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职场潜规则:跳槽不如卧槽

作者:风清扬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15日  来源:  

冬天很冷。 

世界经济寒冬,北京距离春天很远,的确很冷。 

冯伟驾车飙行于第二高速路上时,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寒战。 

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触摸那一双温暖的小手,却冰冷一块。副驾驶座上,只有一盒硬壳塑料盒装的小西红柿。 

那是汤老太太特意为冯伟采摘的。汤小宁在顺义农庄,有一个私家新农庄,种了一些新鲜的家用蔬菜和瓜果。小西红柿是冯伟的最爱。 

“我爱小西红柿,只为那一抹艳丽的温暖,以及,恬淡之后的辛酸。” 

甘晓儿说。其实真正喜欢小西红柿,是她,而不是冯伟。 

冯伟这才感觉,真正的寒冷来自心底。 

“平安夜,来家里过吧。” 

汤小宁语气淡淡的,听不出喜怒哀乐。 

不过,冯伟已经懒得去猜——老板想怎么做? 

这一周他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作为负责战略管理的战略总监,面对突发的“新世纪投资丑闻”,他竭尽全力调派“ADG”大中国区投资基金公司的各种资源,下达了各种“作战指令”,总算将这个足以引爆ADG甚至到整个行业地震的投资败局,控制在能够掌控的范围。当然,面对蒋子峰联手所有投资总监,准备借新世纪丑闻,在即将举行的投资总结与预测会上发动“公司政变”,冯伟也已经作了适时的布局。 

山雨欲来风满楼。山洪暴发前,总是会有一段可怕的平静。 

ADG大中国区总裁汤小宁就是在这种平静里,作出自己的决定的。 

约自己的左膀冯伟、右臂蒋子峰到家里“尝鲜”,就是要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们吧——前思后量,汤小宁的眉头紧锁。 

蒋子峰没来。他自动放弃了最后一次跟冯伟与老板“协商解决”的可能。 

汤小宁靠在藤椅上闭上眼睛:曾几何时,华尔街鬼才汤小宁,和自己的这两名下属兼学徒,搭建了一个多么令人称羡的“金三角”啊:汤小宁智于决断,冯伟善于规划,蒋子峰猛于执行。想当年,自己曾用傲人的口气说:“卧龙、凤雏得一,均可安天下。黑马和血豹我兼而得之,何事不成?” 

可是现在,是什么,逼他们走到了师徒反目、兄弟自残、老板和下属要互相背叛的地步? 

就因为,经济大危机,公司小困境,我们必须要找一个替罪羊? 

冬末,藤椅是有点儿凉啊! 

“甘晓儿有一年多没回北京了吗?” 

汤老太太说:“是不是把我这个干妈都忘了?” 

汤小宁挑了一下眉,止住了老太太的下一句话。 

冯伟淡淡一笑。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那样针刺的疼痛,已经麻木得没有了感觉。 

麻将桌很快就支起来了。这是冯伟每次来的必备课。跟汤小宁一起,陪汤老爷子、汤老太太搓几圈成都小麻将:512——起步价五元,翻番十元,封顶二十元。 

历练了一年半载,冯伟现在对这个数字也没那么敏感了。 

牌矩规定,择出东南西北中发白,剩下筒条万108张牌,然后必须“缺一门”——筒、条、万,必须抛掉一门,剩两色在手里。 

冯伟牌运尚佳。起手筒子不多,打两手就没了。条子有两个对子,碰一个,便可听牌( 川普“下叫” )。汤小宁打出一张,冯伟没碰。汤老太太打出另一张,冯伟也没碰。然后冯伟摸牌,摸上一张万子,绝搭,立刻听牌,下了一个“对蹴叫”——条子两个对子任意一张打出,均可和牌。 

说曹操,曹操就来。冯伟才下叫,汤老爷子就打出一张对子条,点炮,冯伟没和——和了才五元。汤小宁走牌。汤老太太又打出另一张对子条,点炮,冯伟仍然没和。然后冯伟摸牌,万子,虽然有点儿远,但仍然留着,改打条子对——他要做“清一色”:打绝条子,剩下的全都是万子,然后听牌、和牌。 

