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烟波浩渺

作者:郭兴臣 张树立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1日  来源:  
  1945年初,八路军收复了月湖湖心岛,全国抗日战争的形势已迅速好转,人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初秋的早晨,太阳升起来了。烟波浩渺的月湖,氤氲弥漫的水汽紧紧粘住了水草、苇子、荷丛……,太阳悠长的光线与湖水揉在一起,空气泛起腥润的气息,月湖新的一天开始了。
  放鹰人朱舵头,已四十多岁的年纪,干瘦的身材,中等的个头。风雨长年累月地把他的脸打磨的轮廓分明,鼻子象鹰一样勾着,明亮的眸子好像在穿透湖水,寻找着水中的鱼儿。
  朱舵头开始了一天的劳作。每当朱舵头走上船去,歇息在船边竹杆上的鹰们便都高兴地瞪着眼睛看着他,因为到了喂食的时间。
  朱舵头从小就跟爹娘在湖上放鹰、捕鱼。爹娘走的早,他就独自一人生活。他最懂得鹰的习性,也练了一身好水性。
  朱舵头在湖上与鹰混了半辈子,可到头来家当还是那只破船,真是应了那么句话:“捞鱼摸虾,饿死全家。”除了那十多只鹰,还是孤身一人。人们说,朱舵头的命不好,象鱼鹰一样命苦。
  如果捕的鱼多一些,朱舵头就去湖心岛上卖。所以,他也结交了一些朋友,其中也有女人。至于他卖鱼卖了多少钱,与几个女人有交情,只有朱舵头一人知道。
  放鹰捕鱼就是朱舵头唯一的生计。放鹰前,你看他很熟练地先在鹰的脖子上缠道松紧适度的草绳。草绳松了,鱼鹰就会把鱼吞下肚里。紧了,鱼鹰就会呼吸困难,无法捉鱼。每当鹰们在水里捕鱼,朱舵头仿佛进入了另一个境界。鹰发现鱼儿,就猛地入水,身子绷得笔直,象离弦的箭一般冲过去,把鱼叼在嘴里,扭动着身子回来。每当这时,朱舵头像一个将军迎接凯旋的战士一样,高兴地做着各种手势,直至鱼鹰把鱼吐出来。接着,鱼鹰便获得一条小鱼的奖励,又“呱呱”地叫着去进行下一场战斗。
  这几年,由于日本人的祸害,湖区一带的渔民生活更加困苦,月湖鱼虾也越来越少。如果朱舵头几天不去集市卖鱼,有个女人便来找他买鱼。这女人姓陈,也四十多岁的年纪,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丈夫给日本人出劳工砸死了,好孬拣回一条尸体。女人一个孩子也长大了,便帮女人开菜馆维持生计。
  这天,这女人又来找朱舵头,说是想他了,说得朱舵头心里特高兴。女人到了船上象到了家一样,她喜欢朱舵头,也喜欢这些鹰们。鹰们好像也和她熟悉了,她一上来,都瞪大了眼睛盯着她,一双脚牢牢地抓住竹杆,就像傻子似的。女人想,这东西真可怜,不论下雨下雪,不论风大浪大,不捕鱼时就这么呆着,这都是它们的命。
  女人对朱舵头说:“这些年你就和这些鹰在一起,也不烦?”
  “除非放弃这行当,才能有个安稳的地方。”朱舵头说:“你不知道,这鹰的腥味重,没法处邻居,你看它俩”,朱舵头指了指两只老了的鱼鹰说:“该活埋了,明天就把它俩放到岸边草菴里先养几天。”
  “活埋?”女人有点惊奇。
  “是的,活埋”,朱舵头说:“鱼鹰的肉不能吃,太腥,吃了会上吐下泻好几天,有毒哩!只能活埋,叫它们去天国享福,这也是形成的风俗,也是对它们最后的安慰和崇敬。”
  女人觉得这也太残酷了,鱼鹰为人们辛苦了一辈子,最后还落的这样的下场。人世间的事真是复杂,难论。
  夕阳慢慢地快被湖水吞食了。朱舵头用手势指挥着他的队伍,鹰们便在船边扑腾着收工了。今天捕的鱼还算不少,朱舵头很高兴。
  天黑下来了,湖里很静,雾蒙蒙的,水汽很重。吃完饭,女人陪朱舵头说起话来。朱舵头的长烟袋象一个钓鱼杆,点烟时脖子像鹰一样伸得老长老长,头斜歪着,不歪好象就点不着似的。他一锅一锅地抽着烟,船仓闪烁着微弱的光亮,发出一阵阵呛人的烟味。
  “鬼子不完蛋,这日子就不好过。”朱舵头说。
  “不是说鬼子投降了吗,怎么这里的鬼子还不走?”女人问。
  “日本人才不走呢,前几天我去湖心岛卖鱼,听熟人老王说,鬼子投降也不向八路军投降,他们要去投降国民党哩,你看,这事情复杂着哩……”
  秋天的夜,湖上还是很凉爽的。不一会,月湖突然起了风,刮得船儿一阵摇晃,鹰们也死死抓住船上的竹架子,越发呆傻,月牙儿、星星们也在湖水里欢快地飘动起来。在这烟波浩渺的湖上,能引起人们多少遐想啊!
