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穿行在历史与现实的话语间——读马娜的《滴血的乳汁》

作者:张志强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17日  来源:作家在线  

马娜《滴血的乳汁》是一部题材重大、意义非凡的非虚构文学作品,这部作品的选题与切入都具有独特的个性色彩,从书写的角度看,这部作品也为非虚构文学创作实践提供了一种借鉴与参照,因此,这部作品是成功的。

显然,寻找“红色奶妈”即是一种寻找生命本源的追问行动,更是一次对存在本质与意义的探求,它表现出了某种超越肉体与物质的寻根意向,而走向了对精神延续的一次理性扣问。母亲的乳汁在这里不仅具有液体的质感,更散发出了灵魂的味道。从这个意义上看,《滴血的乳汁》带给我们的感动不仅仅是故事层面的,更是精神世界的。母亲的乳汁不仅延续了红色后代的生命,更延续了一种无私大爱的精神。

这个题材过去是被设为机密的话题,而今在开放的网络时代无论在军队还是地方已经都不是禁地,恰恰是因为我们所知与我们所书写的题材的神秘性,才使得这种写作具有相当的冒险性:一些事实与真相不断地被改造与被重述。而改造与重述便导致了相应的变异,哪个是真相、哪个是谣传,这不仅需要一定的实地调查能力,更需要敏锐的捕捉细节能力、详实的考据方法、理性的判断功夫,对于此类作品,三者缺一不可。

是否是真相,不完全是从被调查者那里采访得出结论,特别是涉及到已经取得政权的红色后代问题,这差不多是种光荣而耀眼的标签,对故事的讲述者身份与所述事实的考证、核实、推论可能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好在我们阅读到的马娜的这部作品从这方面没有使我们产生过多的质疑。相反,这部带着作家马娜体温和深切情感的作品给我们带来的是相当大的震憾感。

或者说,《滴血的乳汁》这部作品在素材的鉴别方面已经做出了个性化的选择与梳理,而这种理性的推导与演绎具有着相当的说服力,使众多“红色奶妈”们的悲剧命运得到了确凿的证实和叙述。

具体的说,有如下两点感受:

首先,作品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平静的震憾力。

《滴血的乳汁》在一种较为平缓与抒情的语境下展开了寻找“红色奶妈”的画面的,由一位曾经是被寄养在苏区的红色后代拉开了这次寻找与追问的旅程。这次不平凡的旅程涉及到了上到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下到普通红军战士长征开始后遗留在苏区后代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事实上我们的正史是极少涉及和谈论的,而这却造成了种种猜疑与推测、谣传,使得这桩由历史造成的悲剧演变成了有某种神秘色彩的猜谜行为。这便需要一个及时而有说服力的谜底,布告众人,但得出这样的答案谈何容易?

马娜的叙事正是从种种猜测与推断中展开缓慢而有序的调查的。她先是从历史资料的迷雾中寻找蛛丝马迹,而后进入到历史的现场一步步地揭开那些曾经的、现在的、被搅乱了的真相。她的叙述没有太多的喧闹与惊呼,而是自然地走近那些苍老变迁的山川,走近那些经历了种种人生磨砺的人物,在他们身旁坐下来,听她们的言说。作品以一种平静的语调与和缓的叙述讲述一个个惊天动地的故事。在平静的讲述中让我们感受到了那种巨大的震憾和对历史的种种反思。

其次,《滴血的乳汁》以细腻的穿透力,象血水漫过纸张一样,渐渐阴湿了质感强烈的纸条。

作品上部讲述的有关寻找毛岸红与毛岸红奶妈的故事是在历史资料的梳理中逐步进入到历史现场的,同时展开的。毛泽东那一代为一代人的叙事从对一个曾经被寄养在苏区奶妈家的李将军的倾诉开始,打开了作者寻觅与探求的天空

第三,对现实的喑喻。

下部在写到项英之子项学诚的奶妈周月林的时候,作品详细而描述了周月林从一个红军战士到被捕与项英的妻子张亮同被关押在监狱经历,写了周月林在监狱里为张亮接生而后为了扶养这个“二儿子”所做出的种种牺牲,到特别是张亮被在延安被杀之后,周月林一边为自己没有出卖瞿秋白而辩解,一边含辛茹苦地扶养着项学诚“让她痛苦的是当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她在好不容易找到组织时,她却成了阶下囚”,一个没有被国民党折磨打垮的红色战士,却仅仅“因为与瞿秋白一起被俘的只有张亮和周月林”的怀疑,在没有任何确凿证据的情况下而被自己人关进了大狱,一关就是10年。历史就是一面镜子,哪一个人希望历史在当下“惊人的相似”呢,但历史却常常跟我们开玩笑,这又是不得不承认的现实。

由马娜《滴血的乳汁》引发了我们对于非虚构文学的出路的某种思索:

一、虚构叙事创作手法急待更新与丰富。

《滴血的乳汁》中切实地运用了一些虚构的方法、语言及描述,作品对有意或无意地对虚构手法的运用已然表现得清楚无误。

非虚构文学创作中允许不允许存在虚构手法已经不需要讨论,我们相信在创作实践中,没有哪一个作家没有自然地、或多或少地运用着虚构的手法在构建着被作家们重建的现场。问题的关键是,能不能、该不该在顺序叙事的传统之外探索一些新的叙事方法,或者说引入虚构文学的某些有益的、建设性的方法到虚构文学创作中来。非虚构文学一直坚持并习惯运用的传统手法等待着新的突破。

二、非虚构的跨媒体叙事

《滴血的乳汁》通过一些图片已经些许地运用了摄影方法来叙事,作品给却我们提供了一种思考的空间,就是,虚构文学的跨媒体化已经出现。从现代非虚构文学的创作实践中已经出现了一种多媒体的叙事可能,包括将摄影、绘画、影像、网络等等诸多手法引入到非虚构文学创作中来,这是一片值得探讨的天地。

(作者: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教授)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