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家事连绵也峥嵘》:安东探亲

作者:彭蜀湘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30日  来源:文艺报  

抗美援朝战争取得胜利即将迎来60周年的纪念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前线保家卫国的英雄事迹通过图书和电影广为传颂,但是,当年在后方还有一支默默支援前线的志愿军家属队,却从来不为人们知晓。《家事连绵也峥嵘》首次揭秘了志愿军家属队里感人的故事,让人们对抗美援朝历史有了更为全面和立体的了解。

  抗美援朝家属队是一个由妇女和儿童组成的一千多人的大集体,他们是首批入朝参战的志愿军汽车团官兵的妻子和子女。本书作者是志愿军的后代,父亲是一名车技高超的汽车兵,母亲是一位贤慧善良的军人家属。作者对父母所经历的峥嵘岁月充满了景仰,她以朴实真切的文字,重点讲述了母亲在志愿军家属队里是如何学习和生活的,并以父母的相爱相知为主线,记录了一个普通人家从战乱年代到新中国成立后所经历的风风雨雨。该书不仅首次揭秘了志愿军家属队的生活,而且也讲述了志愿军在抗美援朝结束后集体转业开垦北大荒的鲜为人知的故事。

  该书虽然讲述的是家事,点点滴滴中却无不联结着国事、天下事,在绵细的家事中却叙述中渗透了人性的温暖和亲情的温馨,是一部以真实细节吸引人、以人间至情感动人的纪实文学作品。

  按约定的时间,探亲的志愿军快过江了。领队的军管干部便组织家属到鸭绿江大桥桥头去迎接。

  一辆军用卡车从鸭绿江大桥的那一端缓缓地朝桥的这一边开过来。后车厢里站着的20来个志愿军便是这次回国来探亲的志愿军官兵。他们背上都背着行李背包,回来和老婆孩子见面团聚也有点像是奉命出征去执行任务一般。因为当时的条件实在是有限,供志愿军探亲居住的那些木板房里没有现成的行李用品,小孩的棉被、洗脸洗脚用的盆子、喝水杯、暖瓶、饭盆等用品用具都由妈妈从河北带来,两个大人盖的被子就将就着用爸爸带回的那一床了。

  近了,汽车离祖国的江边越来越近了!岸边的大人和孩子们指指画画、吵吵嚷嚷的,他们企盼的心情无以言表。

  到了,汽车终于在江边的桥头停了下来。

  见到家属们已到桥头迎接,车上的志愿军纷纷跳下车来。爸爸下车后很快在人群中寻找到了自己的妻儿。

  看上去比以前消瘦了许多的爸爸来到了妈妈跟前,妈妈这时候一点儿也没有感到生分。因为从朝鲜寄回的相片上的爸爸就是眼前的这个样子。

  爸爸对于也变瘦了的爱人和已长到4岁的女儿的模样也是那般地熟悉,因为从妈妈寄给爸爸的许多照片中,爸爸已经将妻子和女儿现在的模样牢牢地印记在心目中了。

  爸爸蹲下身去伸开双臂乐呵呵地说:“燕子,来,让爸爸抱一抱。”

  不料,平时活蹦乱跳的姐姐这会儿却怯怯地呆立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妈妈赶紧说:“燕子,这就是你爸爸,快叫‘爸爸’。”

  姐姐却迟疑地看着爸爸说:“他是解放军叔叔,不是我爸爸,我爸爸在朝鲜打美国兵呢。”  

  妈妈见状,连忙从衣兜里取出爸爸的照片给姐姐看。妈妈指着照片上的爸爸说:“燕子,你再看看这张照片,比照一下,看像不像爸爸?”

  姐姐看一看照片,又看一看眼前的这位解放军“叔叔”,这才消除了疑问,她一边点头一边说:“哦,是的,是的,还真是我爸爸!”

  当确认了眼前的这位不是一般的解放军叔叔,而是自己的爸爸后,她一下子就扑到了爸爸的怀里,脆脆地喊了一声:“爸爸。”

  爸爸一把将女儿紧紧地搂住。

  爸爸,这位“钢铁运输线”上的“钢铁战士”的眼眶湿润了。此时此刻,爸爸的内心真是百感交集。

  爸爸抗美援朝走的时候姐姐才半岁大,他这一走就走了将近4年。今天还是爸爸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女儿叫自己“爸爸”呢。

  爸爸紧紧地搂着女儿,与妈妈深情地对视了一小会儿,默默地在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又一口……

  接下来爸爸抱起女儿,一家三口跟上满心高兴的探亲队伍朝三马路市场的住所走去。

  三马路市场内的木板房一间间紧挨着排成一排排,房内木板床已搭架好了,屋子也打扫得干干净净。

  进到屋来,爸爸放下背包,摘下头上那顶不带帽徽的志愿军军帽,额头上一个小鼓包显露出来。那个凸起的小鼓包直径大约一公分大小,鼓得也不算太高,最高处也就约半公分高。但,妈妈一眼就看到了爸爸的这点小小的变化,她连忙问爸爸:“我说玉斌,你额头上的那个包是怎么回事呀?”

