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让白鸽飞翔在蓝色的天空

作者:郭震海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1日  来源:  

  此文献给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献给世界上一切珍爱和平、守护和平的人们。
  ——题记


  
  让白鸽飞翔在蓝色的天空


  
  我喜欢鸽子,尤其是白鸽。那可爱的小精灵,浑身洁白,白得像雪花,白得像天上的云朵,白的像新鲜的棉花。白鸽象征着纯洁,象征着吉祥,象征着和平。
  我生活的古城不是太大,倒也蛮精致。城内有多处小公园,满足了喜欢宁静的人们。其中有一个公园里,放养着许多鸽子。平素里,若是时间许可,黄昏时分,我总会信步去小公园里看鸽子。
  公园里的鸽子经常与形形色色的人亲密接触,见过些世面,少了些怯生,淘气得很。它们晓得人类不会对它们构成任何伤害,于是会肆无惮忌地与公园里的人嘻戏耍闹。小家伙们,或在你不曾有准备的情况下,突然飞到你的肩膀上,或是猛的跃起,跳到小女孩的头上,尽管它们没有任何恶意,也常常闹得公园里的人发出一声声尖叫。如果你轻轻蹲下,伸出一只手,它们会心领神会地跳到你的手掌上,小脑袋晃来晃去,两个圆圆的小眼睛转来转去,仿佛在与你对话。这人与鸽子的嬉戏耍闹,也为黄昏里的公园,平添了不少的欢乐和情趣。
  公园里的鸽子是幸福的,就如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它们充分享受着游人的宠爱,如果不是有意去惊扰它们,它们很少腾空而起,翱翔于蓝天。
  记得我的孩童时期,那时的城市,楼远没有现在的高,路远没有现在的宽,车辆也远没有现在多。每当清晨或黄昏,总能看到鸽子成群结队飞过都市楼群的上空,它们时而盘旋在群楼之中,时而落在房顶上,时而停留于公园里的树稍上。幼小的我,抬头使劲儿张望,很少看见它们的身影,总能听到它们飞过头顶,发出的长长的哨音,那哨音就像奶奶睡前讲的故事,又如妈妈哼唱的摇篮曲,让人顿感平静。


  一
  白鸽是人类最亲密的伙伴之一。《圣经》中记载:上帝降洪水灭世前,命令诺亚造方舟,让他携带全家人和地上保留的各种动物一起避难。40天过后,洪水慢慢退落,诺亚先是放出一只乌鸦,让它去打探地面的洪水是否完全褪去,可是这只乌鸦却一去不复返。诺亚又放飞鸽子。不久,鸽子衔着一截橄榄枝飞回。于是,诺亚知道地上的洪水已经退去,已经平安无事。后来人们就把鸽子和橄榄枝当作和平的象征。
  1940年,在法国首都巴黎的上空战云密布,整座城市都笼罩在战火的阴云之中,以希特勒为首的法西斯匪徒攻占了巴黎,气焰嚣张。
  在巴黎街市深处的一栋居所里,轰隆隆的枪炮声中,忧心忡忡的画家毕加索,正沉闷地坐在展开的画布前,他拿着一支画笔,在画布上胡乱地画着线条。
  “咚、咚、咚……”这时,传来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打断毕加索的沉闷,他起身开门,来者是他的邻居米什老人。
  “先生,请求您给我画一只鸽子吧,我想纪念我那惨遭法西斯杀害的孙子。”米什老人手捧着一只鲜血淋漓的鸽子,站在门口流着眼泪对毕加索说。
  原来,米什老人的孙子养了一群可爱的鸽子,平时他经常用竹竿拴上白布条作为信号来招引鸽子回家。当前方传来消息,他得知父亲在保卫巴黎的战斗中牺牲时,幼小的心灵燃起了仇恨的怒火。他想,举白布条表示向敌人投降,于是他改用红布条来招引鸽子。显眼的红布条迅速被敌人发现,法西斯匪徒抓住他,一顿暴打之后,把他扔到了楼下,当场摔死在街头,这似乎还不够,那些士兵还用刺刀把鸽笼里的鸽子全部一个个挑死。
  毕加索面对米什老人的请求,他含着泪,用力地点了点头。他答应了米什老人的请求,他怀着悲愤的心情,挥笔画了一只飞翔的鸽子。
  时隔十年之后,1950年,世界和平大会在华沙召开前,毕加索再次回想起米什老人手捧鲜血淋淋鸽子的画面,他心里装着对世界和平的热爱和渴望,挥毫为大会画了一只昂首展翅的鸽子,作为大会的标志。
  珍爱和平的智利诗人聂鲁达得知后,万分激动,写出了著名诗篇《和平鸽》。在诗中,聂鲁达满含激情地写道:“毕加索的和平鸽展开翅膀,翱翔在世界的每一个地方,任何力量也无法,阻止它的翱翔……”
  这首热情饱满的政治诗,表现了在战争乌云的笼罩下,世界人民保卫和平运动的波澜壮阔的发展历程,歌颂了和平战士乐观必胜的信念和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诗作就如展翅翱翔的白鸽,迅速飞越全世界。
  此后,鸽子被公认为世界和平的象征,画家毕加索和诗人聂鲁达也因此双双获得和平使者的美誉,毕加索则被称为“和平鸽之父”。
 

