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长篇小说《雷锋》与英雄叙事问题

作者:梁鸿鹰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0日  来源:作家在线  

拿到长篇小说《雷锋》之后我心里有些打鼓,担心水分多、影视剧味道太重。但读的过程当中觉出了它的绵长与醇厚。也许单从艺术上讲,小说还有不少毛病,比如,可能是作家对人物太过喜欢的原因,小说不少地方的描写似乎不够冷静,让人觉得主人公太完美了,比如,人们会抱怨作家叙事的节奏过快,写得太事无巨细,把人物短短一生经历的事情写得满满当当,不留一点空隙。但我还是要说,这是一本需要让更多人读到的书。这本书平凡、亲切、可爱,有直往人心里去的力量,这本书真诚、可靠、温暖,让人对主人公的生活方式、为人处世之道心生敬仰和向往之情。雷锋是诞生和成长在我们国家的一位平凡而伟大的人,他以自己平凡而不平淡的短暂一生,书写了我们民族的一段英雄传奇。作家的创作引发了人们深入感悟接近这位英雄的热情,文学的力量让英雄的力量更为真切,同时为当前文学创作提出了不少值得讨论和回应的话题。

一、 英雄叙事是文学创作的传统与使命

 英雄是“大写的人”,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在思想道德、境界品格等方面的楷模,他们由于品质优秀、行为超群或无私忘我而令人敬佩。英雄是人类社会中的卓尔不群者,是在一个国家、一个时代里能够作出多数人做不出的许多事情、走在多数人前面许多的人。这些人是先进社会力量的代表,体现着人类社会进步的要求,反映着时代发展的本质特征,能激发人们对美好未来的积极追求,能激励人们见贤思齐、积极向善,因而向来是文学艺术着重表现的题材之一。为英雄写史立传是古今中外文艺史上最悠久、最正宗的传统,正如人类社会早期把自己的文学创作叫作英雄史诗一样,我国文学中为英烈写史的传统同样十分悠久,从代父从军的花木兰,替天行道的梁山好汉,到精忠报国的岳飞,这些关于英雄的故事,讲述着英雄们的大义凛然、血气方刚,坚毅执着、大智大勇,表彰着他们保家卫国不屈不挠,为国捐躯在所不辞的业绩,这些叙事回荡着对国家的忠诚挚爱,反映着对勇气、名誉、气节的誓死捍卫,其投射的精神光芒永久照耀后世。

 在推翻旧制度、迎接新社会,以及在建设新生活的进程中,无论是高尔基的《海燕》、《母亲》,法捷耶夫的《毁灭》、《青年近卫军》,还是杨益言、罗广斌的《红岩》,马烽、西戎的《吕梁英雄传》、李英儒的《野火春风斗古城》、梁斌的《红旗谱》、曲波的《林海雪原》等,都以其对爱国主义、英雄主义、集体主义的艺术化张扬而成为革命文学的经典,为鼓舞人民、教育人民发挥了积极作用。

 共和国的建立开创中华民族新纪元,全新的时代,全新的气象、全新的英雄,也创造着全新的文学。在社会主义大建设热气腾腾、激情四溢的时代,创业的壮举、英雄的奇迹不断涌现于各行各业,作家们放声歌唱,对邱少云、焦裕禄、王进喜、杨根思、欧阳海、刘文学等的书写,开启了英雄叙事的新时代。新时期特别是新世纪以来,英雄叙事弘扬主旋律、体现多样化追求,为我们的创作同样提供了许多值得借鉴的形象文本。英雄叙事是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传统,是当代文学的应有之义,是当代作家有所作为的使命。

 雷锋已进入我们国家、民族的记忆,雷锋精神超越种族、国界,是全世界的精神财富。我在网上看到若干年前一篇题为《美国西点军校到底学没学雷锋》的文章,文章说:“雷锋作为士兵,是个好士兵;作为公民,是个好公民;作为英雄,是真英雄。雷锋精神,说大一点,是为人民服务;说小一点,是做好人好事。这种精神中国人要学,外国人也要学,过去需要学,现在需要学,将来也需要学。”说得很有道理。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成就伟大事业,需要有伟大的精神,对雷锋的文学表达,不应停顿、不应敷衍、不应单一,这是肯定的。写雷锋,纪实的、虚构的、诗歌、散文、小说,均应得到发展。

 二、长篇小说《雷锋》的英雄叙事优长

 《雷锋》的创作经历了较长的时间,是作家感情极为投入的产物,其对雷锋精神的反映,体现出不少值得注意的特点。

 一是大力张扬时代先进价值观。雷锋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我们树立了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的新座标,小说表现了他一辈子都在用实际行动解决“怎样做人,为谁活着”这样的问题的过程,他常问自己:“如果你是一滴水,你是否滋润了一寸土地?如果你是一线阳光,你是否照亮了一分黑暗?如果你是一颗粮食,你是否哺育了有用的生命?”。更重要的是,小说通过对这个平凡英雄人生历程的展示,于字里行间反复凸显着那些让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恒久价值。比方,滴水之恩必涌泉相报的知恩图报精神、劳动最光荣的理念、劳动者是世界上最体面的人的思想,以及宁愿人负我、不愿我负人的思想等等。雷锋总爱说:我是旧社会的苦孩子,新社会给了我新的生命,我要为新社会贡献自己的力量。他还说:“在生活的仓库里,我们不应该只是个无穷尽的支付者。但愿每次回忆,对生活都不感到负疚”。作品着意塑造的是一个旧社会受尽欺压,在火红的年代里感恩图报,响应党的所有号召、寻找一切机会为人民做好事的感人形象,这个鲜活的人物在活法上、为人处事上的价值取舍与选择,给当代中国人的启示意义至为巨大。

