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网络文学的集体红利

作者:金力维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03日  来源:北京晚报  

10192555459567028745_11n (1)

自赵薇执导网络小说改编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获得7.2亿票房后,网络热门IP就受到资本市场的重视。自带粉丝的重量级IP,往往比明星更有号召力。苏有朋执导的网络小说电影《左耳》全部用新人表演,票房收获4.5亿,令人唏嘘。

17260661705213025056_11n (1)

电视剧《何以笙箫默》改编自顾漫同名小说,钟汉良、唐嫣主演。讲述一个为爱执着于等待的故事。今年1月在卫视首播后,各大视频网站同步更新。仅32集总播放量已突破77亿,集均和总量均为现代剧第一,“何以体”也被广泛效仿和应用。

去年,IP这个词还是知识版权的缩写,今年,影视圈谈论无处不在。不是影视圈突然版权保护意识爆棚,而是IP现在泛指有大量粉丝基础的网络原创文学,从《甄嬛传》、《步步惊心》、《古剑奇谭》到《何以笙箫默》,这些轰动一时的现象级改编剧让人们相信,IP在手,无往不利。

这个结论还在不断被印证着,而且随着网络平台崛起,大爆发的网剧需求令IP题材的选择范围也在不断扩大,以前很难被改编的灵异故事,不能上黄金档的刑侦、玄幻仙侠故事,有播出限额的古装宫廷故事都有出路了。发掘一个超级IP,可以串联起娱乐业最赚钱的几大门类,电视剧、电影、动漫、游戏、甚至综艺节目,IP造星也有点石成金的效果,因此还有明星经纪。

IP的价格,从几年前十几万暴涨到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下手早的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囤积IP,今年,最贵的IP已经炒到了500万。

桐华,北京大学毕业,著名网络作家。2005年从中国到达美国,创作第一部小说《步步惊心》在晋江原创网连载,2006年正式出版。2011年因为《步步惊心》改编影视剧名声大噪。有文坛言情小说“四小天后”之一,被封为“燃情天后”。已出版作品有《步步惊心》、《大漠谣》、《云中歌》、《被时光掩埋的秘密》、《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曾许诺》等。

网络文学为何今年大爆发

“IP热”是建筑于理性上的一种疯狂。上海电视、电影双节上,影视公司掌门人们在大小论坛上批驳唯IP论,质疑IP不断飙高的价格带来的是新一轮泡沫,但他们手中或多或少都囤积了十余甚至数十IP。似是而非的大数据时代,IP最动人的先天基因是点击量,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证明其真实影响力。网络小说不同于传统文学写作之处在于,它诞生之初就是商品属性,读者和作者在创作过程中是互动、共同创作的关系,读者会直接给出意见,作者有根据读者意见调整、修正的条件,没有粉丝支持的小说很难持续创作完成。能将粉丝积累到巨大数量证明,作品的人物、情节必然是符合一类社会人群的心理期待,因此改编成影视剧时有明确的主干思路,需要解决的技术问题只是如何将文字转换成视觉画面,以及一些基于审查标准的细节调整,不动根本,失败的风险相对较小。

现在值得思索的问题是,网络文学兴起十余年,为什么到今年突然大爆发?回顾十年前,网络文学兴起之初一直被视为非主流的低端消费品,因其不具备文化价值纯为娱乐消遣而生。先是出版业蓬勃发展大量寻找素材时以畅销书的思路出版了很多网络小说,没想到掘出的竟是一座金山,畅销书做成了长销书。现在,沸腾的影视业基于同样需求,80、90后年轻人成为主流文化消费者,伴随他们青春成长的网络小说也从亚文化荣升为主流文化,以年轻人为主要消费者的视频网站迅速崛起,普及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作为平台,将手机游戏、动漫、影视都点燃了,它们经过整合共同消耗一个题材……这些是天时地利人和。

