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累!一位省级干部的“切身”之作

作者:韩喜凯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2日  来源:  

一路上忐忑不安的甄振怀刚回到省里,即被北京来的党风廉政建设检查小组请了去。白发苍苍的检查组组长,人称老部长的何东同志迎头给了甄振怀一个下马威。他说:“听说你在许多人面前讲过,省里没有怕的人,谁也不敢伤你一根毫毛,有这样的事吗?这个话尽管说得蛮厉害的,却不像一名党的领导干部说的话,倒像是帮派头头的话。我不相信你这样级别的干部能说出这种话来,但反映的人又不是十个八个,那我只能作个问题对待了。坐下谈吧。”

甄振怀红着脸一边朝沙发的方向走着,一边考虑着如何回答老部长的话。只见他屁股刚刚触到沙发的一角,便满脸堆笑地说:“何部长,刚才您的话给我敲了警钟,尽管那句话我是第一次听您讲出来,但对我确实是终生受益。还是老部长爱护干部,要不,谁肯告诉我背后还有人造这种谣呢!”

甄振怀的能屈能伸那是有名的,别看表面上一副憨相,肚子尽是坏水。何部长来省里只有几天时间,就掌握了不少类似情况。于是,他有意再来激激这位不可一世的握有干部生杀予夺大权的甄副书记。他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你怎么能说是别人造谣呢?怎么是今天我告诉你的呢?难道还要我把知情者找来与你当面对质吗?听我一句忠告吧,甄振怀同志,你的年纪还不算大,还要为人民工作若干年,你从企业一名普通职工成长为副省级的领导者,不容易啊!应当珍惜人民给予的权力,千万不能迷失方向。”

何部长这些话,分量是很重的,甄振怀能听得出来。他捣蒜一般地点着头,不论何部长讲什么,他都使劲地点头。点头的同时,脑瓜子里也不停地在转悠,思忖着如何对付这位威严的白发老者。甄振怀也一直在纳闷,自己安插了那么多耳目,可没有一个人提前告知何部长的到来,而且是直接冲着自己,像是审查嫌犯一样。

此时,甄振怀怀疑,是不是自己精心编制的关系网,已经到了网破线断的境地?如果真是那样,不仅几年的心血白费了,而且礼也白送了,钱也白花了,后果将会是很惨的。

甄振怀自责不该去泉滨,更不该为了能够多与裴尚蕊相处几夜待了那么多天,“因小失大,因小失大啊!”甄振怀有些后悔了。

甄振怀抬眼望着何部长,谦谦地说:“我听明白了您的意思,应当重视来自群众的反映。”何部长没有再问,甄振怀提溜着的心,这时也如巨石落地。

这位何部长已经从领导岗位上退下多年,眼下只有党风廉政研究会副会长的头衔。但不管干什么,只要组织安排,他总是认真对待,而且向来不徇私情。这次由他牵头,来此地检查党风廉政问题。出发之前,他便调阅了大量群众来信,其中涉及最多的当属甄振怀,而且反映的问题相对比较集中。组织上让他亲自了解一下甄振怀,有问题就把问题查清,没问题就要为敢于坚持原则、不怕得罪人的干部澄清问题,为他们撑腰。到省里几天,召开了几个座谈会,也接待了几位来访者,他们对甄振怀已经不是提什么意见,而是义愤填膺,是众口一词地控诉。尤其是文博局的几名老同志,为那位多才而正直的王实禾的病倒,声泪俱下地倾诉了甄振怀的阴狠和他身边人员的霸道。这几位老同志为了表示对自己所说的话敢于负责,连家庭住址、电话号码、个人姓名,一股脑儿地留给了何部长。

何东晚上在灯下翻看着那一大摞反映、举报甄振怀的材料,几乎都是真名实姓,有几件还摁了鲜红的血印。这位为党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党员、老干部,摘下老花镜,指着那一叠一叠的材料,气愤地对检查组的同志说:“党内竟有如此霸道、滥用职权的人,真是给共产党抹黑!如果不把这种人从党的队伍中清除,就会使群众产生误解,把党的干部队伍看反了。毒瘤啊!一个地地道道的毒瘤!”

检查组的同志完全同意何部长的看法。大家一致的意见是,先找甄振怀谈一次话,试探一下他的态度,再把反映甄振怀问题的来信一一调查清楚,然后再向上汇报。今天何部长亲自找甄振怀谈话,就是检查组深入展开工作的第一步。从甄振怀的表情看,何部长已清楚了他那紧张的心态。

于是,何部长又问:“那么多人写信告你,是因为你坚持原则、捍卫真理得罪了人,还是以权压人、办事不公?”

刚刚沉下心的甄振怀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问话,一时不知如何作答,便支吾起来:“这个……这个……可能都有。不,不,因为我分管干部,提拔的人说好,没得到提拔的当然说不好了。”说完,又尴尬地“嘿嘿”干笑了几声。

何部长强压住心头的不快,说:“你用不着这样遮遮掩掩,我是受组织的委托,想请你同我一起,把你的问题弄清楚。你不要有顾虑,应当以积极正确的态度,来配合我们的工作。”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甄振怀说完了这句话后竟没了主意,只想尽快离开这个老部长。他脑子在飞快地转动,不停地来回盘算,说:“何部长,您的话对我都非常有益。我看您也别太累了,今天我先回去思考一下,顺便安排安排工作,明天我再向您详细汇报好不好?”

何部长说:“想一想?也好。一定要想清楚,想明白。人活一辈子,要活个明白啊,对不对?”甄振怀见有脱身之机,立即站起来说:“是,您说的对。”垂手向何部长鞠了个躬,转身离去。

甄振怀匆匆回到办公室,王秘书递上茶杯,他接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