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刘震云“我是中国最绕的作家”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0日  来源:长江商报 卢欢  

著名作家刘震云(作家主页 读者小组)将于8月初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新作《我不是潘金莲》,并且该书乃是他去年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作品《一句顶一万句》的姊妹篇。日前他做客最新一期“小崔说事”节目,透露新作的创作初衷,聊自己如何变成“中国最绕的作家”以及知识分子的见识问题。

谈新作 家庭离婚案闹成了国家大事

刘震云透露新作将于8月7日与读者见面。他提到,《我不是潘金莲》是《一句顶一万句》的姊妹篇。这个书名还可以起另外一个名字叫《一万句顶一句》,即将《一句顶一万句》反过来。

至于两者的区别,刘震云解释道:“《一句顶一万句》是说只因为在人群中想说一句话,但把这句话说出去是非常的困难。困难并不是说这句话我说不出来,而是我是找不到听我这个话的人,哪怕飞越千山万河我也一定要找到他。《我不是潘金莲》是说只因为在人群中想纠正一句话,结果发现在人群中想纠正一句话,比想说一句话更困难。”

刘震云以前的小说中,主人公都是男性。他坦言这是因为自己对女性缺乏了解,不过并没有放弃这种努力,在现实中做不到,但可以用一本书来接近她。这次,在新书中他第一次写了一个女主人公,“这个女性用一辈子的时间,想在人群中纠正这句话,就是这个书名《我不是潘金莲》。她用了一辈子的工夫,从她村里一直纠正到北京,越纠正越糊涂,本来是一件特别小的事,是一个家庭离婚案,但最后闹成了国家大事。”

谈自我 被称中国最绕的作家

有些人评说读他的作品感觉很“绕”,对此刘震云并不否认:“我也发现了我是中国最绕的作家。”究其原因,他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民族的思考习惯特别容易大而化之,说一件事说不清楚,特别容易把一件事说成另外一件事或更多的事,而自己则想把别人说不清楚的地方说清楚,于是被大家说“绕”。“我们人活在世上需要这么多管理我们的人设计出来的这么多复杂和叠床架屋的东西吗?我觉得非常简单和不绕是一个道理。我对自己满意的一点是,我现在能做到听不同的意见,我的生活突然变得更加的愉快。什么叫愉快?就是两个字:明白。”

“中国的知识分子脑子都没问题,如果说出现问题的话,可能出现在眼睛上。”刘震云还畅谈他对“公知”的理解:“人类需要知识分子,就是要借用他们的眼睛。知识分子的目光应该像探照灯一样,他照射的不会是过去也不是现在,应该是未来,照亮一个民族的未来。”而说起中国的知识分子,他认为他们缺的不是知识,而是见识。

刘震云还提到,早期创作时写了小说《一地鸡毛》,如今非常想静下心来写它的续篇,就叫《鸡毛飞过三十年》。“我对其中的主人公小林很有感情,就像小崔变成老崔一样,我很想静下心来,写《一地鸡毛》的续篇。而正因为这个灵感来自崔永元,所以老崔是我第三个舅舅。”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