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女人画 话女人 一部女人写女人的书

作者:钟素艳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04日  来源:  

在交通岗等信号的时候,夕阳就挂在对面的天上,颜色橙红,光线柔和,让人想到爱人的怀抱,温暖妥帖。

正是下班高峰期,看着春寒中公交站台上拥挤的人群,开着私家车的丁玉洁感觉自己是安逸幸福的。

生活的简单规律和内心的朴素自足,使她的生活如春日阳光下的一池湖水,没有风吹,也没有波澜,就那么安静地泛着幸福的点点粼光。

然而,这池平静的湖水,却因为一个工程、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男人,而变得波澜起伏了。

这搅动湖水的风已经登陆,它潜在的力量在吹动中慢慢积聚着、显现着,家庭和事业、道德和情感的种种纠结,将使她不知所措,无法逃离。只是现在,她还不知道而已。

不经历,就无震动。就像欲望,你没有太多太离谱的渴求,就不见无底的深渊沟壑。

文化局本是一个清静、清贫的政府部门,日常只和文化打交道,与外界几乎没什么联系。可是这一年,市政府却把关系全市人民文化生活的文化广场建设工程交给了文化局承办。高市长在年初全市经济工作会议上讲了这个工程的重大意义,上升到了民生的高度,还和文化局长董凡签了责任状。一下子,文化局成了全市人民关注的部门。

董凡是东平市为数不多的女局长之一。她唱戏出身,后来做了行政工作,前年当上了局长。只是年纪大了,五十七岁了,马上要回家了。她想把这个工程作为自己的政绩工程,在退休前留下完美的一笔。

文化局是很少开大会的,可今年不同。市政府的会议一结束,她就筹备召开全市文化局长会议,动员部署全年的文化工作,特别强调要把建设文化广场的工作当成今年最重要的工作来抓,一定要举全系统之力,把这个广场建得漂漂亮亮的,让领导满意,让全市人民满意。

为此,她指派丁玉洁起草了承办文化广场建设的实施方案。

董局长亲自将方案送到主抓文化广场建设工作的常务副市长肖峰的案头。

肖市长很认真地看了方案,然后提笔签发。他看着拟稿单上拟稿人一栏里的“丁玉洁”说:“丁玉洁,材料写得不错,有条理,有思想,有高度,文笔好。”

董局长马上回答:“是啊,小丁是学中文的,三十多岁,已经是我们局的办公室副主任了,大笔杆子。听说业余时间还写博客什么的呢。”

董局长热情高涨,说干就干,动作很大。可是,两个月下来,工程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启动。她急得满嘴都是大泡,头发又白了不少。本来人就瘦,额头上的皱纹就多,这样一急一累一火,皱纹又增加了不少,人们在背后不叫她局长,叫她董老太太。

董老太太不明白:干一项政府工程,有文件,有市长讲话,有实施方案,怎么实施起来竟这么难呢?

她先去动迁办找吴主任。工程第一项任务是动迁,没动迁办的操作哪行呢。

“董局长,你怎么来了?快,坐坐——”吴主任满脸笑容地接待她,让座,上茶。

“我来看看老弟呀,再和你商量一下文化广场工程动迁的事儿,你得支持大姐的工作呀。”

听了董局长的来意后,吴主任晃了晃没几根头发的圆脑袋说:“我们动迁办只是配合,文件说工程以文化局为主。大姐,您说话,您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董老太太听了挺高兴,说:“动迁办是工程开工的先锋,你们赶快组织动迁吧,只有你们才有动迁的权力呀。”

吴主任说:“我们今年动迁的任务也很重,我派两个人协助你们,工作还得以你们为主啊。”

吴主任一句话把任务推了回来。

“那好吧,遇到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再请教你吧。”显然,董老太太有点儿高兴啦。

动迁要用钱,董老太太又去财政局。

局长当然见不着,等了副局长两天,终于见了面。副局长人很温和,开口闭口老大姐地叫着,可最终就两个字——“没钱!”

董老太太又讲了一遍修建文化广场的重大意义,讲了十多分钟,副局长终于听得不烦耐了,脸色有些难看,说了句“要钱,我说了不算啊,得找市长批啊。”又把老太太推回了市政府。

看来这事还必须找政府。

老太太跑了两次市政府,别说市长、常务副市长没见着,就连分管文化的副市长也因到省委党校学习,要半年才能回来呢。

这一下子,老太太急了,赶紧给政府打报告。她会唱不会写,任务自然又落到了丁玉洁的身上。

玉洁正在细化年度工作考核的项目和指标, 董局长推门进来了,手里拿着份材料。

“局长,坐。考核表下班前就能出来。”丁玉洁站起来,她发现局长的表情有点不对劲,“局长,你怎么啦?”

局长叹了口气,坐下了。她没有马上说话,好像在稳定情绪。

丁玉洁倒了杯水,放到局长手边。岔开话说:“今年各县区的文化活动还真不少,就是……”

董局长完全没有听进去丁玉洁的话,更没有接她的话。她喝了口水,皱着眉头,无奈地说:“你说,现在的事儿怎么就这么难办呢?市里的文件都不管用啊,办点事儿,就跟踢球一样,太折腾人啦……”

“局长,我们都觉得,你的人就跟你的戏一样,处处受欢迎啊。今天这是怎么啦?”丁玉洁向前探了探身子,看着局长,关切地说。

董局长开始讲述她到处碰壁的经过,一向要强、讲形象的董局长,讲着讲着,竟然当着下属的面哭了起来,而且哭得很委屈,很伤心。

“我也听说现在办事儿特别难。本以为只是私事儿不好办,没想到公事儿也这么难办啊?”丁玉洁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纸递过去,同情地看着局长抽抽搭搭地抹眼泪。

“你说,这眼看着就五.一了,小半年就要过去了,文化广场的事儿还停留在字面上,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动起来啊?”

董局长使劲儿地吸了口气,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好像舒服痛快了不少,语气也渐渐平静下来。她红着眼睛说:“玉洁,你先放下手里的活儿,马上写一份紧急报告给市长。”

丁玉洁意识到了问题的紧迫性和严重性,加上对局长的同情,她痛快地说:“好,我马上写。”

不到一个小时,玉洁就写出了紧急报告。讲了当前建设文化广场遇到的重重困难,请政府尽快帮助协调解决。

董局长看完报告,脸色终于放晴,当即签发上报。

一连两天,董局长就坐在玉洁的办公室,像催命一样,问政府的反馈情况。

玉洁一天几遍的问市政府办公室报告批了没有?自己都觉得厌烦了,更担心人家不高兴。但面对心急火燎的局长,她也毫无办法。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