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赵玫:女性文学的天空

作者:赵玫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9日  来源:人民日报  

中国是一个拥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但古老传统带给女性的却是漫长的被压迫的历史,这段历史所导致的,是女性思维的被扭曲、情感的被压抑。30多年的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社会突飞猛进的发展,如何让女性积极面对发展带来的机会与选择,从容应对观念的变革,是一个严肃的课题。

新时期以来的中国女性作家群,她们最先面对女性生存的境况,并创作出大量关涉妇女生活及其心灵情感的小说。伴随着伍尔芙、波伏瓦、杜拉斯等拥有积极女性意识的作家作品被翻译过来,中国的女性写作便逐渐形成了自觉的女性意识。今天这个女性作家群体的人数,尽管远不如男性作家多,但她们却以各自不同的表现形式和艺术风格,显示出超群的智慧和深度。她们不仅思想犀利、语言瑰丽,并且能将故事讲述得深邃委婉,感人至深,尤其是让作品充满女性独特视角的人文情怀。她们就像一道道美丽的彩虹,照亮了中国女性的精神生活,亦同时灿烂了男性伴随其中的文学天空。

女作家作为知识女性首先注意到了女性的情感世界,注意到她们长期被历史、被男人、甚至被她们自己忽略的无奈境地。这种被忽略无疑造成了女性的某种局限,而这局限又恰好导致了女性反而更加专注于自己的世界,自己的内心。这种对自身的关注和男性作家的观照显然不同。特别是新时期以来,如果说中国男性作家的作品更关心的是政治的变革、社会的转型、人类生存日甚一日的恶劣状况,以至历史沿革中的文化内涵,与之相对应的,是同一时期许多成就卓然的女性作家的自我写作。她们的作品通常对女性隐秘的心灵世界投注了更为深沉的关怀。她们在描述女性所面临的种种生存困境时,更多地关心她们的所思所想,所恨所爱。在她们心路历程式的激情写作中,不仅表现了女性被漠视的生存现状和精神状态,也对男权社会进行了勇敢的抨击。

所以我一直觉得女作家和男作家写作的向度是很不同的,男作家的写作和关注点通常是横向的,向社会扩张的;而女作家则是纵向的,向“自我”深入的。这种对自我的观照与深入,一方面被认为是私人性的,杯水风波,格局很小,但却恰好与“个性解放”的思潮同步。于是她们更尊重人的尊严和价值,也更积极主动地体现了一种“以人为本”的思想。她们这种本能的对自我的关注,“无心插柳”地成为了新时期的文学先锋,努力做到让内心成为主导写作的统帅。

英国女作家维吉尼亚·伍尔芙曾经说,女性只有首先承认了自己性别的局限,才能去追求那个至善至美的境界。性别的局限是客观存在的,但也恰恰因为女性生活的相对狭窄,她们才可能更从容地审视自我,审视人生,进而对人性做出独到的探究。性别显然决定了女性的视角、女性的直觉、女性的感知能力,以及她们站在女性立场上所完成的对人性的关怀与认知。促使她们的作品因此而更具善意,更有同情心,甚至更趋纯粹与完美。她们的心思对准人性的本质,性别无疑造就了女性的局限,但又何尝不是女性的优势。作为女作家,在写作中努力将性别因素最大限度地释放出来,借以完成我对这个女性群体最深沉的热爱。

中国女作家的文学追求极富创造力。她们不仅常领风气之先,甚至在许多领域已经不逊于男性作家。她们以自己个性鲜明的劳动成果,为中国文学发展做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