  二
  一个安静的黄昏,在西班牙南部的马拉加,我漫步在市中心梅塞尔广场。据说,在广场的中央曾经有个修道院,而今在这修道院的遗址上矗立着为自由而献身的多里霍斯将军纪念碑。广场上,成群的白鸽自由地飞翔,广场的西北角就是毕加索的故居。在那里,我看到一尊坐在椅子上的毕加索铜像,右手拿着一支画笔,左手捧着一本册页,夕阳金色的辉光洒满他的全身,他仿佛仍在神情专注地为广场上的鸽子写生。
  鸽子,这个可爱的小精灵,在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们心中,它是和平的象征,圣洁的象征,无论走多远,这些可爱的精灵永远记得回家的路,在它幼小的心里,装着顽强,携带这不屈,铭记着家门。
  1982年11月16日,第37届联合国大会根据哥斯达黎加的倡议,通过决议将1986年确定为“国际和平年”,这项重要活动,得到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组织的支持。“国际和平年”的徽志由联合国图案设计组集体创作,设计们不约而同想到了白鸽,最终的图案由双手放飞的和平鸽与橄榄枝组成,在橄榄叶的环绕中,一只美丽的和平鸽正展翅起飞,两只有力的手小心翼翼地捧护着,象征着世界人民对和平的渴望与追求,代表着世界人民促进和维护和平的力量与决心。
  白鸽,飞翔于蓝色天空中的白鸽,或许它们不知道人类对它们如此之厚爱,或许它们不知道自己是全球公认的“和平”的象征。在战争年代,它携带着“密信”穿过硝烟弥漫的战火上空,或许它们并不明白自己所承担的使命,它们更无法去明白人类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就如生活在先烈们用鲜血铸成的和平年代里的我或者是我们。
 

