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老西安》:昨日的时光今天的城

作者:季 川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0日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贾平凹先生,1952年生人,其外貌笃实敦厚,其文采似乎浸润了黄土高原的灵魂与精髓,厚重、木讷、深沉、荡气、回肠。平凹先生素以长篇小说《浮躁》、《废都》、《秦腔》、《古炉》等蜚声文坛,是个一直追求“有自己声音”的作家,是中国当代文坛的大家和奇才。

平凹先生的长篇散文与长篇小说相比,写的也是笔法老道,信手拈来,娓娓叙说,读来提精神,长见识,醒耳目。一册《老西安》在手,令人不禁对老西安的历史变迁、风土人情、地理变化等,感慨万分,唏嘘盈怀,抚卷长思。

开篇《老西安》中,平凹先生“说实话,自1972年进入西安城以来,我已经无法离开西安,它历史太古老了。”看来平凹先生的西安情结,奠定了他与古城西安的相濡以沫,相依为命。不经意间,平凹先生也仿佛成了一只现代的西安古董。他写老西安,其实就是在循着西安的往日痕迹,就是愿意醉在这秦腔里,在这街巷里,在这故事里,就是以自己沾了祖先的灵光而乐此不疲。他说:“文物是西安的框架,民俗就是历史的灵魂,而那些民俗中穿插的人物应该称做是贤德吧?流水里有着风的形态,斯文里留下了贤德的踪迹,今日之夜,古往今来的大贤大德们的幽灵一定就在这座城市的空气里。”

平凹先生自言生活在西安城将近30年,较为得意的是能在这座古意浓郁的城里从事写作。“但我必然地也滋生了西安人不合时宜的毛病,比如讷言,有言则生硬,更甚者是张狂时最张狂,自卑时又最自卑。”他以一个文化人或者以一个平民百姓的视角和心态道出了现实版西安人的脾气、个性以及无法更改的骨头、血液。

他说西安:“没有上海年轻、有朝气,没有深圳新移民的特点。我赞美和咒骂过它,期望和失望过它,但我可能今生将不得离开西安,成为西安的一部分,如城墙上的一块砖,街道上的一块路牌。”“我爱我的西安”一语道破了平凹先生至死不渝的西安情怀。

在《西路上》,平凹先生说:“这个夏天,计划里走一走西路。”这西路就是丝绸之路。他以“一个丑陋的人终于上路”,“爱与金钱使人铤而走险”,“路是什么”,“这重重叠叠的脚印”,“是谁留下千年的期盼”,“缺水使我们变成了沙一样的叶子”,“带着一块佛石回家”,完成了他的文化苦旅。也许文化人苦行僧式的行走,本身就是对文化与历史的一种景仰或者叫作朝圣。这是他的生命体验,也是他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无悔选择。

《商州初录》、《商州又录》、《商州再录》3篇,平凹先生以商州作为背景,挖掘了秦汉文化的渊源,表现了商州在现代文明时代氛围中所经历的嬗变、整合、发展、变迁,从商州的地理、风情、习俗等带有商州文化显著标志的内容入手,为读者描绘了商州文化的各个侧面。这些地域性的散文,以情感的纯净、意境的空灵、语言的古朴给人以极美的享受。

写大散文的作家所具备的学识、修养、才情,无不渗透着作家的思想、眼光、高度。的确,《老西安》以其独特的“平凹式语言”,形散而神不散的巧妙构思,贯穿历史与现实的博大胸怀,在我们当今散文的长河里树起了一座耀眼的灯塔。正如他在该书扉衬背面手书古人的“独抱吾家变调琴,至今千载少知音”一样,他的散文古典而又现代,朴素而又温暖,隽永而将长存。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