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炊烟扶摇》素朴的乡村情怀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0日  来源:  

我印象中的马淑琴,是与京西风物密不可分的。在木城涧煤矿生活的十多年,早已把层峦叠嶂的山峰、郁郁葱葱的林木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记忆中。读京西诗人马淑琴的诗,是所有与京西有关的记忆缓慢复活的过程,也是重构一个审美的乡村的过程。

马淑琴诗中的京西山村,有着浓浓的古风古韵,简直堪比陶渊明老先生笔下的桃花源。你看,她是这样写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瓦垄连接成圣景/如 散落山洼的梯田”。对于终日只见得高楼与高楼之间那一点亮光的城市人来说,“瓦垄”大概都是个稀罕词儿了吧。这行诗却勾起了我的记忆,那一行行凹凸相间的 屋顶,和屋顶上向人摇首致意的瓦垄草,让人恍觉悠长的时光在此凝固了,多少年来乡村就是以这样一副永恒的表情成为我们的精神家园。马淑琴以极其精省的诗 行,勾勒出山民劳作和生活的场景,山民的生活于是也呼之欲出了。接下来的诗行仍然是清淡的、素朴的,“屋脊沿山的走势/翘望/茅草长成清淡的炊烟”,只是,这素朴里,有着汩汩汇聚的深情在,因而显得厚重了。如果说,第一小节是写山村之“静”,接下来,马淑琴就要凸显山村“动”的一面了。“鸟儿玲珑剔透/ 于门墩的刀痕起程/飞向邻家的雕花屏风/左顾右盼/站成‘喜鹊登梅’/与‘富贵白头’的双重身份”。宁静的山村因为这只鸟儿而有了股活泼泼的生气。无论是 “喜鹊登梅”还是“富贵白头”,祥和的民间氛围由此蔓延开去。所谓“人间有味是清欢”,乡村是素朴的,也是自然的。她还抓住了山村“野”的一面,“野山野 冈/野泉野溪/野性的云雨,野性的霹雳/星群就是野牧的牛羊/静卧于空旷的天宇”,这“野”就把山村写活了。在我看来,马淑琴擅长写京西风光,在于她精准 地描绘了一些饱含诗情的意象。“彩云”、“野花”、“青石小巷”、“风雨”、“老树”、“月亮”、“老井”、“石碾”,那个在时光深处栉风沐雨的山村形象 一点点完整、真切起来,我想,这大概就是马淑琴的诗打动我们的原因吧。

令人感佩的是,马淑琴还是一个民俗收集者。与山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老物件”在她的诗行里熠熠生辉,譬如,“长柄的大锄/大肚子水罐/‘翻羊 肚’的干粮/和那只细脖子的水嘟噜/辘轳打捞的‘井把凉’”,如是种种,让淡去的光景如在眼前。甚至,她的诗行还记录了一种活的文化。比如,她写京西古幡 乐的诗篇,细细描绘了一种行将逝去的民俗活动,令人向往。民风民俗入诗,本是我国古代诗歌的传统,宋代大儒朱熹在《诗经集传》里就说,“风者,民俗歌谣之 诗也。”惜乎现代诗里似乎少了民俗民风的踪影,马淑琴于此所做的努力,在接通诗歌传统的同时,也为现代诗开拓诗歌空间尝试了一种可能。

翻读马淑琴的这本诗歌集,熟稔的感觉仍旧还在,又多了新的惊喜。我注意到,诗人并未将视野局限在京西这片土地上,广袤的大地处处都可成为她诗情 的源泉。读她的诗,可以跟随她来到川西,领略风雨桥的风雨,聆听老井和水磨的絮叨,感受“寂寥旷美的高原风光和英雄悲壮的长征精神”;也可以踏上北疆的旅 程,在三角界碑和边境线上留影,感受“美丽的莫尔格勒河”的“母性柔情”。令人称道的是,马淑琴的诗风与她所要描绘的内容相得益彰,写江南,自有江南的细 软澄澈在;写西藏,笔端又化入了藏地的大气明朗。一位诗人,能不断突破自我,探索艺术的新路,这是难能可贵的。我偶有奇想,倘若诗人能在内容创新的同时尝 试艺术创新,考虑如何在现代诗里熔铸现代人复杂的情感和思想,又是怎样的风景呢?马淑琴的诗歌道路仍在继续。我深切地期待,她继续用心地探索,不懈地努 力。

《炊烟扶摇》,马淑琴著,大众文艺出版社2010年7月出版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