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张炜:保护和扶持高雅文学艺术

作者:方 莉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0日  来源:光明日报  

两会召开之际,张炜在山东以电子邮件形式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在真切感人的文字中,抒发了自己对于国家民族的情感,袒露了自己多年的创作心路,以及对人生对社会的深切关怀。

记者:十七届六中全会上提出要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今年两会代表委员对这个问题肯定还会热议,您对此怎么看?

张炜:两会上讨论的都是关乎国计民生的问题,建设文化强国也是国家的大政方针。在今年的两会上,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这个问题肯定还会引起重视并再次讨论。

不管是作家,还是其他文艺工作者,我们的创作都是希望能够真实反映社会民生,反映当代最深刻的生活。我们的创作应该成为社会发展的精神力量,应该树立起当代中国的文化形象,这是广大文艺工作者应该主动承担起的历史责任。

记者:对于今年两会,作为作家,您最关注的是什么?

张炜:这么大的国家,希望能从历史全局的高度出发,对高雅的文学艺术有强力的保护和扶持措施。文化艺术这一类,从来都是向上难,而向下易,不能全是通俗和娱乐的。希望国家能有相应政策,大力保护高雅艺术,世界上的发达国家和地区都是这样做的,我们不能落在后边。

记者:您的作品始终深切关注底层民众的命运。对于作家来说,如何与时代和大众保持最紧密的联系?

张炜:我从很早就开始写作,挚爱文学,不可救药和没有来由地爱着,爱得很深。我自己缺点和弱点很多,却对人性、社会、人与人的关系、自然环境、道德状况要求很高,甚至还有点苛刻。

我在许多时候是忧虑和不满的,同时也深深地热爱着一些事物,对自然、友谊、各种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柔情。因为童年的艰辛,我不会忘记并且一直感激着来自他人的善意和帮助。

作家心无旁骛地写下去很重要。事实上作家的工作很独特,在文化积累方面也无可替代。文学属于文化的核心部分,其意义须从长远来看,所以说要耐住心性。

记者:据我所知您所获得的海内外重要奖项不少于五十项,这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张炜:随着年龄的增长,名利心在一点点淡去,就是那种没有间断的写作安慰了我激励了我,让心灵维持在较好的状态,能够向上提升而不是往下沉沦。就因为不停地思索和阅读,让我知道了人世间还有这样一些不同的人生、不同的情怀。我必须说,写作无论怎样令自己不满意,但还是让我变得比过去善良了,比过去好了。文学既然有了这样的意义,就该感激文学,它是多么重要。

一个人相信永恒的真理,相信这种寻找的意义,就是信仰。对一个创作者来说,艺术技法的东西从来都不是最难的,一直有比技艺重要得多的东西,是它决定一个创作者将来能走多远。

随着写作历史的延长、年龄的增长,人会变得比过去宽容。宽容的结果不是变得更圆滑、更没有原则,而是变得更加逼近真实,更加有立场。

记者:按照您的意思,文学对社会、对人生都有一种提升作用?

张炜:对,文学使自己成长,留下的这些文字多数也有助于这个世界道德的提高、人的素质的提高。我始终觉得,什么是好作品,就是不偏离一个前提:有益于世道人心。

《你在高原》写了二十二年,有四五百万字,但长度并不说明更多,好才是目的。我以前的八部长篇不太长,但让我倾尽心力,都是在心里煎煮多年、用钢笔一个字一个字“刻”在稿纸上的,有点刻钢版的感觉,就个人所能达到的完美度和深邃度而言,丝毫不比《你在高原》差,所以文艺作品从来就是一个心灵问题。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