很顺利。四张条子对一个个打绝,手上的万子渐渐地顺了起来,再摸一张就可听牌了——虽然下面的牌越来越少,但冯伟仍然坐如钟,心如松,很沉得住气。摸上一张筒子,打出,汤老爷子喝道:“杠了。”摸一张起来,又喝,“杠上花。满了。二十元,小冯你给二十五元。”喜笑颜开。由于杠是冯伟点的,所以,得多加一个杠钱,五元。 

成都小麻将奉行“血战到底”。汤老爷子和了后,休息喝茶,其他三人继续打。然后,冯伟相继点炮,汤小宁的对对和,加个杠,也是满的,二十元;汤老太太两个暗杠,满钱之外,冯伟还得多给二十元……第一轮,冯伟大输。 

牌桌上就是这样的。小钱不赢,必输大钱——点炮不和,等于把手气让走了。但是,冯伟岿然不动,仍然不屈不挠、坚定不移地做大牌:清一色;暗七对;对对和带番;代幺;杠上花……点炮不和,小叫不和,没杠不和,没自摸不和。放过的多是汤老爷子和汤老太太,但结果,和冯伟大牌的,也多是汤老爷子和汤老太太。短短四圈下来,冯伟数出去的人民币,已赶五( 百元 ) 超六 ( 百元 ),直奔上千元。 

汤小宁收放自如,游刃有余,分寸掌握得恰到好处,不输钱,也不赢钱。 

“牌品如人品。”言归正传之后,汤小宁慢悠悠地说,“知你者谓你抱负远大,不知你者谓你好高骛远。只是,有一点须得记住了,牌桌上,其实只有一条游戏规则:赢不赢钱,可以无所谓;但是,不输钱,才是真正的底线。” 

冯伟,已经突破了“不输钱”的价值底线。 

人生如牌局。钱,是输/赢“唯一的逻辑”。 

冯伟的心沉了下去。 

是说新世纪丑闻么? 

这个造成了ADG大中国区历史上最大投资亏损的项目,是由冯伟策划、执行的——当初从大中国区到ADG美国总部反对声一片。汤小宁力排众议,冯伟一意孤行。 

只因为,他们都很看好中国各行各业打造“商业航母”的前景和钱景。冯伟锁定的战略目标,近有“中国零售航母”为旨归的新世纪投资,远有“中国教育培训航母”为目标的新视界投资,后者更是被汤小宁视为“世纪之投”! 

大手笔之前,必有大彩排。 

如果没有做假账,藏匿与转移奖金,以及董事长黄榆桉被调查入狱,然后在香港被起诉并冻结资产的丑闻……这应该是世纪之投前最成功的实验和演练吧?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突然,急转弯。在盲区之外。 

前面还有人!慢悠悠地走过! 

冯伟那一瞬间,忽然大脑空白——想不到踩紧急刹车,想不到急打方向盘,全身僵硬,腿脚麻木,眼睁睁地看着车直冲冲地向前冲去…… 

一切,都如蒋子峰第一次陪他上路练车时的情景。 

仿佛内力全部化乌有,知觉麻木不再,本能无影无踪,不知道该怎么办,做什么,怎么做。 

蒋子峰一脚踩死了刹车,脱口大骂:“你找死啊!看见人和车,都不知道要躲!” 

是的,仿若昔日重现,冯伟再一次,不知道要如何躲了! 

所谓,三十归零,就是这种境遇吧? 

一年入职,三年入门,五年入行,七年“有小成”……毕业七年,三十将立而未立之日,冯伟仿佛一夜之间,重新回到了起跑线上! 