二是洋溢着紧贴人物脉搏的澎湃热情。作品自始至终与雷锋精神一样昂扬而热情,捧在手里,你会发现这是一本热气腾腾的书,几乎每一页都充溢着向善、上进、蓬勃的气息。时代英雄身上的精神感召力是全社会的共同财富,作家的重要责任之一,是把这些感召力挖掘出来、加以张扬。如果英雄叙事让人看上去是应付差事、硬着头皮进行的,如果写作者初始的目的就是奔着拿大奖、寻求大轰动而来的,作品的质地一定会出问题。人们期待作家对所处理的题材有感情、有深入的了解,完全是有理由的,这对英雄叙事同样至为重要。只有肯化大力气了解笔下的主人公,贴着主人公的心灵写,用自己手中的笔触摸人物心灵、与人物情感世界对话,效果才会真切并让人深为触动。

三是用朴素的写实艺术手法。就以彰显主人公品德、操守、气节或境界为目的的英雄叙事而言,相对于写什么,如何写恰恰更为重要。小说的表达技巧讲究,在于写法上下了功夫、富于表达的力量。其中作品行文朴实给人印象最深。英雄来自普通人,雷锋同样如此,长篇小说《雷锋》可以说是最朴素、最具有普通人情怀的写作,黄亚洲贴着人物大密度地写其一言一行,不愿有哪怕一丁点儿的遗漏,点点滴滴、平平常常、润物无声,点点滴滴,把雷锋的一心做好事、一心为他人写到了极致,给人以强烈感染。作品尊重现实主义写法的高度真实感。源源本本、老老实实地写,不搭花架子,不搞手法实验,注重细节的合理与可靠,注重环境中人物性格的塑造。继承古典文学传统,注重写人的行动,以写行动、写言行取胜,凡事用行动说话,不取长篇议论。再就是语言提炼,作品语言定位为南方乡土化,效果很好,既有鲜明的湖湘地域色彩,又口语化、乡土化,朗朗上口,很吸引人。

三、对当前英雄叙事现状的一些思考

众所周知,主流文学创作特别是英雄叙事,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要求,是社会进步、时代发展的需求,必须加以大力推动。从电影《郭明义》、《钱学森》热映,到长篇小说《雷锋》反响良好看,社会对英雄叙事有期盼、有需求,发展空间很大。从弘扬主旋律,体现多样化,提倡和推动英雄叙事健康发展角度,深入研究英雄叙事极为必要。从目前情况看,某些矛盾的存在,影响着英雄叙事的发展,需要加以关注。

 一是自发与动员失衡。长期以来,英雄叙事创作主要靠发动,写英雄模范、反映先进分子,经常与配合形势教育、主题宣传联系在一起,基本上是自上而下的文学实践,上级部门的宣传、倡导与要求,成为这类题材创作的直接动因,作家自己主动参与、投入比较少,甚至完全不成比例。

二是纪实与虚构失衡。写英雄的文学作品多以报告文学等纪实类作品居多,虚构作品特别像《雷锋》这样的长篇虚构优秀之作尚不多见。这多少有些遗憾。由于多是行政推动,一般又强调时效性、纪实性,要求短期内出作品,行政诉求导致纪实类作品多。纪实作品是表现英雄人物很好的体裁,快捷、真实、直接、及时,便于操作,便于号召,能够立竿见影。但“长篇小说是民族精神的史诗”,在概括生活、彰显价值、刻画心灵等方面具有强大优势,英雄叙事中的长篇小说等文体不能缺位。

三是创作与宣传失衡。总的来看,写英雄、颂英雄的作品存在发动时热闹、中间冷清,出来乏人关注的怪现状,由于以动员式、响应式创作为主,就会出现开始时轰轰烈烈、声势浩大,写出来没有多少人过问,宣传、评论不热闹、不吸引人的现象,直接影响社会传播和读者接受。

 从创作主体的主观原因或创作习惯上讲,影响英雄叙事发展的因素也很多,主要以下几点需要注意。

 1、“为贤者讳”的思维定式。先接受宣传定性,从英雄具有无可置疑的完美性出发写作,不愿意、不敢,有时也不能写英雄的缺点,极大影响了作品的真实性、感染力、可读性。英雄内心是丰富的,要写心、画像才能立传,这需要突破固有思维的条条框框,需要进行艺术的深化。

 2、对“已成定论”过分依赖。不少写作者寄希望于用现成的材料与定论去构筑自己的作品,没有机会、不愿创造机会深入挖掘素材。粗枝大叶的积累,匆匆忙忙的写作,导致不能超越题材。

 3、写法上缺乏突破意识,认为只要写了就行,或者写的时候就不积极、不看好,认为写的“好人好事”,没法在手法上进行突破。切入点单一、视角单一、处理方法单一等现象普遍存在,导致感染力、吸引力差。

 所有这些问题,实际上是与当今文艺发展中的一些问题联系在一起的,需要我们在理论上、实践上积极回应。十七届六中全会《决议》、《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发展纲要》等明确提出加强对精神文化产品创作生产的引导和扶持,推出更多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要求的作品,为有效壮大主流文艺创作特别是英雄叙事阵容与声势提供了良好契机。

 近些年中国作协加强对文学创作生产引导,深入开展“走进红色岁月”、定点深入生活等活动,加大重点作品扶持工程对弘扬主旋律的创作特别是英雄叙事的支持,取得了明显效果。今后我们要按照党组、书记处的统一部署,积极开展文学批评,不断加大对创作生产的引导力度,为多出优秀作品服好务。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