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雪小禅 生活是我最高的梦想——雪小禅专访

作者:赵云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5日  来源:新华书目报  
知名文化学者、著名作家雪小禅的新书《繁花不惊,银碗盛雪》近日上市。作为一部值得珍藏的随笔精选集,该书有情趣,有态度,记录下了生活中我们不曾在意的温柔细节和光阴之美。在近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雪小禅对于新书的主题、创作的困惑、读书生活等读者关心的问题,一一进行了解答。
   
    记者:有评论认为,该书去掉了粉饰、造作、虚伪的元素,只留下真实、朴素、干净的气息。你保持“慢”生活的秘诀是什么?
    雪小禅(以下简称“雪”):在日常生活中,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生活得特别老派。我愿意享受生活中的每一个过程和细节,比如去淘一块好看的画布,去煲一锅好喝的汤,去蒸一锅野菜馅的包子,去和朋友喝酒,一个人去旅行,孤独的时候唱戏。我不看电视五年了,每天上网时间不超过十分钟。早就恢复手写,现在的文化随笔都是写在宣纸上,很多时候用毛笔写。平日里看戏、听戏、唱戏,洗衣、做饭、散步,偶尔去旅行,看闲书,教书,发呆,品茶,赏一些古书和器皿,逛街……生活才是我最高的梦想,我更愿意做一个会生活的人,而不是一个作家。我也很忙碌,但我的心里是不慌张的———有什么好慌张的,生活总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走完的。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把一坛咸菜腌制好比写好一篇文章更重要。生活永远是第一的。
   
    记者:在生活中,有哪些作家、哪些作品对你有较大的影响?
    雪:我欣赏的大家一定是杂家,他并不一定专注于某一个领域,而是其他领域都触类旁通。这样的人才不会单薄,才是厚重的,是立体的。比如贾平凹,他既是一个好的作家,又是一个书法家;陈丹青既是画家,又是出色的作家……一个单薄的喜欢某一种艺术的人不会走得太高,所以这样兼容并包的杂家更令我喜欢。
    我早年喜欢读小说和散文,而且读外国小说较多。这几年我不怎么看小说和散文,阅读以杂书居多,比如书法、美术、戏曲、园林、建筑、中药、菜谱、设计……这些杂书很有趣味,给人别有洞天的感觉。一个真正的写作者,一定要有广泛的阅读量。作家的眼界有多高,笔下的字就有多高。我的阅读速度很快,阅读量也很大,虽然并不一定能记住细节。我觉得,一个人会读闲书、读野书才有趣味,就像一个人做饭,知道放什么作料很重要,作料放多了,难免矫揉造作;作料放少了,难免寡淡无味。放作料的过程就是文字修炼的过程,读书的过程是一个修炼心性的过程。在读书中不急不慌,慢慢找到真趣,那既是非常甜蜜的事情,也是明心见性的一件事。
    问:霸州生活给你的创作留下了怎样的烙印?
    雪:一个人的文字特质和他所生活的地方、和他的乡土情结息息相关。就像说到沈从文大家会想到凤凰,说到贾平凹会想到陕西,说到贾樟柯会想到汾阳。我是霸州人,有非常浓厚的霸州情结,我走到哪里都会说我是霸州人,我为此特别自豪。霸州是翰墨之乡,可以说它厚重的文化孕育了我,我文字的根源在霸州。霸州也是戏曲之乡,那里的人们喜欢唱戏,有小戏楼、戏曲大观园。戏曲大师李少春先生是霸州人。我从小耳濡目染听了很多的戏,对戏曲有一种惺惺相惜的痴情,因为对戏曲的喜爱与痴情,使得我到中国戏曲学院任教,也因为这份与戏曲的缘分,我跟随裴艳玲先生三年,写了《裴艳玲传》。如果说霸州是被千年文化浸染,那么我就是被霸州所浸润,不管我离开它多远多久,我还是会回到我热恋的故乡霸州。
   
    问:你对河北作家群及自己有哪些期望?
    雪:希望冀军能保持旺盛的创作势头和这种繁花似锦的状态,多创作一些优秀的作品。至于我自己,我希望我能脚踏实地,写好每一个字,不辜负文学,不辜负写作,不辜负读者。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