五环路上,车祸将生,冯伟忽地一个急打轮,直直地冲向护栏,在剧烈的撞击声中,冯伟眼前逐渐幻化出了一道“成功的悬梯”: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冯伟自己,正站在半空当中,成功近在咫尺,却仿若遥不可及;欲向上走,却一脚登空,一下子跌向无底的深渊…… 

在忽然失重又突然轻松的感觉中,冯伟终于想明白:我一直以为,我在向上飞。却原来,是在向下坠。 

然后,冯伟就看见甘晓儿了——她在云朵之上,向他伸出一只手,想要拉住他…… 

甘晓儿伸出手,把冯伟拉上了岸。 

华灯初上,丽江许愿河边,游人络绎不绝。 

甘晓儿说:“你陪我去上游放一盏许愿灯吧。” 

冯伟很诧异:“云朵姐姐还信这个?” 

甘晓儿对他略微的讥讽恍若未闻,温婉地一笑:“我信我自己的。” 

于是,跟着一大堆很俗气的游客,冯伟花了二十块钱买了一盏“情侣灯”:“去吧,想许什么愿都可以!” 

甘晓儿凝视着他:“真的许什么愿都可?你可不可以不生气?” 

冯伟猜到了她想说什么:“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今天我不生气。”其实,心底还是有些生气的。 

甘晓儿不想许两个人的愿,到底想许什么! 

甘晓儿自己去要了一盏粉红色的小许愿灯,搁在小溪流上。 

小许愿灯静静地漂流在衍水草上。鱼儿拼命地往上游。酒吧街的灯光在水里的投影动荡,波光摇漾。 

甘晓儿站在推来搡去的人影中,恍若未闻,恍若未见。她离热闹的人群很远。热闹的人离她也很远。 

只有,冯伟一个人,孤单地站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甘晓儿跟着那盏小许愿灯慢慢地往前走着,停着,合十而立,嘴里还念念有词,很虔诚的样子。冯伟放下的那盏情侣灯不紧不慢地缀在后面。甘晓儿却恍若未见。 

直到,那一盏小许愿灯被千里走单骑酒吧下枝蔓丛生的杂草拦住了。 

甘晓儿急了:“猪头……” 

甘晓儿很少着急。一着急就会喊冯伟猪头,一喊猪头冯伟的心就软了——这样子的甘晓儿,才像回到了人间。这样子的冯伟和甘晓儿,才像一对正常的情侣。 

所以,冯伟噌地就蹿了过去。又蹦又跳,想折一根树枝,够不着;又东奔西顾,就是找不到一根长条;急得他像孙悟空似的抓耳挠腮——门口招徕生意的纳西族小妹掩嘴而笑。 

就连甘晓儿也忍俊不禁。 

这样才对嘛。管她许什么愿呢,只要甘晓儿能“笑”就好……甘晓儿的笑是世界上最迷人的风景。 

终于有个小妹递过来半截子小木棍——虽然很短,但也能管点儿用。冯伟匍匐着身子,趴在桥上,伸长了又伸长,就差那么一点儿够不着——于是,颤颤悠悠地,随时都像要掉下去似的。 

连甘晓儿都屏住了呼吸。 

终于,够着了。小棍子把小许愿灯拨弄回了正道,晃晃悠悠地又往前走了。 

于是,甘晓儿又一路虔诚地往前走,许着愿。冯伟也一路“护愿使者”似的跟着去了——提着那截小木棍,就像保镖似的。 

一路一波三折,有惊无险。小许愿灯被水草或其他灯挡住片刻,又通灵似的,华丽一转身,打了个旋旋,又悠悠地向下漂去。 

然而,这小许愿灯在四方街的桥洞下,却被一个女游客拽住了。不但拽到岸边,还要手撩水花,水溅花灯,摆个POSE,留念丽江的柔软时光。 

甘晓儿又急了:“猪头……” 

冯伟怒目而视,粗暴地切入闪光镜头内,大叫:“这是我的灯!” 

啪,有力而又温柔地夺下了小许愿灯,重新拨回水中央。于是,小许愿灯轻松而愉悦地又晃晃悠悠地闪向前了。再往前,水渠两边就是房里,无法再一路相伴了。 

于是,甘晓儿和冯伟就趴在四方街桥的桥墩上,头触着头,肩并着肩,一起探头探脑,看那灯渐渐远去,拐弯,然后再也看不见。 

“我们的灯走得真远啊。” 

“是啊,别的灯都停在那里呢。” 

“你说,我的心愿都能实现吗?” 

