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读书如稼穑 勤耕致丰饶 ——从文津图书奖看全民阅读活动

作者: 杜 羽   发布时间:2015年04月22日  来源:光明日报  

“4·23”世界读书日又要来了。

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清晰地记得,2004年的这一天,在国家图书馆文津广场举行的那场盛大的活动上,当汉字激光照排系统创始人、北京大学教授王选揭开“全民阅读”的徽标时,人群中发出了热烈的掌声。正是从那一刻开始,很多中国老百姓渐渐熟悉起“全民阅读”这个词,也知道了世界上还有一个关于读书的节日——世界读书日。此后不久,文津图书奖在国家图书馆创立,至今已举办十届。

从初识“全民阅读”时的新鲜、好奇,到“倡导全民阅读”连续两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十余年间,全民阅读的理念深入人心,各类读书活动遍地开花。而文津图书奖也由当年的国家图书馆一家独办,成长为60多家图书馆联合评审、10多万读者共同参与的大型读书活动,成为全民阅读活动蓬勃开展的重要见证。

作文化的“津梁”

农人高扬起手中的簸箕,沉甸甸的粮食缓缓落地,杂质随风而散。这幅《簸扬图》,取自南宋时的《耕织图》,是文津图书奖的标识。

“现在,我们国家每年出版新书数十万种,一些适合大众阅读的好书往往被淹没在图书的汪洋里。”在陈力看来,为读者推荐好书是图书馆义不容辞的责任。

做了十届文津图书奖评委,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对这个奖项的定位十分认可:“文津图书奖推荐的是面向大众的普及类图书,这些书能够传播知识、陶冶情操,提高公众的人文素养和科学素养。通过表彰优秀图书,还能够营造鼓励作者写好书、出版社出好书、读者读好书的良好氛围。”

“文津图书奖取‘文化津梁’之意,显示了力求成为沟通文化桥梁的想法,这与我们出版学术普及读物的宗旨不谋而合。”作为出版人,中华书局历史编辑室主任李静说,出版学术普及读物的目的也是为了在学者与大众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中华书局是古籍整理和学术出版的重镇,但是从未忽视学术的普及和文化的传播。在我们看来,学术研究的最终目的,还是要惠及大众,传播文化,不能敝帚自珍。”

“为人找书,为书找人”,文津图书奖组委会主任、国家图书馆馆长韩永进用这八个字总结文津图书奖的价值,“评奖只是一种手段、一种导向,我们希望通过文津图书奖这个桥梁,真正履行图书馆文化传播、公民终身教育的职能,推动全民阅读活动的开展。”

入流出格荐好书

拒绝出版社、作者的赞助,没有外界的干预,作家周国平对文津图书奖“纯粹、干净”的评价早已为人所熟知。翻看历届获奖图书的名录,何兆武的《上学记》、许倬云的《万古江河》、基辛格的《论中国》等名家新著赫然名列其中,《自然笔记》《蚁族》《冷浪漫》等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佳作也有一席之地,它们之所以能从成千上万种图书中脱颖而出,原因只有一个——适合大众阅读。

“我认为适合大众阅读的好书,一是要入流,诚如孙中山所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二是要出格,不仅要‘不拘一格降人才’,也要别具一格出好书,这样才有个性、有创新。”在今年的评选中,给王渝生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一部书,是英国科普作家大卫·麦考利撰写的《万物运转的秘密》,“此书不仅解说机械如何运作——从古代最简单的起重机,到现代具有远程传输能力的网络,也揭示其中的内在关联,还穿插着用孩子们喜爱的猛犸象来描绘各种原理,称得上是一部既入流又出格的好书。”

李静担任责任编辑的《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入选了今年的文津图书奖,对于如何出版普及类好书,她体会颇多:“《中国古代物质文化》受到评委和社会各界的认可,我觉得是因为这部书既准确翔实,又通俗易懂。作者孙机先生从事物质文化研究几十年,重视文物与文献的紧密结合,一向以严谨著称,书中所论无一事无出处,每个要点都‘从头说起’,讲透了中国古代物质文化的特色。书中所附器物的线描图均为孙先生亲笔手绘,他认为这样更有助于读者直观地了解器物。”

吴炳义是北京市大兴区教师进修学校的高中地理教研员,几年来,他作为读者向文津图书奖推荐了《读图识中国》《鬼磨坊》等多部图书。在他看来,编写优秀的科普读物、少儿读物必须做大量的前期调研,成稿后还需要听取专家、读者的意见,反复打磨和完善,不能贪多图快,仓促出版。

天天都是读书日

3月27日,学者梁鸿走进国家图书馆,在文津图书奖“为生活重塑教育”主题沙龙上,向数百位读者阐述了对“教育如何传承乡土文化”的见解,她的《中国在梁庄》曾获得第七届文津图书奖。10年中,这样的文津读书沙龙已举办了350多场。

对于主办方来说,文津图书奖不是单一的图书评选,而是一个涵盖讲座、沙龙等各种活动的阅读推广平台,这个奖项也不是一个阶段性的活动,而是一个每天都存在、每天都更新的阅读推广活动。

“现在全国已经有400多个城市开展了读书日、读书节、读书周、读书月、读书季活动,这些全民阅读活动都离不开图书馆人的参与。”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主任、深圳图书馆馆长吴晞表示,“如果说从前图书馆的阅读推广工作还是可有可无、可多可少的话,当前已经成为核心的工作任务。”回顾文津图书奖十年的发展历程,正体现了这样一种趋势。

“通过‘文津阅读’微信公众号,每天都可以向读者推荐新书。现在在北京地铁4号线的车厢电视中,乘客已经可以看到文津图书奖的视频短片,接下来我们还将利用站内灯箱、专列介绍集中展示和呈现文津图书奖获奖及推荐图书。”陈力介绍,将于4月23日上线的“国图公开课”,设立了文津图书奖专题节目“我们去读书吧”,除了播放文津读书沙龙讲座视频,还将邀请文津图书奖评审专家推荐获奖图书。

如《簸扬图》所寓意的,“读书如稼穑,勤耕致丰饶”。除了热热闹闹的“4·23”和各式各样的读书节,还有无数个静谧、平凡的日夜,等待着人们去阅读,去收获。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