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献给开国元帅的绚丽花环

作者:贺捷生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12日  来源:文艺报  

刘福君是一个有担当意识的青年诗人。几年前,他饱含深情,为他含辛茹苦的母亲写了一本诗集,受到许多读者好评,据说诗集的印量高达12万册。读过这本诗集的人,都被他通过自己的母亲抒发出来的对天下母亲的融融之爱,深深地打动,进而抚躬自问,想到自己该以怎样的情怀去报答母亲。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当时还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表达我对他的敬意。2010年,他又出版了诗集《毛泽东》,把心里无尽的感激和怀念献给我们人人热爱的开国领袖。没过多长时间,他再次把一本讴歌开国元帅的诗集送到我手里,这就是抒情长诗《帅》。

读过这本由十首小长诗组成的长诗,像我这种年过古稀、而且与开国元帅有着骨血之亲的人,心里的感觉是复杂的,其中有自豪,有欣慰,也有悲伤和苦涩。不敢说我阅尽沧桑,但毕竟经历过漫长的岁月,对“时迁物移”这个词有着自己的感同身受。天地易老,时光荏苒,新中国的建立都长达62年了,那些曾为我们这个国家的诞生而赴汤蹈火的前辈,如今基本都不在人世了,即使少数人还活着,也已老态龙钟,无法像当年那样叱咤风云了;哪怕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出生的人,也差不多退出了社会的舞台,到了安享晚年的年龄。看着眼前的世界溢光流彩,风生水起,满大街奔走着春风拂面的年轻人,你必须承认一个时代已经过去,又一个时代已经来临了,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要说和平还真是个好东西,它给我们带来了阳光,带来了雨露,更带来了生活的安定、舒适和渐渐的富足。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国家的路子走对了,物质生活得到极大改善,过去贫穷的中国人一改昔日的寒酸和拘谨,开始分享起社会进步的成果来了,脸上的笑容就像花朵那般灿烂。这当然是件值得庆幸的大好事,我亲眼见识过那一代用自己的血肉打天下的人,他们在最艰难的年代出生入死、前赴后继,在心里想着的,不正是国家和人民今日之强盛吗?但是,我也有郁闷的时候,也常常会暗自叹息。因此,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在我们今天这个经济繁荣、离战争和贫穷越来越远的时代,当人们成群结队地走过原野,走过叠满历史脚印的广场,走过几乎每个城镇都耸立着的那一面面革命胜利纪念碑,还有多少人会抬起头来,肃穆地仰望高处,仰望那些刻在大理石上的雕像和姓名?

我并不是一个抱残守缺的人,从不把人们对现代生活的强烈渴望,简单地说成是“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和所有的人一样,工资增加了,我心里高兴,照样会一分不少地领回家;外出被安排住星级酒店,也觉得心安理得。问题是,面对当下社会的物欲横流,比如贪污腐败、投机钻营、坑蒙拐骗、道德沦丧,再就是革命精神和传统价值观的逐渐迷失,有时真感到有些失落和茫然。这或许是我的一相情愿,自作多情,但我固执地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不同的时期因追求的目标不同,可以有不同的生活态度和内容,但支撑我们灵魂的那种东西却应该一脉相承,什么时候都不能倾斜。如果我们淡忘历史,漠视革命精神的传承,不知道曾经有什么人为今天付出过怎样的代价,不知道自己的路是怎么走过来的,还将怎样继续走下去,就有可能得之东隅,失之桑榆,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而一个国家没有了自己的价值标准和判断,一个国家的人民没有了曾经有过的那种坚忍不拔、自强不息的革命精神,我们何以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何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荣使命?

