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

作者:张炯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5日  来源:文艺报  

正是基于对文艺与时代辩证关系的深刻认识,基于对文艺的重要性和民族伟大复兴离不开文艺的繁荣兴盛的深刻认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长期而艰巨的伟大事业。我深信我国广大文艺工作者一定会响应总书记的号召,提供自己的作品,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深刻反映时代和正确引导时代,做出不懈的努力。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艺问题的两篇重要讲话,都深刻地论述了文艺与时代的关系。总书记如此重视文艺反映和推进时代的作用,深情地呼吁文艺家要深刻反映时代,正确导引时代,就是既肯定意识反映存在,也肯定人作为反映主体的能动性,肯定精神对存在的反作用;就是更加全面更加辩证地阐明文艺的社会历史功能,也是把文艺与时代的关系高瞻远瞩地加以深入的阐释。

所谓时代,指的是人们所经历的一定时空人类社会的历史变动,包含社会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意识形态的变化和特定时空的政治、文化、生态文明的变化,以及人民相应的社会关系、思想和情感的变化。每个时代的所有这些变化都会不同程度地反映到文艺创作中。我国古代文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中指出,“时运交移,质文代变。”说的就是文艺扎根于一定的历史时代,它的内容与形式都必然与一定的时代及其历史趋势相联系。习总书记强调文艺与时代的密切关系,特别强调文艺与特定时代的历史任务相联系,把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作为考察当今时代的历史趋势和使命,以此作为指导当代我国文艺的重要立足点,这不但高屋建瓴,还把揭示文艺与时代关系的规律奠定在辩证唯物史观的牢固基础上。

文艺不仅反映时代,先进的文艺还有助于指引和推动时代的前进

文艺不仅反映时代,先进的文艺还有助于指引和推动时代的前进。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指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精神。任何一个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都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都具有那个时代的烙印和特征。任何一个时代的文艺,只有同国家和民族紧紧维系、休戚与共,才能发出振聋发聩的声音。反映时代是文艺工作者的使命。广大文艺工作者要把握时代脉搏,承担时代使命,聆听时代声音,勇于回答时代课题。”他还说:“古今中外,文艺无不遵循这样一条规律:因时而兴,乘势而变,随时代而行,与时代同频共振。在人类发展的每一个重大历史关头,文艺都能发时代之先声、开社会之先风、启智慧之先河,成为时代变迁和社会变革的先导。离开火热的社会实践,在恢宏的时代主旋律之外茕茕孑立、喃喃自语,只能被时代淘汰。”

对于文艺与时代的辩证互动关系作如此深切的论述,可以说发前人所未发,真正新人耳目!

文艺与时代的关系,实质上是文艺与广大人民现实生活的关系。它是构成文艺本质的重要方面。毛泽东在延安便要求文艺工作者深入生活,与人民和时代相结合。以自己的作品鼓舞和推动人民群众去改变自己的环境。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则强调文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重要作用,不但要求文艺家认识当今时代与延安时期的历史区别,还要求文艺要反映当今时代的风貌,担当时代前进的号角。它与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精神既相通相承又有新的发展。而习近平总书记更多联系文艺史的实际,重点要求文艺家要认清我们今天的时代,把握时代前进的历史方向,从而更自觉地承担时代赋予文艺的历史使命和责任。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在欧洲文艺复兴运动中,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琪罗、蒙田、塞万提斯、莎士比亚等文艺巨人,发出了新时代的啼声,开启了人们的心灵。”从文学史上看,伟大的杰出的文学作品深刻反映时代,导引时代前进的例子不胜枚举。我国古典小说名著施耐庵的《水浒传》淋漓尽致地反映了当时封建社会尖锐的阶级矛盾和城乡各种人情风俗,揭示了推动历史前进的农民起义的必然性。而曹雪芹的《红楼梦》则通过贵族贾府命运的浮沉,反映了封建时代的鼎盛与衰败,以众多典型人物的刻画,描写了贾府内部和社会斑驳陆离的众生相,特别通过宝黛的爱情悲剧和他们所代表的反封建的思想,昭示了未来的光明。恩格斯也称赞巴尔扎克的作品“汇集了法国社会的全部历史,我从这里,甚至在经济细节方面(如革命以后动产和不动产的重新分配)所学到的东西,也要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他说:“巴尔扎克政治上是个正统派,他的伟大的作品是对上流社会必然崩溃的一曲无尽的挽歌。”他认为现实主义使巴尔扎克不得不违反自己的阶级同情和政治偏见而赞赏了代表人民群众的“圣玛丽修道院的共和党英雄们”。列宁更把列夫·托尔斯泰称作“俄国革命的一面镜子”。他指出,这位作家“不仅创作了无与伦比的俄国生活的图画,而且创作了世界文学中第一流的作品”,“还以卓越的力量表达被现代制度所压迫的广大群众的情绪,描绘他们的反抗和愤怒的情感”,“他作为艺术家,同时也作为思想家和说教者,在自己的作品里惊人地、突出地体现了整个第一次俄国革命的历史特点,它的力量和它的弱点”。至于《马赛曲》《国际歌》在反映时代和引领时代前进的历史号角的功用已为大家所共知。