“有我在呢。肯定能实现的……” 

真的,他们从来没有这样过——就像小情侣一样呢喃而温柔。 

所谓丽江的柔软时光,就是这样的吧? 

只是,甘晓儿许的愿,到底是什么呢? 

这样想着,冯伟就再一次下到许愿河里,三步并作两步,向前追赶,想找回甘晓儿的许愿灯,找出其中秘密的愿望。 

许愿灯却真的不见了。 

忽然听见甘晓儿喊他,冯伟一回头,看见许愿桥正在远去,丽江正在远去,甘晓儿也正在远去……然后,也不见了。 

冯伟一急,就醒来了。 

一身的冷汗。呆怔了许久,才弄明白,原来自己又做了噩梦。 

折腾了半天,仍然无法入睡,于是起身,在家里走来走去。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客厅里,暗夜,不开灯,才能仔细地思考一切,特别是汤小宁的抉择。 

毫无疑问,汤小宁选择了蒋子峰。 

汤小宁的话回荡在这个幽深的黑夜里:马儿,你输了。所以,离开ADG,潜伏在新视界吧! 

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那一刻,冯伟明白了,汤小宁已经跟ADG美国总部以及蒋子峰团队做了交易——他“被潜”了! 

汤小宁瞟了他落寞的神情一眼,淡淡地说:北京新视界学校现在内忧外患,面临着双重危机,海外上市是唯一的出路——新视界高层已经决定,在十八周年庆典就揭开“第二次创业时代”的序幕。 

冯伟沉默不语。 

汤小宁继续说:他们将正式宣布成立“新视界第二次创业&上市特别项目领导小组”,并任命一名“上市特别总裁助理”,作为特别项目小组的实际领导人。这个职位,对于新视界大船能不能按照我们设想的上市航道行驶至关重要——它决定了我们能不能主导新视界第二次创业时代财富和权力的深层次再分配。 

冯伟还是不吭声,听着。 

汤小宁语气一转:我得知,筹备这次十八周年庆典的负责人,正是新视界听力口语培训部总监江子康!而你,已经听过新视界半年的培训课;仅听说部的课,你就反复听了三个月;并且,你和江子康已经见过面,有过一次长达四小时的长谈——相信你的“愿景”,足以让少年持重的他激动不已了吧…… 

冯伟终于抬起了头。这些汤小宁都了如指掌?! 

老板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你的所作所为。 

汤小宁道:所以,我给你这个选择。我要你考察并辅佐江子康的对手——新概念部总监安健博!如果他胜任,就选择他做我们的利益代言人。让他成为新视界的新校长!新视界上市,我们需要选择一个“自己人”。 

对于汤小宁从江子康突然跳跃到安健博,冯伟似一点儿都不意外,玩味良久,才开口道:像余则成一样,让我去潜伏? 

汤小宁毫不犹豫:是的!这是你唯一的机会,是你唯一能彻底翻盘,并在业界和ADG王者归来的机会。 

人一生之中,最宝贵的,并非成功纪录,而是“失败的案例”。只有经历过,才知道哪种人可以投,哪种人不可以投;哪些事可做,哪些事不可为;哪种局面你必须赢,哪种结果“不输钱”就可以……新视界丑闻,于我、于你、于ADG,需要体悟的教训与经验,如是者甚多。 

汤小宁笑笑,当然,你可以选择“净身出户”,远离ADG。但是,那意味着你将在业界身败名裂——身负投资败局和投资骗局双重指责,即便没有实际的利益追索,但是,以后,还有哪个老总哪个企业敢用你? 

除非你彻底退出这个行业! 

但是,你有勇气作这样的选择么? 

冯伟一脸落寞。这不就是没得选择么?这哪是潜伏,而是“被潜伏”! 

