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准噶尔之书》:在场的诗意言说

作者:王佳琦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6日  来源:文学报 张映姝  

从博客中得知赵钧海散文集《准噶尔之书》出版的消息时,我正在鲁院海绵般地吸纳文学盛宴的滋养。返回乌鲁木齐,走进办公室,《准噶尔之书》静静地摆在桌上。迫不及待翻看后,颇为郑重地装进了包里——这意味着它是一本需要我带回家细读的书。随后的两个月里,完整地读了两遍,有的篇什如《1959年的一些绚丽》《陪母亲逛街》《享受回家》甚至读了几遍。每读一遍,都会有新的感触和领悟,恰如剥洋葱,每剥去一层,露出的是更为鲜活、丰润的内里,似乎更近距离地触摸到深沉文字潜伏着的温暖有力之心跳、波涌,更接近素朴言语交织出的斑斓瑰丽生活之真相、本质。

高行健曾说,作家在某种意义上讲是个手艺人,“他必须精于自己的手艺”。这话虽然是在谈论小说技巧时说的,但却适用于所有体裁的写作者。《准噶尔之书》手艺活做得精。这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赵钧海写作素养的基准线高。开阔的阅读视野,不懈的文学跋涉,多年的文字淘洗,多样的艺术陶冶,多元的审美关照,等等,都为他的书写平添了纵横恣意的自由。谈古论今,说文解画,他温文尔雅地叙述,流畅自如,如数家珍,不由得让人心生佩服。

细细品读,《准噶尔之书》中始终有一个叙事者(“我”)存在,神秘而可感,迷幻却真实。他在幕后用神奇之手操纵着叙事,交代背景、描摹事件,客观又冷静;一旦完成,他立即从幕后跳出,现身说法,以当事人的身份把叙述推入另一个场景,深情且生动。以此推进,接续自如。我不止一次地想,这一定是作者有意为之,是作者多年寻找并日渐成熟,进而玩握于掌心的叙述策略。这种策略贯穿全书,在《伊犁将军:惠远古城之累》《飞翔在白垩纪的翼龙》等长篇散文中运用极为娴熟、酣畅。这种叙述策略,在实现了纷繁细节铺排的同时,作者适时地现身,穿针引线,借助与自己有关的事件,或将叙述推进,或抒发情感,或评说理论,呈现出繁而不杂、错落有致甚至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艺术效果,辅之于含蓄、内敛、节制的语言,从而营造出意蕴深厚、气韵饱满、张弛有度、流转自如的独特品相。

《准噶尔之书》弥漫着作者的“在场”气息。且不说那些岁月风尘中清晰可见的细节串联成的五十多年的人生:精河的温馨经历,回家的难忘记忆,恍惚的农场光阴,等等。那些在漫漫人生路上细微如灰尘的往事,被想起,被回味,被活色生香地记录下来,原本就是有心之举。

由青涩中探寻成熟,从过往中积淀智慧,自苦难中开掘幸福,进而在承受中抵达豁达、自在,这是赵钧海在渺茫人生中发现的诗意,也是《准噶尔之书》传达出的诗意。当然,也是伴随我阅读《准噶尔之书》的无尽诗意。这种诗意,让人心生向往!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