起点中文网创办者,现任原创文学网站阅文集团CEO吴文辉亲历这个过程,他回顾,2013年之前,网络小说就堆在一起没有人买,2014年后开始慢慢卖出,如今已经基本卖空了。“目前我们TOP50作家的作品都有机会改编成影视剧,将来可能还会再扩展。”不仅如此,为了抢到IP,甚至催生了预购的形式,“作家还没有开始写,就要预订下来他下一部作品。”

编剧现在不爱原创就爱改编

《步步惊心》的作者桐华本来是个定居美国的业余作者,现在,不仅她的作品洛阳纸贵,今年她策划的两部电视剧《抓住彩虹的男人》和《偏偏喜欢你》都是收视榜上的不败王牌。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桐华表示无意做编剧,虽然按传统思路这是顺理成章的,但现在有的是专业编剧可以也愿意帮她完成故事到剧本的精加工工作,她志向于成为影视投资人。

央视导演杨阳,曾以《牵手》、《记忆的证明》这些关注现实,反思历史的正剧获得中国电视行业最重要的两大奖项,飞天奖和金鹰奖。现在,她导演之外的身份是影视投资人,创办了自己的公司金色池塘。去年,杨阳的公司购买了二十多个IP,她自己也要执导其中几部。杨阳是“因祸得福”,她说,“去年买IP时价格还没有涨上来,今年我们可以靠卖这些IP赚钱了。”放在从前,像杨阳这样坚持现实主义创作,强调作品的凝重、文艺、人文关怀的大导演们会把IP改编剧和各种制作粗糙、逻辑混淆的电视剧统称为雷剧,至少不屑于为了赚钱而屈尊。但为了公司的运营,每年必须要保证一定的作品产量,杨阳购买IP的前后经过也让她观念纠偏。

“改编网络小说并不是我们的初衷,最开始,我们是需要原创题材的剧本。”杨阳回忆说,“我们请了一拨一拨的编剧到公司,很谦虚的问各位老师,有哪些想写的题材故事,大家一起合作。原来,这个行业都是编剧们带着题材大纲甚至剧本找影视公司谈,可现在,编剧们都想写命题作文,都是接活儿的状态,他们跟我说,导演,你想拍什么题材,我们可以写。”在外行看来,这没什么分别,但杨阳敏锐的察觉到,没有一股强烈的表达欲和创作冲动,很难出现触动人心的作品。于是,她开始像同行们一样,设想从网络小说里寻找新鲜题材,再点燃编剧。

IP热是影视圈的集体投机取巧?

找网络小说并不困难,有现成的排行榜,再请专业团队评估影视化的可行性,最后是和作者见面。让杨阳深有所悟的是,网络文学的作者各种身份,其中还有一位快递员。“我一下明白,为什么网上多是玄幻、仙侠之类的作品了,他们的作者在现实世界里并不享有很大的成就,大多没有高收入,没有固定工作,但他们写小说也没有功利心,完全发自本心,驰骋在想象的空间里,没有约束,没有套路,这样的坚持除了热情和韧性,就靠同好读者的支持,也就是点击量。他们和职业编剧们专业化的创作不一样,带着草野的芬芳。”

有人开玩笑说,按现在的思路,四大名著都是IP,比四大名著更超级的IP是《新华字典》。上海电影节的好莱坞编剧论坛上,编剧尼科尔·帕尔曼透露了一个好莱坞电影圈的现象,“当我周围的一些编剧朋友成家之后,他们就再也不会创作原创剧本了。写剧本就像创业一样,他们不再愿意去创作一个不知道卖不卖得出去的剧本。”这样的现象,国内国外出奇的一致。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当下中国影视圈的IP热,可以说是原创能力下降的表现。IP本无新意,说白了就是改编素材,在突然间被爆炒的背后也可视为大批影视制作人员投机取巧的创作动机——把人们熟知的概念买下来,讨好市场。但从另一个角度看,IP热也可以说是时代给这些坐了十年冷板凳仍不改热情执着所爱的网络作者的一份集体红利,所谓天道酬勤。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