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一位美女诗人的真情咏叹

作者:舒羽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1日  来源:《舒羽诗集》  

舒羽诗语 

黑色是最彻底的奢华 

就像沉默是最深的呼喊 

诗歌是神明的语言, 

我只是模仿。 

诗歌是用生命书写的, 

不为装点生命而存在。 

诗歌是生活的梦境! 

诗,是血泪人生换来的舍利。 

不为名誉而写作, 

诗人的名誉是寂寞。 

                                  ——舒羽 

 

 

花    火 

题记:诗歌是神明的语言, 

我只是模仿。 

我是水 

无以名状  所以无所不能 

窒息  或灌溉 

我是风 

呼啸在你孤绝的城堡外 

而你感到的  只是肃静 

我是雪 

一朵一朵  难以计数 

累积你所有的时间  但终将如数收回 

我是火 

燃烧你的一生  毁灭你捍卫的一切 

而烟烬中  火种不灭 

我是一切  一切即我 

而我  就是你 

我是你静夜中的自己 

是神明的花火 

 

 

跋 

此书的末尾,我想谈一谈关于三个段落的命名:“流泻的镜子”、“神明的语言”和“不安分的静”。 

事实上,要将自己的诗歌进行分类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如果纯粹按诗歌的类别去划分,那将是对诗歌本身的一种切割,在某种意义上反倒不纯粹了。爱情?生活感悟?还是不明来路的声音?这原本相互交织的一切大多数的时候像几何图形一般彼此编织、盘旋、幻化。若按时间顺序推进,对于我这样一个诗龄尚短的诗歌爱好者来说,能够被我排列的时序总共只有一年。人,在不知所措时能依靠的往往是直觉。我很快冒出了这三个名字,它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个曾经担任过我任何一首诗歌的名字,但我却觉得它们几乎涵盖了所有。 

第一辑“流泻的镜子”。它的意义我已经在此书的序言中阐明,是指诗意来临时我的灵魂呈现出的那种自然无牵挂的随意,来不及分辨形状、成分,只觉得一切自由都融于书写的快感之中。即便是这五个字在我头脑中也如同一束光,一瞬闪过。它的形式,就是不留形式的痕迹。我能做的就是抓住它!捕与被捕,相互愿意。相信很多诗人都有过这种感觉,只是他们对于这项捕捉的技能比我熟稔,而我还有待练习。可当我说出“我还有待练习”时,我又仿佛听见了一个嘲弄的声音,嘲笑我正在失去一些东西。好比少女期待着长大成人却因此而失去了纯真。无论如何,我希望能将这个名字留在这部书里,为未来中那一个曾经的“现在”留下一些纪念和证据。 

第二辑“神明的语言”。其实我已经在其他的文章中抒发过这一感想,收纳在这一辑中的诗篇大多是现实的经验尚未完全侵占自我意识时,在半蒙昧的状态中写下的,带着特有的空白与清醒(其中为数不少的诗写于清晨醒来后不久),我有一个词汇可能比“写”字更为恰当,叫“录出”。它是一种莫名的授意或接轨,如拙作《花火》:“我是水/无以名状 所以无所不能/窒息或灌溉//我是风/呼啸在你孤绝的城堡外/而你感到的只是肃静//我是雪/一朵一朵难以计数/累积你所有的时间但终将如数收回//我是火/燃烧你的一生毁灭你捍卫的一切/而烟烬中火种不灭//我是一切一切即我/而我就是你/我是你静夜中的自己/是神明的花火”我清晰得记得那个早晨,几乎不经思量地抓过纸笔一连写下了包括《花火》、《灵魂》、《相遇》等六首。若不是手机响个不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下来当时我想把手机扔了,结果被我扔下的却是手中的笔,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现实”,所以我说:“诗歌是神明的语言,我只是模仿。”当然,这种便宜的好事并非充满这一辑当中的每一首诗歌,还有一些是我在分类时有意将它们归纳在一起的,多少跟灵动的色彩有些关联。 

第三辑“不安分的静”。这其中收纳了一些更贴合生活感悟类的诗篇,或来自对某一种动物或物品的心灵对话;或泛起于生活中遭遇过的某一情境的体察;它表明了在看似静谧的土壤中蕴含着的不安分的内在思考。比如那一个午夜,我与一只虚拟之“龟”的智力对决(见拙作《龟》);比如那一个下午,我与一只笼中鸟的沉默交谈(见拙作《鸟》),以及在一次阅读时我完全抛开了书中的内容,与书这一物质本身展开了一场关于“意义”的探讨见拙作《无意中言及的意义》。坦率地说,目前我还不能习惯于去刻意的,运用技巧的打磨一首诗歌,因为我感到它们是为着某一种未能被自己说明的“意义”而来。就像对待一个容貌不够齐整的孩子,究竟因着一种什么样的原因使得我对它的珍爱竟可以到达一任他在风中顽皮?有不少诗友向我提出,要懂得将诗意收敛。每每见到别人如舍利一般精巧而孕积深厚的劲作时我也常常艳羡,也许吧,时间能教会我将一切收敛。 

话说到这里,我感到此刻正在进行着一件极大的冒险,这一个将诗意进行分类的游戏实在已经能够与玄学相媲了。“流泻的镜子”、“神明的语言”和“不安分的静”,这三个被我指派为引领篇章的,看似不同的语句之间究竟存在着多少细微的差别?好比一母三胞的姐妹吧!稍有松懈,就混淆了。而作为她们“三姐妹”的母亲,我此刻在向你询问的是我“灵魂之子”的幽微之处,一个独有的“心灵家族”的气息。当然这并不是最重要的,也可以说一点儿都不重要,因为即便不分篇章也依然不影响对这部诗歌本身的阅读。它们唯一能够代表的是——它们的主人在此时此刻为它们的存在进行过思考。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