不客气地说,我们的国家确实富裕了,我们的日常生活也确实今非昔比,但我们的革命传统和革命精神教育,却被挤到了一个无处转身的墙角。这些现象实在有些令人费解。都知道在上世纪50年代,当国家从激烈的战争状态转入全面经济建设的时候,虽然满目疮痍,百废待兴,但只要有关方面一声号召,那些经历过革命战争的前辈,从元帅到士兵,从各级领导人到解甲归田的将军,在紧张的工作和劳动之余,无不夙兴夜寐,纷纷把满腔热情投入到如火如荼的革命传统教育之中。当年根据这些老革命家和老战士的革命回忆录汇编而成的《星火燎原》和《红旗飘飘》丛书,成了整个社会的精神食粮,教育和影响了几代人。有人做过统计,解放后17年,仅以《星火燎原》丛书为蓝本编写的中小学课文,就多达36篇。在我们的记忆中,《朱德的扁担》《我跟父亲当红军》《金色的鱼钩》《十七勇士》《飞夺泸定桥》《老山界》《潘虎》等等,还有根据这些故事衍生的小说《七根火柴》《党费》《普通劳动者》,电影《万水千山》《南征北战》《烈火中永生》《英雄儿女》等等,哪一篇不脍炙人口,哪个镜头不满目生辉,激发过动人心魄的力量?在那个逐渐遥远的年代,工作条件那么艰苦,物资生活如此贫乏,但想到革命前辈的流金岁月,人们的精神面貌是那样的昂扬和振奋,心是那样的齐,社会风气是那样的朴素和纯净。以致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他们今天虽然都成了爷爷和奶奶,但每当回首往事,那颗心还会继续发出幸福的颤抖。让人迷惑的是,翻开今天的中小学课本,当年像《朱德的扁担》那样的36篇课文,竟再也见不到踪影了。在全国两会上,我在有关提案中特别提到这件事,代表们都惊奇地望着我,并且问:真有这样的事吗?我说有没有这样的事情,请回去翻翻孩子们的课本吧!

刘福君这本名叫《帅》的长诗,就是在这样的时刻出现在我面前的,让我的眼睛一亮。我知道作者于上世纪60年代出生,父母都是农民,自己种过地,当过兵,后来从事与土地相关的职业。按说他四十出头,三四岁便赶上了十年浩劫,没有经历那个与红色经典息息相通的年代,对老一辈创立的革命功勋和革命精神,不可能像我们这代人那么眷恋,那么情深意长。但在他洋洋洒洒的诗里,你却能看到他对开国元帅们的业绩情怀独具,如数家珍,而且把自己浸泡在深深的敬仰和缅怀之中,如同从血脉里流出滚烫的血。这让我大为惊异,从心里对他顿生好感。细细想来,这个与我隔着30多岁的年轻人之所以能写出这样的作品,必定与他长期保持与土地的联系有关,与他尽管脱下了军装,但始终以一个士兵的目光去追寻他心目中的精神统帅有关。是的,从土地和士兵这样的角度去仰望我们的父辈,上承雨露,下接地气,就像万物生长那样自然。道理很简单,一个农民之所以对土地满怀感激,是因为土地给了他谷物,给了薪火相传的生命之源;一个士兵追寻他所崇敬的统帅,则因为这些统帅曾经把一种气吞山河的力量、一种攻城拔寨无往不胜的精神基因,融进了他的生命历程。作为农民之子和曾经的军队之子,长诗《帅》就这样种植在一片宽广深厚的精神土壤里,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不对它抱以期待。

2011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耐人寻味的是,新中国的开国元帅如朱德、彭德怀、刘伯承、叶剑英,还有我父亲贺龙等,都曾直接或间接参加了辛亥革命,或在辛亥革命的影响和激励下,毅然投身反帝反封建的伟大斗争;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他们高举义旗,号令三军,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全身心地投入到了艰苦卓绝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之中。由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和开国元帅们组成的领袖群体,为缔造我们这支光荣的人民军队,创建崭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立下了不朽功勋。可说其伟业可歌可泣,其英名气贯长虹。如今在阳光下幸福生活着的人们,不仅没有理由忘记他们,而且应该继承和发扬他们用生命和智慧凝聚的革命精神,加倍努力地建设我们的国家。青年诗人刘福君笔走关山,墨起风云,在两个光辉节日来临之际,为我们倾心倾力地捧出这本讴歌开国元帅的诗集,在我看来,其意义也在于此。

希望诗界和读者朋友都能读到这本诗,喜欢这些诗;也希望这一首首诗能成为一个个花环,绽放出应有的绚丽。因为它们是真诚的,朴素的,生长于一个圣洁的心灵。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