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落地生根与叶落归根

作者:赵强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2日  来源:文艺报  

汤因比在归纳中国文明的特质时,将先于政治统一而存在的文化统一视为“中国模式”的关键因素。《历史研究》通俗点说,这一文化驱动和逻辑力量可以用两个相辅相成的词语来概括:落地生根与叶落归根。

张笑天的长篇新作《天之涯  海之角》恰可视为对中国文明“落地生根—叶落归根”的内在文化逻辑所做的生动的文学诠释。《天之涯  海之角》讲述的是中国昌邑的丝绸从业者们 “下南洋”到东南亚各国求生存、谋发展的隐秘历史。小说选取中国北方丝绸之乡昌邑地方的四个家势背景殊异的家庭为对象,以粗犷雄浑的笔法勾勒出华人扎根南洋、步履维艰的海外创业史以及他们不忘故土、叶落归根的家国情怀。杨家与齐家是富甲一方的丝绸巨贾,依靠祖辈下南洋“背包袱”即走街串巷卖丝绸完成资本积累,继而一方面扎根南洋,辛勤拓殖,另一方面叶落归根,回故国故土光大祖业、谋求进一步发展。宋家祖上是声名显赫的武状元,经营着“永泰镖局”,以良好的信誉和从不失手的安全保证名震一方,然而却在现代交通、武器装备日新月异的大潮中日薄西山,因此其后人宋天问与身处底层的麦家青年麦秋、麦穗等相继漂洋过海,踏上南洋异国谋生;麦秋的父亲早年为生活所迫,到南洋求生存,客死他乡,因此他们“下南洋”的目的有二:一是希望到南洋寻找机遇,谋求生存、开创事业;二是寻访父亲的骨殖,将其带回故土安葬,以求“叶落归根”。小说以杨齐两家的矛盾、麦秋与宋天舒、宋天问姐妹的恋情、宋天舒与齐雪杉的情感纠葛为线索,将这几个贫富悬殊、背景各异的家族和人物勾连在一起,通过对不同秉性、气质、性格的人物人生道路和情感经历的刻绘,全景展示了20世纪前期中国人“下南洋”的创业史和心灵史。

曾几何时,以“闯关东”、“走西口”、“渡金山”等为主题的一系列文艺、影视作品一度引起人们的关注,它们讲述了中国人在生计所迫与进取精神的鼓荡下,远走异域他乡的艰难创业历程,一再唤起我们对先民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勇气、魄力、智慧以及他们所遭遇的苦难、挫折的追慕与同情。“下南洋”正像 “闯关东”、“走西口”、“渡金山”一样,是中国人携带着中华文化的基因“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伟大征程。张笑天借小说中的人物杨老太太之口,总括性地勾勒出中国人创业南洋的艰难:“当年老辈哥儿俩带了丝绸到南洋爪哇叫什么三宝垄的地方卖丝绸,后来水土不服,加上生意不顺手,愁病交加,客死他乡,那就是她丈夫的爷爷亲哥儿俩。后来她公公长大成人,两次去印尼,到底寻到了父亲和叔叔的尸骨,带回了昌邑。他不服气,总结教训,觉得推销昌邑柳疃丝绸,销与运货不能脱节,要结成帮。和织匠订供货合同,先付半价,以自家的地当抵押,风险也不小啊。到了她公公这辈,总算闯出来了,积下了家业……”这段鲜活生动的现身说法,浓缩了南洋华人、华侨创业的几大“法宝”:不畏艰辛、远涉重洋的勇敢,善于谋划、创新经营的智慧,诚信为重、道义为先的品格……

麦秋是小说着力塑造的一个人物,他出身寒微,迫于家境贫寒,在燕京大学未及毕业就回乡教书,受到本邑富商杨润德的器重,于是投身后者的海外丝绸业务拓展事业。在“下南洋”途中,因遭遇生意竞争对手与海盗合谋的绑架勒索,杨家一败涂地,陡然破产,无所依凭的麦秋流落街头。麦秋并不自甘沦落,他凭借自己的学识、智谋、远见和诚实可靠的人格魅力,迅速获得雅加达当地民众和荷兰殖民统治阶层的信赖,并得到后者的资金支持,先是在当地开创了自己的事业,后来又进入荷兰殖民者开办的锡矿公司担任高职。麦秋在创业时并没有像大多数人那样走街串巷叫卖丝绸,而是因地制宜,根据自身的实力和当地人的需要,买下一块无人问津的荒地经营公墓,其后又融入南洋主流社会,凭借自身优势跻身社会名流。

如果说麦秋的创业史是南洋华人“落地生根”的历史缩影,那么他以及其他人物在南洋奠定基业后不忘故土、眷恋故国、回馈祖国的高行义举,则正可谓“叶落归根”。杨家在南洋发迹后,回乡创办现代丝绸企业,并带动大批乡亲奔赴南洋,按照当地人的说法,“在南洋,昌邑人站稳脚跟了,滚雪球一样,杨家带的头,功不可没”。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杨家将失而复得的亿万家资全部慷慨捐献,更显示出高尚的爱国情怀。而麦秋等人则或是慷慨解囊,或是振臂疾呼、走上街头募捐,或是以笔为矛、揭露日寇侵略中国的罪行,共同谱写了一曲海外华人抗日救亡的悲壮进行曲。如果说“落地生根”的创业史透露的是中华文化坚忍、进取的一面,那么“叶落归根”的家国情怀,则展现了中华文化无与伦比的凝聚力和向心力。从这种意义上说,《天之涯  海之角》可谓一部不可替代的优秀之作,它不仅体现了作家对宏大历史进程的把握和叙写的能力,还反映出作家从根本上体会、展现中华文化优秀特质的见识和雄心。而这正是我们在当下中国和平崛起于世界之时,所乐于并期待在文学中领略到的。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