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长篇小说故事梗概 《红 雪 莲》

作者:杜文娟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16日  来源:西藏日报  

南宫羽是一位水电职工子弟,学的也是电气工程自动化专业,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到秦巴山间一个小水电站当值班员,自小向往繁华都市的她,不甘心像父辈一样,在深山偏僻之地终其一生。

镇子太小了,小得逛完所有街巷,一根烟还抽不完,能够谈婚论嫁的小伙子几乎没有。小学教师李青林便成为南宫羽打发光阴的伴儿,饶舌热情的团镇委书记夏克的如影相随,引起南宫羽的反感,也许因为寂寞,也许因为荷尔蒙的生机勃勃,使她迅速走近李青林。总之,他们恋爱了。

山乡的原始,李青林家的穷亲戚,愈加坚定了南宫羽逃离逼窄,过上锦衣玉食生活的决心。那个时候全国人民像被施了魔咒,全都热血沸腾,新生事物海浪般打来,开放沿海城市,设立经济特区,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她便蛊惑李青林利用暑假南下珠江三角洲,试图打出一片新天地,自己再随后跟上。

数月以后,李青林则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黄鹤一去不复返,母亲下地窖取红薯时因病倒地,几天以后不治身亡。南宫羽前去吊唁,点燃火纸的当儿,忽然听见棺材中李青林的母亲发出叹息。惊惧中她被赶出家门,被视为李家的丧门星。

一路追随到南国的南宫羽惊奇地发现李青林变了,至于为什么突变,其间经历了什么,南宫羽一概不知。李青林只将她视作熟人,联系也很少,但依然尽其所能帮助她。南宫羽终于过上了繁华都市的生活,但她情无所依,潮涨潮落的东江浮萍一般,艳遇过,一夜情过,小三过,差不多变成了衣食无忧的富贵闲人。时光荏苒,大腿不再有力,乳房不再饱满,得到的玫瑰也从九朵六朵变成了一朵。接玫瑰的方式也从双手单手,变成了两根手指头。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在东江边看到“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摄影展”。西藏林芝的无限风光强烈地吸引了她,其中一幅作品的作者叫巴松,令她想起少年同学柳巴松。抱着看风景的心态,当了一名支教老师,前往西藏。进藏途中有人原机返回,有人因高原反应进了医院。

年少时期的柳巴松蓬头垢面,好出风头,长相与其他同学迥异,经常被骂作丑八怪。从小到大,不知道母亲长什么样子。只有整日佝偻着腰,沉默寡言,年龄模糊,头发稀疏,胡须银白的父亲。有一次触景生情,跟父亲要妈妈,父亲的脸由白变青,那青色一直持续到父亲去世。父亲去世以后没有像常人一样土葬,而是火葬以后将骨灰撒入江河,这条江河最终汇入长江,流向江南。

按照柳巴松自己的愿望,初中毕业以后上高中,高中毕业考大学,最好学体育,带一帮小子嘻嘻哈哈,轻松快乐。但父亲武断地让他学医,而且越早自立越好,他自然不清楚父亲的良苦用心。这期间,他对仙女般的南宫羽有过好感,但因各种原因,只留下一段青涩回忆。

父亲去世的时候,柳巴松已经是一名实习医生,为了解父亲生前之谜,他去找父亲的大学同学郭汉山,父亲当年逃离西藏,投靠的人就是他。世事沧桑,郭汉山已经神志不清,思维紊乱。柳巴松父子为了生存带给郭家诸多麻烦,郭伯母并不待见他。柳巴松与外科医生师子伊结婚,享受到从未有过的天伦之乐,愈加怀念郁郁寡欢的父亲。柳巴松一家对郭汉山夫妇关怀备至,也大致了解到父亲柳渡江的波澜往事。

革命家庭出身的柳渡江,自小在满目葱郁的江南水乡长大,考进北京一所大学师范专业,红旗漫卷年代,热血青年柳渡江为了个人前途,与家庭断绝关系,并改名换姓为楼卫东。积极响应伟大号召,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青年模范楼卫东主动申请到西藏,到最偏远的藏北羌塘一个县城工作,在县完全小学当了一名教师。

身临其境以后才知道,这里长冬无夏,氧气稀薄,茫茫无人区,方圆几百公里以内没有高过小腿肚子的绿色植物。环境的恶劣,生活的艰辛,理想的破灭,喝水一般平常的死亡威胁,使他最终当了一名逃兵。逃亡路上相逢一对朝圣的母子,母亲在抛撒完手中的风马旗后悄然离世,楼卫东只好把幼小的男孩领回内地,这个男孩就是柳巴松。回到内地的柳渡江,隐姓埋名抚养柳巴松成人,最终抑郁而死。

