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精神的逃离与皈依

作者:阿探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9日  来源:北海日报   

海德格尔曾断言,当今人类已不能与本身相逢,即已不能和原初的本真自我相逢。很多年前,杜文娟从一间枯燥无味的办公室逃离,开始了灵魂不安的求索,后来她的生命与西藏及西藏一个叫做阿里的地方结下血脉之缘。十年藏区的穿越、走访,四年孤独的心血凝铸,完成长篇小说《红雪莲》。读着属于杜文娟所独有感同身受的藏北,亦是被虚荣充盈的灵魂的一次弥足珍贵的空灵的放逐,生命纯彻的皈依,无异于灵魂宗教式皈依的庄严。

关于援藏,在历史上可追溯到文成公主,或许更遥远的汉朝,甚至可以追溯到先周王朝的拓疆扩土。杜文娟在长篇小说《红雪莲》中,以半个多世纪的叙事跨度,重书了三代援藏者肉身之外精神历程,重塑了生命的伟岸意义。这对于当下被物欲浮虚充斥的大多数生命而言,无疑是关乎人类与原初本真自我相逢的罕有的良机,它刺穿了人之物质存在的浮虚,让生命回归、皈依了本真。然而这一生命的开悟,数代援藏者用血肉之躯与灵魂谱写的。生命的意义或许在于过程的历练,却更在于开悟之后的安妥、坦然。

在杜文娟的指尖下,第二代、第三代援藏者的生命,无异于一种精神的逃离与求索,当生命所有的外饰及所强加的事相被藏区难以想象的恶劣环境剥尽时,生命一展本初,达到了纯彻、纯粹之境。《红雪莲》创作最值得称道的是,杜文娟将不同历史时空的三代人置于同一叙事流中,同时以两代人的逃离与求索重述,向生命开悟的极点——藏北无人区艰难挺进,最终完成了三代援藏人的精神合流。这一过程中,重点凸显了第二代、第三代援藏人的精神历程,让我们看到三代人精神生态的断流及接续,以破袭人之庸常存在的颠覆姿态,完成了人之本真性精神存在的确立。在第一代援藏的中央医生老白的面前,王县长终于将失去给予楼卫东(柳渡江)老师机会、戴了数十年的帽子,戴到新一代援藏医生柳巴松头上,文本在一片灵动、和谐、天人合一图景中终结,完成了援藏代际接续,意蕴延展至遥远。

如果柳渡江没有选择精神的逃离而成为伟大意义与悲寥终生、遗憾半世而共同铸就的援藏老师楼卫东,如果李青林没有受恋人蛊惑南下寻找所谓富足生活而错失南宫羽的话,他们或许生活会平庸,但仍依旧可以拥有实实在在的幸福。然而,人之生命中充满了不确定性,生命最终抵达的或许不再是初衷,而是一种不能把持的机缘。但是,他们最终抵达生命的至境,昭示了生命的神性。对第一代援藏人老白和为追丈夫而入藏驻守藏区数十年的秦大娘而言,信念在他们的时代是充实而极具神性的昭示,是生命的一种本质性存在。前者发端于革命的信念,后者是发端于爱情的坚贞,

他们能够始终如一,将生命融进无人之境的藏北。而楼卫东援藏,源于一个时代的偏执,他忠于所谓革命信念,背叛了革命家庭,他为此追悔了半世,虽然他最终逃离了藏区,但我们无法去质疑他曾在藏北坚守日子的真诚,毕竟他培养了藏区优秀的建设者欧珠,与扎西校长、王县长建立超越时代的藏汉友谊。当第一代援藏者踏入藏区时,意味着生命另一领域的展开,意味着他们再也无法回到家乡。柳渡江只能魂归江南了,老白、秦大娘也终将终老藏北,同为一种生命的回归。

历史上藏汉友好,在今天在更年青一代援藏者的生命里接续着。如此浮虚时代,杜文娟以《红雪莲》数十万言,完成了人们不能与本身相逢时代一种相逢,不能不谓是对生命常态的一种逆袭。关于藏北,关于阿里,杜文娟或许可以暂时放下。然而西藏之于杜文娟,早已融为一体。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