里一惊,“炸到人没有?” 17. 米来了,面来了 肉鸡就不行了,长得太快,都是速成品,从破壳到宰杀还不到四十天。前几年,我二姐夫就养过这种鸡,用他的话说,全是被那种含有激素的饲料催起来的,老鼠偷吃了那种饲料,胖得都跑不动……你想想,人吃了这种鸡肉该咋的吧。 18. 车子在前进,老家在后边 没想到,谁都不愿意干的活儿,选举的时候竟把春娅给选上了。春娅一听就急了,她表示干不了,而且说死也不干!后来,村委会没再强求,只是又给她摆出了一个条件,当时正好老田宝要退休,找不到老师,于老邪便提议,让她做村里的小学老师,而且两者必选其一。
媒体评论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