  三
  战争对于我来说,只能通过老人们的讲述、阅读书籍资料或观看影视剧去了解,无法去体会真正意义上的战争,甚至无法去想象在硝烟与炮火之中的生存。其实在这个蓝色的星球上,或许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战争;或许人类从来就没有真正意义上停息过战争;或许现在,就在我安静地坐在电脑前,写这篇小文的时候,在世界的某一个地方,依然有枪声,依然有战争,依然有无辜的百姓在硝烟弥漫中丧生。
  许多时候,我不敢去触碰人类历史,因为每一个历史阶段都会有战争,都会有流血、有冲突、有牺牲。拥有高智慧的人类,本应该弃掉残忍,弃掉武器,弃掉那该死而讨厌的战争。可面对现实,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人类浩浩荡荡的历史进程中,有掠夺就有了反掠夺;有压迫就有了反压迫;有侵略就有了反侵略;有争霸就有了反争霸,有扩张就有了反扩张。或是为了争夺势力范围;或是领土争端;或是边界纠纷;或是掠夺资源,或是争夺市场,或是意识形态之间发生的冲突、宗教之间产生的矛盾、民族之中发生的摩擦等等,战争一直都在发生,从没有停止,或许依然还会进行。在战争中,我们确确实实应该向全世界上为誓死保卫家园或领土完整,而浴血奋战、驰骋疆场的勇士们致敬,更应该鄙视那些霸权主义,鄙视哪些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而侵略他国的可耻行为。
  战争,不管是那种意义上的战争,终归是战争。是战争就会有流血,就会有伤亡,就会有不幸,就会给无辜的平民带来无尽的灾难和痛苦。回望世界历史,当一些好斗的、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一旦走向权利的顶峰,人民就会面临灾难。他们嘴唇一动,或大笔一挥,硝烟与炮火中,伤得最重、害得最惨的还是无辜的百姓。
  我很乐观地相信,在这个蓝色而美丽的星球上,不管是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或棕色人种,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都会讨厌战争,战争让家园支离破碎,战争让家庭妻离子散,战争平民颠沛流离,战争让老人无法颐养天年,战争让病人的疾痛无法得到医治,战争让妇女和儿童无辜倒在血泊中……
  有一份资料说,据不完全统计,在有记载的5560年的人类历史上,共发生过大小战争14531次,平均每年2.6次。从1740年到1974年的234年中,共发生过366次,平均每年1.6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37年中,战争就有87次之多,平均每年2.3次。其间,29次在亚洲,26次在中近东和北非,17次在中、南部非洲,10次在中南美洲,5次在欧洲。
  据瑞典、印度学者统计,从公元前3200年到公元1964年这5164年中,世界上共发生战争14513次,只有329年是和平的。这些战争给人类造成了严重灾难,使36.4亿人丧生。损失的财富折合成黄金可以铺一条宽150公里、厚10米、环绕地球一周的金带。
  回望战争,且不说在这些可恶的战争中财富折损几何,36.4亿人不幸丧生,白骨成堆,血流成河,有多少是无辜的平民呢?又有多少是妇女和儿童呢?每每看到这些数字,我的耳畔总能想起震裂天穹的哭声,那悲壮的哭声中夹杂着好斗的政治家们发出的像乌鸦一样狂笑。
  据前苏联学者统计,从公元前1496年到公元1861年这3357年间,人类有3130年在打仗,只有227年是和平的。再据匈牙利一位教授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37年里,世界上爆发470余起局部战争。在世界范围内,无任何战争的日子只有26天。美联社的一份调查报告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爆发了大约300场局部战争,大约有1000万人死于战火……
  这些数字,看似枯燥,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都是一个破碎的家庭,都是生灵涂炭的家园。
 

  四
  到今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已经过去了整整70年。但70年来,在全世界,一切热爱和平的人,对那场战役的思考从来就没有停止。
  那是一场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正义、文明、光明、进步力量与邪恶、野蛮、黑暗、反动势力的大决战,那场战争中先后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战,波及20亿人口,占当时世界总人口的80%。战火燃及欧、亚、非、大洋洲和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北冰洋,作战区域面积2200万平方公里。
  在那场战役中,交战双方动用兵力达1.1亿人,直接军费开支总计约1.3万亿美元,占交战国国民总收入的60%至70%,参战国物资总损失价值达4万亿美元。
  在沈阳城东,据说那里在清朝初期,有一个天然的大水池,水池里生长莲花。每年莲花盛开的时候,芳香飘逸,醉人心扉。当时这个荒郊之地几乎没有人居住,甚至没有专门的名称,随着来这里观赏莲花的人越来越多,人们便以这个形状犹如柳树枝的湖水命名此地为“柳条湖”。
  如今,沿着沈阳一环向东进到崇山路段与柳条湖街的交汇处,眼前的柳条湖地区已经是沈阳的交通枢纽,又是该市商业繁荣之地。然而,脚踏着这厚重的土地,仿佛能听到声声沉重的呐喊,那喊声中,有婴孩绝望的哭声,有老人无奈的呼唤,撕心裂肺,让每一个中国人悲痛心生。
  热爱和平的人们不会忘记,历史也不会忘记,中国人民不会忘记,1931年9月18日,那个漆黑的夜晚。当时盘踞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按照精心策划的阴谋,由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嫁祸于中国军队,向驻守在沈阳北大营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由于东北军执行“不抵抗政策”,当晚日军便攻占北大营,次日占领整个沈阳城,接着日军继续向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的广大地区进攻,短短4个多月内,128万平方公里、相当于日本国土3.5倍的中国东北全部沦陷,3000多万父老成了亡国奴,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也称之为“柳条湖事件”。
  在人类浩浩荡荡的历史进程中,有掠夺就有了反掠夺;有侵略就有了反侵略,这是永远势不可挡,在民族存亡的生死关头,英勇的中国人民吹响了抗击外敌的第一声号角,那号角声回荡在东方的上空,传播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中国也成为反法西斯战争第一国,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
  在当时,晚清政权没落后,中国大地狼烟四起,百姓在贫困中挣扎。虽然技术装备并不先进的中国,但丝毫挡不住中国人民打击侵略者的决心,亿万中国人民也正是用自己的鲜血、生命为代价参与到了那场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
  在长达14年的侵华战争中,在中国广袤的土地上,烽烟四起,日本法西斯军队以灭绝人性的手段,肆意烧杀奸淫,大量使用毒气和细菌武器,制造了一个个无人区、万人坑,导演了无数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仅南京一地,日军就一次屠杀了30余万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其残暴兽行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为保家卫国,维护世界和平,顽强的中国人民用血肉之躯给凶残的日寇以沉重打击,书写了气壮山河,光耀千秋的壮烈篇章。
  “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村村像军营,人人都是兵,抗日根据地,一片练武声”……走过太行山,翻过吕梁山,漫步在韶山,走进沂蒙山,登上井冈山,仰望大别山,穿过大巴山,注视狼牙山……这里的每一块无言的岩石都曾经被先烈们的鲜血染红过,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中国军民没有粮食就自己种,没有衣物就自己织,没有水源就自己挖,没有蔬菜就吃野菜,为了胜利敢于献出自己的生命,许多英勇的将士为了保卫家园,为了维护世界和平流完了最后一滴血。
  据后来统计,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那场空前的大浩劫中,伤亡总数超过1.9亿人。中国作为东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战场,伤亡就达3500多万,中国不仅是战场开辟最早,而且持续时间也最长,太平洋战争进行了4年,欧洲反法西斯战争则是6年,而中国人民却坚持了8年的抗战,如果从1931年算起,竟有14年之久。是苏联、美国进行反法西斯战争时间的三倍半,是英国、法国等国家进行反法西斯战争时间的两倍半。
 