汤小宁:马儿,你需要从头做起,打好基础,固本强基,重新找到一步步向上、向上、再向上的阶梯!你必须靠自己,重新赢回所有人对你的信心和尊重。 

你想赢吗?Well,那就从“基础”做起! 

如果你能进入新视界,靠自己一步步做到上市特别总裁助理,我就给你两千万! 

两千万? 

两千万! 

冯伟望了一眼漆黑的墙壁。 

甘晓儿似乎一直都在那里。看着他。就是不说话。 

我们,谁不是被潜着呢?! 

女大学生被潜,女职员被潜,职业经理人也被潜……在潜规则盛行的时代,谁没有被潜过?谁甘心被潜?谁能够不再被潜? 

我们被整个社会潜规则了一把;我们在一次次的被潜中,身心俱疲。 

个中所谓高手,比如余则成,却能找出被潜的反向规则,从而,游刃有余——我们要自保,要上位,要活得更好。那么,就在被潜的时候,自己先潜下去吧。 

好吧,让我像余则成一样“被潜伏”吧! 

无论你想做什么,最重要的是先活下来。 

无论从哪方面讲,明天的太阳都和你无关,假若你活不过今天。 

一槽子草料,比逐鹿整个草原,更现实——醉卧槽边君莫笑,古来征马几匹回? 

噢,卧槽马! 

冯伟的心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 人鬼情未了 》的音乐似乎充斥在整个屋子里。 

生生地把他拉回丽江,拉到甘晓儿一手缔造的“云朵小苑@白玛曲秘”里。 

不,是冯伟和甘晓儿共同建筑的——爱的小屋,心灵的栖息地,灵魂漂泊的皈依地。 

或者,就像甘晓儿所说,这里,就是谛听天音的地方。我在这里,能够听到神、动物和我们的民族一起唱歌。悠悠千年,响彻古今…… 

冯伟的眼前再次出现了幻觉。古木栏里,青草苔内,不知名的野花已经绽出花蕾,开出了一朵,两朵,三四朵。 

这些都是甘晓儿亲手种的。 

就连那塌了半边的卧槽马,也是甘晓儿和冯伟一起亲手塑的:“马儿,我要把你的金身留在这里,永远伴着我!” 

“小苑是你,客栈是我。我们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那小苑和客栈中间的水渠算什么?” 

“那就是‘槽’啊。不然,咋叫‘卧槽’呢?” 

“为什么你非要叫‘卧槽’呢?” 

“因为我是马儿啊,要永远卧在你的‘槽’边。” 

“是因为那一槽子的草料吗?” 

“不是。是因为这个槽流来的龙泉之水清兮,可以做我镜。” 

“以水为镜?你又想做什么?” 

“可以收纳你的倒影啊。你是天上的云朵在飘,我是地上的马儿在卧。一生一世,你都可以像自由的精灵一样,寻找你的天空;但无论你怎样飞,怎样飘,你一辈子都在我的眼里,在我的心里,都在我卧的‘槽’里……” 

“可是——”甘晓儿幽幽地说,“亲爱的,我不能只属于你一个人……” 

幻觉散尽,冯伟已是热泪盈眶。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用情未到伤心处。 

众人皆跳,我独卧。 

他人竞争千里马,我宁做卧槽龙。 

醉卧槽边,梦醒挑灯看剑,卧槽——只为活过今天,徐图鲲鹏展翅,一伸鸿鹄之志:多赚一点钱,活得更好一点,让身边人更幸福一点…… 

活着,就要好好地活下去;而且,明天活得更美好! 

冯伟没有再想,拿起手机,就拨通了电话。 

江子康的手机居然开着,似乎一直都在等着。 

冯伟的声音很平直,听不出抑扬顿挫:“我下周二上班。” 

下周一,ADG年度总裁办公&投资总监联席会议。即便要直面“ADG政变”,冯伟还是要去。有些事情必须再确认。 

电话那头江子康微微一笑:“Welcome to New Horizon.” 

有种浓浓的雪花啤酒味道,味道,清淡极了。 

后危机时代,那就从新视界开始冯伟的“第二人生”吧。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