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何建明:报告文学面临青黄不接

作者:尹平平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6日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日前,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第三届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120余名报告文学作家、评论家参加了大会。经选举,现任中国作协副主席、作家出版社社长何建明当选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第三届会长。

“中国的报告文学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容易,有许多值得我们去记忆和赞赏的东西,这是几代报告文学家们呕心沥血的结果。然而,今天,报告文学面临的困惑也是前所未有的。必须承认,当前我国报告文学的影响力,较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弱化了不少。”

当选后,面对几乎全票通过选举他为会长的全体参会代表,何建明并没有过多地寒暄和客气。在做名为《我们的责任和使命》的主题发言时,何建明直指我国报告文学的尴尬现状。“客观地讲,我们现在创作的作品数量不算少,可今天社会上的人们一提起报告文学,想到的还是曾经的《哥德巴赫猜想》等几个名篇,我们近些年创作的好作品、叫得响的精品力作呢?太少了!”

在何建明看来,近些年发表的报告文学中罕见精品力作,部分原因,是由于老作者们的“江河日下”。他指出,最早一批的知名报告文学作家已经故去,而在目前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的现有会员中,不少五六十岁的老同志已经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没有动笔写报告文学了。即使一直被认为是“权威”的专家们,对今天的报告文学所存在的诸多问题的认识,也缺乏真正意义上的“权威”了。

“在新人辈出、各种新形态下的社会媒体与新科技的传播方式面前,我们过去曾经为之骄傲的才情确实弱化了、老化了;我们的批判性也因为简单化和缺少技巧,显得乏力和偏激;我们工作的努力性其实也是很不够的,不能深入生活、不能沉到底采访、不能做出具备高度和深度的思考。某些情况下,金钱和报酬也在蚀化我们的灵魂和笔尖,这怎么可能写出好作品呢?我们没有理由去为一点点名利和地位、或当不当什么‘长’、获不获什么奖等问题花费过多的精力和心思!”何建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抬眼看了看在座的报告文学学会成员代表们。台下鸦雀无声。

与此同时,何建明认为,“年轻同志没有成长起来”则是造成目前报告文学缺乏活力的一个更重要原因。“你看看,今天到会的代表中,年龄在四十岁、三十岁以下的有几个?寥寥无几……”会后,何建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边摇头边叹气说,“现在报告文学创作队伍严重青黄不接,都是我们这个岁数的人在搞……”1956年生人的何建明,今年已经56岁了。

据何建明的观察,目前70后、80后青年作家才情兼备,但写作时却“自我表现比较多”,对现实社会的参与和关注度还不够。当然其中也有不少创作纪实作品的青年作家,很遗憾的是还没有纳入进报告文学队伍里。对此,他建议在鲁迅文学院专门开一个报告文学班,吸收35岁以下的作者,为他们做相关培训。此外,就是鼓励现已成熟但年纪较大的报告文学作家,对青年作家进行传帮带。

对于何建明这一代报告文学作家来说,他们有的靠报告文学“出道”并成就自己的事业,有的靠它养家糊口,有的则靠它延续自己的生命……之所以如此关注报告文学的生存和发展,是因为在他们眼中,“报告文学的命运就是我们的命运。”

因此,尽管新技术和新媒体对社会生活的影响日益强烈,甚至冲击了个别文化形态,致使其日渐消亡,但何建明坚信,报告文学不在其列。“作为直接纪录时代和历史的报告文学,一定不会灭亡,只要我们对它有信心。明确当前中国的报告文学队伍青黄不接,以及整个报告文学事业离时代、离民众、离历史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是为了督促我们要穷尽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努力写更好、更精致、更伟大、更经典的作品。中国的报告文学需要重振山河。中国再不出伟大的报告文学,我们将自己对不起自己。”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