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黄传会:“走”出作家的社会担当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6日  来源:人民日报 马珺  

海军政治部创作室报告文学作家黄传会(作家主页 读者小组)说起话来还带着淡淡的闽南口音,未着军装的他散发着典型南方文人的儒雅气质。但这温文尔雅的外表下深藏着军人特有的对国家和人民的责任感。

“报告文学是走出来的”,这是黄传会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20年来,黄传会始终践行着“先走后写”的文学创作理念,坚持走进生活,走进百姓,倾听社会弱势群体的声音,反映底层群众的心声。在扎实采访的基础上,他不仅获得了丰富的写作素材,而且体会到了作家沉甸甸的社会责任。常年眼光向下扎根现实的经历使得黄传会对“作家”的理解更加全面,“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矛盾和民众心理,作家特别是报告文学作家,不应该逃避现实,不应该回避矛盾,不应该装聋作哑,社会责任是最基本的担当。”

记录希望工程实属偶然。1990年,同乡徐永光找到黄传会,希望他报道希望工程。出于对老乡的支持,黄传会答应了徐永光的要求。记录希望工程的第一站,黄传会来到了河北省顺平县,那里的贫困状况和基础教育设施的薄弱让他极为震惊,“真没有想到,这里离北京不过一二百公里,竟然会是如此的贫困,竟然会有那么多的儿童因为贫穷而上不起学。”面对失学儿童们那一双双渴求读书的目光,黄传会再也无法停下手中的笔和脚下的步伐,通过对2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深入的采访,他创作出了第一部记录希望工程的报告文学《托起明天的太阳——希望工程纪实》,引发了强烈的社会反响,“它就像一口警钟时时敲响,让人们真切地感受到了实施希望工程的紧迫性和现实意义。”

此后的20年里,黄传会的目光始终未曾离开他所关心的社会底层人群和普通士兵。他将目光对准贫困地区的小学的教师,创作出长篇报告文学《中国山村教师》;七八年前,他深入大城市的农民工群体,调查农民工子女的受教育状况,创作出《我的课桌在哪里——农民工子女教育调查》;前年,他又走进了由“80后”、“90后”农村青年组成的农民工群体,体味他们的酸甜苦辣,创作出了《中国新生代农民工》……当被问及为什么会锲而不舍关注贫困人群时,黄传会说:“他们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迫切需要更多的社会关注,作家没钱没权,只有手中的笔,我有责任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对于“反贫困作家”的称呼,黄传会表示“尽管靠写报告文学来反击贫困的力量相当有限,但起码可以反映民间的实情。”

2010年在众多的报告文学中有30篇作品获得“新中国60年优秀中短篇报告文学奖”,黄传会的作品和《谁是最可爱的人》、《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哥德巴赫猜想》、《扬眉剑出鞘》等曾经在社会和读者中产生广泛影响的作品同列其中。这给了黄传会极大的动力。“是人民养育了我,我的目光将永远关注普通老百姓和普通的士兵。”虽然已经年过花甲,但是作家黄传会的脚步不会停歇,他还会带着心中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继续走下去。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