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什么才是写作的根本力量

作者:徐 鲁   发布时间:2015年07月14日  来源: 人民日报  

近来读书,常读到这样的论调:想象力对儿童文学作家非常重要。我认为,想象力其实对任何作家都很重要,但作家具备想象力本是不足为奇的,或者说,这是作家的基本技能,否则就成为不了合格的作家。中国儿童文学作家的想象力也许尚不及欧美作家,我们也还没有写出托尔金的《魔戒》、路易斯的《纳尼亚传奇》、罗琳的《哈利·波特》那样充满想象力的作品,但同时,当下中国儿童文学的现实表达能力,其实也是亟须加强的。这些年来,我们过于倚重自己的想象力,大都凭借各自的想象和才气在写作,没有现实生活的根基,不接地气,许多作品就像无土培植的植物,固然也有花有叶,甚至也是绿色的,可就是缺乏坚强的生命力,苍白而脆弱,没有一两年,就成了明日黄花。所以,我们在强调想象力的时候,更应该反思一下我们的现实表达力。那种关注现实、关注世道人心的悲悯情怀,那种表现真实的“中国式”童年、传达真正中国精神的儿童文学,才是中国儿童文学自诞生那天起,一代代作家一直都在追寻的基本精神。从鲁迅、叶圣陶、冰心、张天翼、陈伯吹那一代作家,到严文井、金近、郭风、柯岩、葛翠琳、金波等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一代作家,一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那一代作家,可以说,几乎全部是现实主义作家,从他们的作品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国一百多年来的儿童生活与精神成长的历程,而且在每一个年代里,都为读者留下了一些形象鲜明、性格鲜活的儿童形象,形成了一条儿童文学形象的画廊。

但是,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后,这种现实主义的儿童文学脉络逐渐变得模糊不清了。中国儿童文学的那种基本精神,那种关注现实、关注世道人心的悲悯情怀,越来越寡淡了。其原因就是儿童文学作家们的价值观变得越来越混乱,甚至甘于迎合低俗趣味、自我矮化。有一些童书借幻想乃至“大幻想”、儿童游戏精神、快乐精神、浪漫精神之名,撤去了儿童文学应该具有的道德底线,实现了完全的娱乐化和低俗化。我想,这种现状,只要是有良知的人,一定都能感觉得到。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几乎所有的销售排行榜和书店里的童书台面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这样的童书。作家们乐此不疲,出版社推波助澜,形成了一条稳固的出版链条。这,其实也是我们的儿童文学面临的现实问题。

我想:如果一部儿童文学作品所呈现出来的作家的情怀并不崇高、并不温暖,作品里所蕴含的文学成分也极其稀薄和寡淡,甚至根本谈不上对文学之美的追求,那么,这本书即使再怎么畅销,这个作家再怎么热闹和走红,其实都不是真正的儿童文学的成功,而仅仅是作家世俗生活的成功,是一种商业和市场运作的成功。这种成功,难以代表儿童文学的高度。因为我们还从来没有看到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个作家,在夸耀自己的文学高度的时候,是用畅销书榜、码洋、版税等作为标准的。我听到去美国参加儿童文学会议的同志讲,美国的一些专家对中国儿童文学的认识,有的还停留在中国传统的“二十四孝”的水平上。这样说似乎夸张了,但至少也让我们感到,中国儿童文学还远非我们自以为的那么强大。我们的童书出版所创造的那一点产值,与全国其他行业的产值相比,恐怕也不值得夸耀,更不用说与世界上一些真正强大的童书出版国家相比了。我用这样一种基本判断,来安定自己,驱除儿童文学界的各种信息带给自己的焦虑感,一如既往、按部就班地写自己每年创作计划中的东西。

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奈保尔有一句话说得好:“好的或有价值的写作,不仅仅是单纯的技巧,而是有赖于作家身上的某种道德完整。”儿童文学创作也不例外。如果说,儿童文学作家之间也存在着比赛与竞争,那么,我越来越相信,儿童文学最后的比赛与竞争,必定是作家的道德、境界、情怀和人格修养的竞争,而不仅仅是文学技巧和艺术水准的竞争。儿童文学的“小世界”,也与整个社会环境、时代精神、国家命运、人类文明的“大世界”息息相关。儿童文学不是空中的幻城,也不是与世隔绝的童话城堡,而是带着我们的体温、气息、血液、泪水和汗水的那种鲜活和坚实的生活的反映。儿童文学作家应该对生活、对生命、对成长、对世道人心等等做出自己清晰和准确的价值判断,必须富有道义感、社会良知和悲悯情怀,而不能躲避这些严肃的课题,更不能去制造混乱、低级和庸俗的价值观。2000多年前,孟子就追问过:“诵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我理解,孟子这是在强调作家作品与人格的统一。儿童文学是塑造儿童美好心灵、引领儿童健康成长的文学,因此,作为一名儿童文学作家,在情怀、人品、境界、修养诸方面,也应该起到正面的、正能量的、阳光的、励志的作用。托尔斯泰之所以伟大,也包括他能自己耕地、肯为乡村孩子编写识字课本和创作美德小故事;泰戈尔之所以伟大,也包括他能亲自奔走,为贫困儿童捐资建立许多所贫穷学生学校。我们的情怀境界与这样的人道主义作家相比,也许还有着一定的距离,但只要我们意识到这样的问题,从自我一步步做起,相信儿童文学的精品杰作,就一定可以出现。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