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王璞《红房子 白房子》灵魂何以安居

作者:王佳琦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6日  来源:文艺报 刘凤阳  

《红房子 白房子》(《长江文艺》2013年第2期)里念兹在兹的“房子”,既非当今为表“身家”的豪宅,也不是令“房奴”们悲喜交集的蜗居之所,而是“一圈迷离在我眉心上的梦幻光环”和“一则耐人寻味的寓言”。

上世纪60年代初,10岁的“我”随母亲从东北投奔到长沙的舅舅家,3个月后奇迹般地报上了户口,还住进了一座“红房子”。在充斥着喧嚣、嘈杂和粗鄙的“城门口”,红房子有如一个美丽的童话,以其“光明、清朗、亮丽”,令现实中的种种“阴暗、腐臭、冷酷”变得不值一提。尽管没过多久,红房子在一场火灾中终成虚无,但“越过数十年的时空”,在“我”的心中,它依旧美丽如初。之后,到了上世纪70年代,“我”和男朋友以全部积蓄幸运购得一处住所,经过精心修整,一个破瓦残垣、支离破碎的旧屋变成了一所“在一片幽暗中蓦地显现的白房子”。然而,“白房子”带给“我”的并不只有幸福和喜悦,更多的却是伤痛:“我”在恢复高考制度后经过了繁忙紧张的考试,归来时它“像一团白色的光影从幽昧中浮现”,而屋子里坐着的已经是常一和他的新欢……多年以后,当“我”得知“白房子”即将被拆迁的消息,眼前依然难以消除那片“孤独、幽伤的,怯怯的白光”。青春、爱情和对幸福的憧憬,越过40年岁月的烟尘,依然如海涛般涌动不息。相比肉身的住所,灵魂的寄居地在哪里?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