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驾车的过程》:诗性与哲思的奏鸣

作者:张宗刚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0日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拥有近40年创作资历的南京诗人方政,年届花甲而风度翩翩,容貌、气质、心态均十分年轻,身上流溢着淡淡的青春气息。毋庸讳言,缪斯女神的垂爱,让诗人驻颜有术,诗心恒绿。

方政的哲理诗集《驾车的过程》新近面世。这本诗集,称得上是方政的汽车之歌。它让人想起19世纪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的《天真之歌》,想起19世纪美国诗人艾米莉·狄金森那些富含天籁和情趣的清新小诗。哲理诗创作,一直是方政的主攻方向。作为诗国品类之一,哲理诗重在以形象表现哲思哲理。追本溯源,诗歌与哲学从来都是互为友邻的。在此基础上,乃有了哲理诗的生成。西方诗歌中,哲理诗一脉向来发达,佳作如云,涌现出布莱克、狄金森及罗伯特·弗洛斯特等哲理诗巨擘。哲理诗既是舶来品,又是国粹。在中国,哲理诗一直被视为古代诗歌海洋里的明珠,是古诗花园中热烈绽放的智慧之花。尤其两宋之际,因了哲学思辨的活跃,哲理诗大兴。诗歌本以形象、意境见长,再糅以哲学和理趣,遂得大放异彩,像“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元稹《离思》)、“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朱熹《观书有感》)、“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叶绍翁《游园不值》)等,都是中国古代哲理诗中的佳句。《驾车的过程》收诗93首,句式短小精悍,言约意丰,在对代表着现代文明的“车”这一物象的审视反思中,赋予汽车以应有的生机和生命,直抵人车合一之境。诚如诗集前言《吟车的理由》所说:“古诗中吟马、赞马比比皆是,而中国新诗中对汽车的描写、吟诵却不多见。”方政从驾车生发出如许慨叹,由生活和感性楔入,以智性和哲理出之,打造出独特的“车文化”风景,藉此挑战传统思维模式和审美定势。在中国新诗史上,这恐怕是第一部以驾车为题材、驾车者为主人公的抒情哲理诗集。

在哲理诗中,“哲理”之于“诗”,当如盐之于水,花之于蜜。《驾车的过程》聚焦世间百态,力求将抽象的哲理,蕴含在鲜明的艺术形象中。方政诗风健康,诗路明朗,不泥古,不猎奇,博观约取,通达睿智,每每呈中正平和之姿,而不尚朦胧晦涩。《驾车的过程》以汽车为圆心辐射开来,自然、社会、人生、理想、爱情、艺术等无所不包,显示出阔大的人文情怀和人性关怀,发散着迷人的智慧与灵性。其体式的自由、内涵的开放、意象的经营,以及高度的概括性、鲜明的形象性、和谐的音乐性等,皆标征着现代汉诗的特质和风度。

打开诗集,一些意味深长的句子随处可见,体现出浓郁的思辨气息。如《倒车入库》:“目标有时/就在脑后/且把后方/看成前方”,奇正结合,韵致奇妙;《停车的问题》:“仿佛世上只有一辆车/自我膨胀/欲胀破车身/车停了/车轮分明还在转动/粗暴地碾压着文明”,思绪的自在延展,淋漓尽致地表达了对私欲的谴责。“高速前行的/竞争对手/在一条道上/保持一样的速度/其实是/危险的游戏”(《行车道超车道》),简约的文字,深邃的内蕴,于丰沛的感性之外,凸显智性和哲思。再如,“在赛快的同时/还可以赛慢”(《与一辆汽车赛跑》),体现出可嘉的逆向式、发散式思维。方政善于通过生活中习焉不察的事物和景象反映重大社会问题,藉此获取文学、美学方面的超越性价值。

方政的诗以情感作支点,复以智性启人心扉,追求醍醐灌顶般的魅力。“我是新手/我希望路上空空荡荡/我希望路上没有车辆/我希望路上即使有车/也在远方//我是新手/我羞于承认慢如蜗牛/只是对于同行者/我总是礼让三先/难以望其项背//我还幽默地/在车屁股贴上/别吻我/但有时却不由自主/去吻别人//当我多年媳妇熬成婆/成了老手/我迫切地希望/与新手/保持足够的距离”,这首《我是新手》着力于诗歌本体的内在建构,注重节奏性、音乐性等传统元素的搭配,谐趣与智性并生,以跌宕细密的心理摹写,生成出人意表的审美情致。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