柳渡江在藏北数年,并非一事无成,他与校长扎西结下了深厚友情,使扎西的汉语水平快速提升,培养了以欧珠久美为代表的优秀学生,将内地生活习惯、现代文明带给这片亘古荒凉的雪域之地,同时也得到了土丹卓玛等人的关照和帮助。

多年以后,柳巴松为了赎罪,回到西藏当了一位医生。

支教老师南宫羽在喜马拉雅河谷与柳巴松邂逅,遭遇了从天而降的泥石流和溜索渡河,相互救助的生死经历,使俩人的心走得更近,彷佛还产生出些许向往。前往雪莲花小学途中,具有超凡专业能力的南宫羽,帮助一个水电站避免了水淹厂房的事故,赢得水电专家欧珠久美的信任,欧珠久美就是柳渡江援藏期间教过的一名学生。

支教期间,南宫羽见识了西藏医疗卫生的落后,请求医药代理商李青林为西藏做点什么。通过电子邮件,终于知道了李青林当年南下淘金的细枝末节,由于没有暂住证,被送到采石场做苦力,以换来遣返原地的路费,种种苦难使他死无藏身之地,患上了强迫症,也无法面对南宫羽的一腔热情。

接受欧珠久美的邀请,南宫羽去往藏北,成为青藏电力联网建设大军的一员,在风雪飘摇的那冈错之畔,采撷到了千朵一红百年一见的红雪莲,受神秘力量的招引,陷进银色那冈错。柳巴松和欧珠久美被盘旋不去的斑头雁吸引,并及时现身,用歌声和鹰笛唤醒了她。而那优美的旋律,正是多年以前楼卫东进藏途中创作的歌曲。

那冈错中间的孤岛上,必须得建起一座电力铁塔,挖掘机、搅拌机等现代化机器无法抵达孤岛,为了保质保量完成艰巨任务,冰湖上从此多了数条由草木灰撒出的哈达般小径,如果从高空俯瞰,应该是一朵盛开的格桑花。施工人员只能肩挑背扛从小径上涉足孤岛,燃烧羊粪和枯草融化终年冻土,以最原始和坚韧的方法,成功竖立起这座千里电力天路上的特殊铁塔。随着火苗的跳跃升腾,柳巴松瞬间回到幼年,回到与养父楼卫东日夜兼程茹毛饮血的逃亡时光,与雄鹰抢食羚羊的胎衣,与狼共食一只黄羊,直木钓鱼生吃。当柳巴松第一次吃到煮熟的面条,以为是虫子,习惯性地用两根手指刨食。

在电力联网工程标段驻地,南宫羽备受耄耋老人秦姨的关照,这位追随丈夫老秦一路西行的老人有着恢弘经历,明知道丈夫已经在修建青藏公路的时候牺牲,还抱着一线希望,幻想能与丈夫团聚,执意在埋藏丈夫忠骨的地方生活几十年。她的住所,其实就是病人死人收容站,给病人热炕的温暖和及时救治,给死人体面的临终关怀并送上西天,不管是犯人还是旅人,不管是藏族人还是内地人。而与秦姨一起生活的离休医生老白,则是楼卫东几十年前进藏时同行的旅伴,也是建国初期,较早一批进藏工作的医疗人员,由于是中央政府派出,被当地人称为中央医生。老白年轻的时候,不仅在国民党部队服过役,还留洋过苏联,曾经与秦姨的丈夫老秦是患难战友。

在秦姨和老白的收容站,南宫羽与冀苗苗已经去世的父母同处一炕,冀苗苗的曾祖父是解放阿里的一位烈士,祖父和父亲总是前往西藏寻找先辈遗骨,最终把自己丢在了寻祖路上,冀苗苗在藏北见证了人间大爱,后来,也走上了慈爱之路。几十年前,模范青年楼卫东翻越昆仑山前往西藏时,与冀苗苗的祖父有过一面之交。

这片荒芜残酷的不毛之地,或许就是楼卫东多年以前援藏和出逃的地域。楼卫东出逃之地,正是南宫羽、柳巴松、李青林们最终抵达的地方。他们像稀世珍品红雪莲一样,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演绎出别样故事,完成了人生蜕变,灵魂得以安宁。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几代内地人在藏北无人区最终汇聚,以内地与西藏电力联网重大工程建设为桥梁,表达出藏汉相融相通的历史延续和现实意义。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