  “哦,没什么,机枪扫射时子弹不长眼,它从我额前飞过时不小心把我的皮擦破了一块,也不怎么痛,就是鼓出来一个包让我破了相。”

  爸爸讲这件事的时候就像是讲他那天被一只蚊虫叮了一下一般轻松。可是妈妈听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妈妈吃惊地说:“这颗子弹要是长了眼睛,再靠里来一点,你今天还回得来吗?我都不敢往下想,太可怕了!”

  爸爸却乐呵呵地说:“怕什么,打仗哪有不挨枪弹的?在朝鲜我们躲飞机的机枪扫射和炸弹轰炸就是家常便饭,天天都有。”

  妈妈好不震惊:“听你说得那么轻松,在枪林弹雨中历练过的人难道就一点儿都不怕死了?”

  爸爸不愿提这个话题,因为一个军人到了战场上,当面对生与死的考验的时候,是没有选择生与死的权利的,怕死就不要当兵。如今那些说起来就令人后怕的危险既然已经过去了,就让生活归于平静吧。

  于是爸爸用湖南方言安慰妈妈说:“不过堂客(‘堂客’是湖南的地方方言,就是‘老婆’的意思,也有管已婚女人叫‘堂客’或‘堂客们’的。)你听了也不用怕,只是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初期阶段我们的处境才那么危险,到了战争后期,我们的大炮还击很得力,敌人飞机已不再敢低空飞行扫射轰炸了,所以开车就安全了。”

  妈妈说:“我说你们4年前一去就好长时间没了音信,原来你们天天都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运送子弹啊,我们的队长指导员还说你们汽车团是跑运输的,很安全呢!”

  对于抗美援朝战争中的事情,爸爸不便说得太多太深。部队有纪律,有规定,朝鲜战争的具体情形和内幕,当时还是要保密的,哪怕只是夫妻两人说悄悄话,那也只能点到为止。

  其实爸爸额头上的那个小包,是爸爸的一次遇险留下的伤疤。

  那是爸爸在一次为前方运输弹药的途中,一架敌侦察机飞了过来,发现了爸爸的汽车目标后,超低空飞行俯冲下来用机关枪对着汽车就是一阵扫射。因为是在呵气成冰的冬天,为了避免驾驶室内的水分子遇冷产生雾气附着在挡风玻璃上而影响视线,在行进的途中爸爸索性将挡风玻璃都摇了下来。天上的敌机从侧面飞过时,扫射的子弹横穿驾驶室。一梭子子弹从爸爸的额前“嗖”地一下一擦而过,爸爸的额头上被掀起了一块带肉的皮。被掀开的那一小块带着点肉的皮就那么耷拉着挂在额前。由于处理包扎不及时,伤口愈合不好,日后就形成了一个鼓包。

  爸爸很庆幸自己又一次脱险,他幽默地说:“我的这个包是抗美援朝赠给我的一枚特殊纪念章。”

  爸爸的一句轻松幽默话,让人掂量起来,却是沉重的——这可是一枚带着血肉和战火硝烟味的沉甸甸的纪念章啊!

  在朝鲜几年的战斗岁月里,爸爸历经枪林弹雨的洗礼和生与死的考验,尽显英雄本色。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和许许多多无名的志愿军英雄一样,为自己生命的篇章填上了光辉的一页!爸爸的英勇事迹我并不知道全部,关于汽车运输部队遭美军飞机的轰炸,爸爸曾经的历险过程,让我每每听他说起来就仿佛是在听神话故事一般。

  爸爸身边的战友在入朝后不久,就一个个地车毁人亡了。汽车团的每一次运输都充满了危险,但是汽车兵们没有惧怕。无论是在冰天雪地,还是在被炸得坑坑洼洼的道路上,无论走公路还是翻山越岭,哪怕大雪把山路都给覆盖了,在冰上行走时车轱辘直打滑;无论是天上飞机炸,还是地面大炮轰,他们只要一想到前线部队在等着他们的粮弹用,就会毫不畏惧地向前开进。