  五
  漫步在公园,望着人们和白鸽嬉闹,在和平钟声荡响的今天,回顾战争,不是宣扬战争,回顾永不能忘却的历史,更不是加深仇恨,牢记法西斯军队的残暴罪行,也是警戒,希望这样的行为不再发生,谨记战火硝烟带给人民的疮伤和苦难,也是为了更好地珍爱和平、维护和平、守卫和平。
  记得,2008年8月8号,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文艺表演后的仪式环节,当裁判员代表宣誓、放飞和平鸽的时候,全场瞬间安静下来,无数只白鸽腾空而起,飞向蓝天,一首旋律优美、声音动人的歌曲《天空》,伴随着白鸽的翱翔,回荡在东方的上空,回荡在世界各地的上空:我们在这里相逢,语言不同一样的笑容;我们伸出手,放飞一个梦,让所有的人们都真心相拥……?
  是的,如今安享和平的人们,都会去喜欢白鸽,在世界上许多著名城市广场上,都养着成千上万只白鸽。在比利时的布鲁赛尔,迄今还矗立着一位妇女的塑像,她身披古希腊的传统服装,张开双手托着一只鸽子及鲜花迎接游客,那塑像就是时刻告诫人们牢记战争的不幸,珍惜和平、热爱生活。
  其实,看似拥有高智慧的人类,实际是孤独的,更是脆弱的。在浩瀚的宇宙星空中,人类苦苦探索了上千年,至今没有发现与自己相似或近似的“兄弟”;在医学领域里,全球的人用心研究了上万年,至今还不能完全击败一个个小得肉眼看不到的细菌。还有疾病、衰老、自然灾难等等,人类需要携手做的事情很多很多。在大到无边的宇宙中,在这个至今依然是整个宇宙中唯一适合人类居住的、孤独的星球上,我们都是一家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珍爱和平,希望生活幸福美满。我们的肤色或许不同,我们的语言或许不同,我们的信仰或许不同,但“真善美”三个字是人类心中的共存,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称谓:人。
  让和平的钟声久远地荡响,这是全人类,珍爱和平者共同的梦。你看,一只只可爱的白鸽翱翔在蓝色的天空,它嘴里衔着橄榄枝,它们是那样的自由,那样的安静,那样的快乐,一位老人正在抬头观望,脸上满是温馨的笑容,一个可爱的婴孩正熟睡在摇篮里,做着甜甜的梦。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