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听北京爷们为您阐释人生哲学

作者:韩秀成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1日  来源:来源  

扭曲的婚姻 

                                 

老伴儿,老伴儿,少年夫妻老来伴。 小两口儿居家过日子没有勺子不碰锅沿的,年轻的时候偶尔产生些小摩擦、闹闹小别扭,非但影响不了生活的主旋律,也许还能成为生活的调味剂,增进相互的感情。遗憾的是现实生活中总有一些性情暴躁、自私自利的大男子主义者认识不到这点,他们整天以自我为中心,对自己的老伴儿不是无端猜疑、恶言辱骂,就是拳打脚踢,全然不顾及妻子内心的感受,我的铁哥们儿吴能他老爸就是这类人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一个!      

狂风怒吼、滴水成冰,今天是北京近十年来最冷的一天。刺骨的寒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肆虐的狂风把供暖厂烟筒里冒出的烟吹得平平的。当我赶到凉水河大桥的时候,桥头东边空地上已经被一群热情高涨的看客们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了。桥边停着两辆警车,不停地闪着令人目眩的灯光,警戒线已经把现场围了起来,几名警察正在耐心地疏散着围观的人群。 

“嘿,我说哥们儿,这儿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来了这么多的警察?”最外层一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摘下耳机,他一边跳着脚往里看,一边向身旁一个大胡子的男人打听。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有个老太太和她家老头先是在这里吵架,然后她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把老爷子给扎伤了,可惜我来晚了,没看见!”大胡子说完耸了耸肩膀。 

“我看见了!我都看见了!”前边一个长得瘦猴似的人转过身来,用卖弄的眼神看着围观的人。 

“你看见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围观的人听了像打了鸡血似的顿时来了精神,一个个竖起了耳朵,生怕漏掉了精彩的细节。要是全中国十几亿人把这种“敬业精神”用在正道儿上,恐怕我国早就成了世界超级强国了! 

“早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我从这里路过,看到这老两口子正在动手,就赶紧停下车过来劝架。我把他们拉开后听大妈说,他们结婚四十多年了,大爷一直对她不好,整天总是疑神疑鬼的,还经常打骂她。她说这么多年老是怕打起架来被邻居们看笑话,所以一直过着忍气吞声的日子。昨天晚上老头又没事找茬骂个不停,这日子实在没法过了,今天到这里来想让大伙儿给评评理。”说完“瘦猴”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颗烟点着了。 

“后来呢?后来怎么着了?”围观的人群中又有人问。 

“后来大爷听见大妈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儿出他的丑,就恼羞成怒地跑过来骂她,骂得可难听了,然后就对老太太拳打脚踢的,连她的脸都给踢肿了,牙也打出血了。” 

 大胡子说:“这老爷子也真够可以的,怎么能下得去手把老婆打得这么重?” 

“可不是嘛,简直不拿我们女人当人看!要换成是我,早和他离婚不跟他过了!”路边儿卖蔬菜的一个围着花头巾的中年妇女哼了一声,气愤地把手里的刀子狠狠地插在了一个黑皮冬瓜上。 

小伙子又问:“那后来呢?” 

“瘦猴”说:“她被人给扶了起来,扭头往旁边地上吐了口嘴里的血,忽然推开扶着她的人,从怀里抽出了一把水果刀,疯了似的朝着大爷就冲了过去。旁边一个卖水果的怕出事儿想把刀子夺下来,结果还被她把手给划伤了,大家就不敢上来了,那个被划伤手的人赶紧打电话报警了。” 

 大胡子叹了口气摇摇头说:“看这架势老两口要拼命呀,老爷子没什么事儿吧?你们说这两口子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怨气呀,这居家过日子哪儿有勺子不碰锅沿的?大家都让一步不就没事了吗?我就不明白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为什么非闹到这个地步!” 

“就是。”围观的人随口附和着。 

“瘦猴”说:“没事儿?能没事儿吗!告诉你说,老爷子胳膊上被扎了一刀,流的血连衣服袖子都给弄湿了,夺刀的时候左手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差点儿把小手指给削掉了,你们看看那地上的血!”我听了急忙分开人群往前挤,果然看到警戒线内地上的斑斑血迹,此时血迹已经有些发黑了,警察举着相机“咔嚓、咔嚓”地拍个不停。 

“怎么没见那老两口子?”大胡子往里看了看问。 

“哦,他们被警察带到医院处理伤口去了。”“瘦猴”说。 

大胡子又问:“有没有人通知他们的家属?” 

“警察刚才打电话把他们的儿子给叫来了,看,警车旁边蹲着的那个人就是。”大家顺着“瘦猴”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见有个人蹲在那里。 

“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啊,没什么好看的!小伙子请你过来一下!”一位长得挺漂亮的女警官朝“瘦猴”招了招手。 

“我?我?警官大姐!这可不关我的事,没骗您,我对天发誓真的没我的事!”“瘦猴”指着自己的鼻子惊恐地看着她。 

“我说和你有关了吗?你紧张什么!你不是事件发生全过程的目击证人嘛,我们需要你配合一下,给我们详细地介绍介绍具体情况。”女警官抱着文件夹笑了。 

“瘦猴”拍了拍胸脯长长出了口气:“您怎么不早说呀,吓死我了!”女警官把他拉到警车上做笔录去了。 

 看热闹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蹲在警车旁边的那个人在不停地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我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当他缓慢站起来转过身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他的脸上充满了痛苦、无奈、沮丧与不安的表情,此人正是两位老人的儿子,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吴能。 

“吴哥我来晚了,对不起!”面对交往了十多年的好兄弟我内心充满愧疚,简直是无地自容! 

“布衣是你呀,这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得了!”他面无表情地说完从裤兜里摸索了半天,终于摸出了一根皱皱巴巴的、已经空了半截儿的烟卷儿叼在嘴里。 

    我叫韩布衣,大家都叫我布衣。给我起名字时父母也不希望我将来能出人头地,只盼望着做个安分守己的平民百姓,不招灾不惹祸地平平安安度过一生也就心满意足了,所以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 

    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眼看就奔四十的人了,和朋友合伙开了个小公司,尽管我起早贪黑地忙活,没少受累也没少负伤,可经营快十年了,依然也没攒下几个钱。我是个不服输的人,总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那个斯人! 

    工作不顺利的时候我就总是在想,布衣,布衣?我总是发达不起来是不是和我起的名字有关系呢?当初父母要是给我起什么“腾达”或“富贵”就好了!不过起这个名字也有个好处,那就是求我办事的人特少,谁叫我有这么个省心的名字呢。 

   “给我用用火儿。”他把身上的兜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打火机,我赶忙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他使劲吸了一口,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剧烈地咳了起来。 

   “吴哥,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紧皱的眉头扭成了一个大疙瘩,搓着双手不安地在他面前走来走去。 

    吴能迟疑了片刻说:“我早上给你打完电话,因为临时有件重要的事儿需要去办,吃完早饭就出去了,谁想到上午却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我听了当时就蒙了……”  

    我问:“大爷伤势严重吗?大妈现在怎么样了?”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