  爸爸一次次地脱离危险,幸运地活了下来,属他命大,也得益于他精到的驾车技术和英勇机智。爸爸有过多次临危不惧、成功脱险的经历,其中有几次很典型也很令人叫绝,让我记忆深刻、由衷佩服。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钢铁运输线上的运输车辆遇到敌机时,该隐蔽就隐蔽,需要冲过去就冲过去,总之要想办法灵活机动地应对,才能躲避敌机的轰炸和机枪扫射。

  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汽车兵跑运输,天上没有飞机与敌机对峙,地上也没有大炮掩护,靠的就是志愿军汽车驾驶员的英勇机智和娴熟的驾车技术,还有一点就是临危不惧的无畏精神。

  在联合国军对志愿军运输线实施空中封锁的那个阶段,志愿军因为不具备还击的力量,执行运输任务就极为危险艰难。

  有一次,爸爸开着用树枝做了伪装、满载一车弹药的汽车,在运往前方战地的途中,遇到了低空飞行的敌机。敌机朝爸爸的汽车正前方俯冲过来,并用机枪扫射。一串串子弹“哒哒哒”地朝爸爸驾驶的汽车扫射过来,情况十分危急,但爸爸一点也没有害怕,镇定沉着地应对敌机的扫射。

  爸爸用的是走走停停,或急刹车、或急加速的变速运动方式来应对敌机的机枪扫射。采用这种应对办法的原理是:利用汽车与飞机的运行规律和特点,以及变速运动时形成的时间差,靠控制调整汽车的速度来躲避敌机的机枪扫射。当迎面冲过来的飞机向汽车射击时,爸爸突然加大油门,提高车速向前方猛冲,结果使那一梭子子弹全都射到了汽车后面的道路上,在路面上溅起一串夹着尘土的火星。而此时,呼啸着的飞机惯性地在汽车的上方朝着汽车运动的相反方向冲了过去。

  没有打中汽车的敌机不甘心,从后面调头转身又朝爸爸的汽车追了上来。这一次,爸爸又换了一招。因为敌机是从汽车后面冲过来,敌机的飞行方向与汽车前进的方向相同,机枪射出的子弹就是向前的。就在飞机临近爸爸所驾汽车的上空开始用机枪扫射的一瞬间,爸爸来了个急刹车将车子突然停下,结果那一梭子子弹全都射到了汽车的前方。只见到汽车前方的路面上溅起的火星乱窜。

  当不甘心的美国飞行员从汽车的前方调头再度冲过来扫射时,爸爸故伎重施,又取得了成功!如此反复几次后,爸爸终于甩掉了追着打他的那架美国飞机。爸爸就是这样沉着应战,一次又一次摆脱了危险,终于成功地把一车弹药运送到目的地。

  还有一次,爸爸带领本班的战友一行9人,给几辆满载前方军需物资的汽车用树枝在车身上做了伪装,等到天擦黑后就出发了。司机们像往常一样,闭灯行驶在公路上。有一组敌夜航机由远而近飞了过来。虽然汽车都是闭灯行驶,但飞机上机警的美航空兵还是发现了公路上行驶着的这几辆汽车。飞机绕着公路上空盘旋了几圈,也许是能见度不高惧怕车上弹药爆炸伤着他们自己的缘故,敌飞机没有采取低空机枪扫射,而是施行了从高空朝下投弹。炸弹一串串扔在了公路上,一阵阵爆炸声震天动地,情况太危急了,爸爸眼看着列队中的一辆汽车中弹了,车上立刻火光四溅,车轱辘都飞了起来。在这紧急关头,爸爸超强的驾车技能又一次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并起到了保命的作用。只见爸爸情急中猛然打转方向盘,毅然快速地开着汽车拐下了公路,朝山跟前的树林子开去。这也是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汽车运输车辆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所能采取的应对敌机轰炸的办法之一。

  爸爸只管全速开车往树林里冲,路上是沟是坎,他全然不顾。汽车一头扎进了树林子里,被一棵大树挡住后终于停了下来。车停下来后,爸爸快速将汽车熄了火,以便躲开敌人的追踪。但当爸爸回过头向后看时,他吃惊地发现自己汽车的后车厢不见了。这时候爸爸才知道 ,自己开进树林的只是一个车头,那驾驶室后面连着的车厢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炸没了!爸爸可是从来也没有设想过自己开着两个轮子的车头也能跑数十米远!好险啊!(彭蜀湘)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