文学艺术之所以能够成为时代的镜子,与作家艺术家拥抱时代的深度和广度分不开,也与作家艺术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高度分不开

文学艺术之所以能够成为时代的镜子,成为召唤时代前进的号角,除了作家艺术家个人的才华禀赋,还与作家艺术家自身的努力,与作家艺术家拥抱时代的深度和广度分不开,也与作家艺术家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高度分不开。只有站在时代思想的高度,不但努力从微观的生活细部去把握时代,而且努力从宏观的广角去把握时代,了解社会的结构变动,了解人际关系的变化,了解城乡历史的变迁,了解时代精神主潮的涌动,了解具有典型意义的人物和事件,了解历史脉动必然的走向,在这样的基础上创作的优秀作品,才可能既深刻反映时代又能导引时代前进。

文艺作为人的产品所以能够引导时代前进,这跟人的能动性创造性,跟人对于光明美好未来的不懈追求分不开。

马克思在论述动物与人的生产的区别时指出,“……人懂得按照任何一个种的尺度来进行生产,并且懂得处处都把内在的尺度运用于对象;因此,人也按照美的规律来构造。”他在这里所指的“任何一个种的尺度”自然是指人所认知的世界万物各具客观性的尺度。而“内在的尺度”则更多体现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建构。这就是说,上述两种情况都符合美的创造的规律。前一种情况是对客观现实的“再现”;后一种情况则可归入自我理想的“表现”。应该说,两者都属于人的本质对象化的范围。人能够按照外在事物的任何尺度在文艺作品中去再现事物,也能够按照自己内在理想的尺度去创造艺术的形象,正是这种主体的能动性和创造性,赋予我们的作家艺术家以深刻反映时代和引领时代前进的可能。马克思还说:“环境正是由人来改变的。……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的一致,只能被看作并合理地理解为革命的实践。”实际上,人对世界的任何改变或改造,都需要有预想,需要有一定的理想。理想作为人的主体能动性的成果,是人寻求比现实更美更好的愿望的体现。人总是先有了比现实更美更好的理想,从而引导自己去进行改造世界的实践。列宁曾经区分两种幻想,一种是“可能赶过自然的事变进程”;另一种是“可能完全跑到任何自然的事变进程始终达不到的地方”。他充分肯定前一种幻想。他说:“如果一个人完全没有这样来幻想的能力,如果他不能间或跑到前面去,用自己的想象力来给刚刚开始在他手里形成的作品勾画出完美的图景——那我就真是不能设想,有什么刺激力量会驱使人们在艺术、科学和实际生活方面从事广泛而艰苦的工作,并把它坚持到底……只要幻想的人真正相信自己的幻想,仔细地观察生活,把自己观察的结果与自己的空中楼阁相比较,并且总是认真地努力实现自己的幻想,那么幻想和现实的差别就丝毫没有害处。只要幻想和生活有联系,那幻想决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这里,列宁既区别可以做到的理想与不能做到的幻想,又说明幻想对于理想的重要性,以及理想、幻想与现实和实践之间的辩证关系。“再现现实”和“表现理想”以及两者不同程度的结合,可以说概括了所有文学艺术作品的创作,因而不同风格、流派的作家艺术家都有可能以自己的作品为反映时代的风貌,为导引时代的前进作出贡献。但由于不同时代人们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不同,人们对国内外情势和人际关系变化的认知,对人们的思想认识、审美志趣、艺术追求和爱恨情仇的认知必然会有差距,从而文艺家对现实生活的反映和导引也必然会有深刻与肤浅、正确与错误的区别。

要深刻地反映我们今天时代真实的风貌,使自己的作品成为引领时代前进的嘹亮号角,我们的作家艺术家就要深入人民的生活,不仅要从细节上去把握时代的特色,更要从宏观上去认识时代,去认识典型环境中的正面典型人物。因为正是在这样的人物形象身上,往往最能体现时代的特征、时代的走向。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我们的文艺家不能只看到“小时代”而不见大时代;不能只拘于“杯水风波”,而不见大河奔流。我们的文艺家对普通人固然要描写,普通人中富于历史正能量的典型人物更要描写。当今世界风云变幻,情势复杂,既充满矛盾与冲突,也存在发展与机遇,我国正为和平发展,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全面小康社会而奋斗。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建设都已取得举世瞩目的成绩,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惟有开拓创新,锐意改革,才能把我们的事业推向前进。我们的文艺家必须认识到,在中华民族为实现伟大复兴,实现壮丽中国梦的新时代,全国各族人民、各阶层群众、各民主党派成员团结一心,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共同努力,推进社会的转型,推进各方面改革的深入,推进生产力提高和共同富裕,推进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均衡发展,这既是历史的必然,也是情势之所趋。这种时代现实与历史趋势决非难以实现的幻想,而是经过全体人民共同奋斗一定能够达到的革命理想。

大家知道,文学艺术又是以人的性格、行为、思想、情感,以人与人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为主要的表现对象。因此文艺家要反映时代的风貌,充当时代的号角,对于特定时代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把握,对于时代主体精神的把握,对于人们为建设社会主义而焕发的热情和理想愿望的把握,便极为重要。只有把微观和宏观相结合,站在时代的高度,看清历史的归趋,从大局出发,自觉地创作优秀作品,文艺家才能够以自己的作品深刻反映时代,正确引导时代。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联系人民与时代的关系,对这一命题做了更深广的论述。他说:“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时代的雕塑者。一切优秀文艺工作的艺术生命都源于人民,一切优秀文艺创作都为了人民,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持以强烈的现实主义精神和浪漫主义情怀,观照人民的生活、命运、情感,表达人民的心愿、心情、心声,立志创作出在人民中传之久远的精品力作。”他还指出,“今天,在我国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13亿多人民正上演着波澜壮阔的活剧,国家蓬勃发展,家庭酸甜苦辣,百姓欢乐忧伤,构成了气象万千的生活景象,充满着感人肺腑的故事,洋溢着激昂跳动的乐章,展现出色彩斑斓的画面。广大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也必将大有作为。我们的文学艺术,既要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伟大实践,也要反映人民喜怒哀乐的真情实感,从而让人民从身边的人和事中体会到人间真情和真谛,感受到世间大爱和大道。关在象牙塔里不会有持久的文艺灵感和创作激情。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一切有抱负、有追求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追随人民脚步,走出方寸天地,阅尽大千世界,让自己的心永远随着人民的心而跳动。”他指明人民是时代的塑造者,把文艺反映时代和表现人民、服务人民,推动时代前进一致起来论述,也就帮助我们文艺工作者认清扎根人民和扎根时代的一致性,表现人民改造世界的伟大实践与推动时代、引领时代前进的一致性。

并非所有的文艺作品都能够达到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的高度。但像小说、戏剧、电影、电视等叙事性作品,特别是史诗性的作品,无疑可以也应当为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而努力

诚然,并非所有的文艺作品都能够达到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的高度。文艺的题材、主题、形式和风格都异常多样。一曲无标题音乐、一幅风景花鸟画、一首吟咏友情或爱情的诗歌,虽然也会有时代的印痕和色彩,却未必都能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而只提供给读者和观众以一定的审美愉悦,使人们的精神世界得到某种陶冶。但像小说、戏剧、电影、电视等叙事性作品,特别是史诗性的作品,无疑可以也应当为深刻反映和正确引导时代而努力。

五四新文艺以来,我国产生了许多深刻反映时代、引领时代前进的作品。如鲁迅的《狂人日记》《祝福》对于封建社会黑暗的揭露和抗议;茅盾的《春蚕》《子夜》对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农民和民族企业家艰难处境的描写和对新时代来临的呼唤;像梁斌的《红旗谱》对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革命的深刻书写,杨沫的《青春之歌》对知识分子成长为无产阶级战士的热情歌颂;像新时期之初蒋子龙的《乔厂长上任记》、张洁的《沉重的翅膀》吹响改革的嘹亮号角,都给人们留下不灭的印象,鼓舞了广大读者勇往直前的信心和愿望!新近周梅森所创作的小说和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所以引起轰动,激起广大读者和观众的强烈共鸣,就在于作品深刻反映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时代现实,同时又指明当代历史的趋势,给读者和观众以信心和希望。由于我们仍处于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和各种经济成分的存在,由于存在决定意识,在各种思潮涌动中社会的机体里出现了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和官商勾结,出现了各种令人发指的腐败现象;但是,我们毕竟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利益至上的国家,党和人民中都仍然有着占主导地位的强大的健康的力量,时代前进中毕竟邪不压正,光明毕竟能够战胜黑暗。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典型环境,而周梅森笔下的许多人物,都是人们在历史潮流中所熟见的具有一定典型性的人物。作品所展开的各种复杂的人际关系和人物个性、思想、情感,都正是这个时代所特有的,深刻地展现了我国这个时代的特点。它不仅鞭辟入里地揭露了这个时代的黑暗势力,也热情洋溢地歌颂了这个时代正气凛然的正面锄奸人物,当那些魑魅魍魉一个个落入人民的法网,受到应有的惩处,不能不让所有正义的人们都感到回肠荡气,感到向着光明未来前进的振奋力量!这样的作品,无疑是这时期响应总书记号召的既深刻反映时代又真正能够正确导引时代的优秀作品之一。

正是基于对文艺与时代辩证关系的深刻认识,基于对文艺的重要性和民族伟大复兴离不开文艺的繁荣兴盛的深刻认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长期而艰巨的伟大事业。我深信我国广大文艺工作者一定会响应总书记的号召,提供自己的作品,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为深刻反映时代和正确引导时代,做出不懈的努力。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