  第二天一早,女人走了。朱舵头又开始了新的一天的劳作,他将小船摇到很好的一个水域,准备放鹰。
  “呜……呜……”一阵汽笛声响了起来。
  朱舵头知道,这是鬼子的炮艇来湖上侦察了。不多会,朱舵头看见了鬼子炮艇上的太阳旗,炮艇径直向他的小船冲来,朱舵头见势不好,一个猛子下去,窜出去老远。等他探出头来,鬼子的炮艇已经远去了,小船已被撞的七零八落,木板、竹架散落在水上,鹰也死的死、亡的亡,好不凄惨。朱舵头的心碎了。
  朱舵头没了小船就等于没了家,没了鹰就等于没了饭碗。他越想越气,他恨死了鬼子,真想把鬼子的炮艇炸掉,把鬼子剁成肉泥。
  没了船,朱舵头就去了湖心岛找到了那个熟人老王寻点生计。他将自己在湖上的遭遇向老王诉说了一遍。
  老王说:“鬼子快完蛋了,这是最后的挣扎。我看你老来干点正经事吧,你看你放了半辈子鹰,最后还不是两手空空,连个家也没有!”
  “都是鬼子害的!”朱舵头说。
  老王说:“实话告诉你吧,天皇鬼子已经宣布投降了,可这里的鬼子就是不投降,上级指示我们消灭他们,以前我是八路军的便衣侦察员。”
  “你也是队伍里的人?”朱舵头说“我看你说话、做事就是个好人。”
  “鬼子不但不投降,据我们得到的情报,鬼子还妄想进攻湖心岛,消灭八路军,作垂死挣扎,上级已经制定了作战方案,让我找几个水性好的民兵,利用晚上的时间,炸掉鬼子的炮艇,我看你也是个要求进步的人,你敢不敢一块参加战斗?”老王说。
  朱舵头说:“敢,消灭鬼子,叫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干,我恨死鬼子了。再说,我也要给我那些可怜的鹰们报仇,什么时间行动?”
  “今天晚上湖心岛的队伍就出发,出去打掉敌人的大庙指挥部,那里还有鬼子的一个小队,护卫着一个军械库,只要那边一打响,码头上的敌人就会去支援,等增援敌人走了,我们再趁机把炮艇炸毁。”
  “好,怎么干就听你的了!”朱舵头高兴地说。
  为了缩小目标,老王只带了四个人去执行炸艇任务。他们准备好了炸药包、手榴弹,特别是对炸药包,做好了防水处理,趁夜色撑着小船向敌人码头方向进发。
  天空静的出奇,星星陪着月儿不知疲倦地眨眼。大庙的战斗还没打响,朱舵头他们到达了指定的地点,他们隐藏在荷叶丛中,利用荷叶颈作通气孔潜行,很快靠近了码头。
  凌晨,随着一声鸡鸣的声音,大庙的战斗打响了,八路军火力猛烈,人多势众,鬼子感到了压力,便从码头调兵支援。
  码头上的鬼子立时少了很多,但重要位置还有不少岗哨,炮艇上只安排了一个鬼子流动哨。
  王同志给大家分配了任务,他带领三人小组去消灭码头上的鬼子,命令朱舵头去干掉炮艇上的流动哨。
  大庙的枪声、爆炸声在寂静的夜空中好象就发生在眼前。遥相呼应的是敌人码头上也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
  朱舵头在爆炸声的掩护下,将铁锚扔向炮艇,顺着绳子轻松地爬上炮艇,只见那个鬼子正靠近炮塔一侧,朱舵头利用炮塔作掩护,悄悄地爬向鬼子,接近目标了,他想顺势把鬼子推向湖里,可机警的鬼子首先发现了他,俩人扭打起来。朱舵头就顺势翻滚,二人同时掉进湖里。
  朱舵头水性就是好,他将鬼子的头一会儿摁下水,一会儿又浮上来,像变戏法一样。不一会儿,鬼子不动了。朱舵头又抽出了他的长烟袋,用烟袋窝子敲击鬼子的头,就象敲打老葫芦一样。这个鬼子完蛋了,朱舵头立即与老王会合,他们已在炮艇关键部位放好了炸药包。
  “撤!”老王一声令下,随即拉响了导火索。不多时,只听一声巨响,炮艇爆炸了。而天的那边,大庙的战斗也基本结束了。
  这是湖心岛八路军给拒不投降的鬼子的一次沉重打击。随后,牛山、梁村屯的鬼子头目觉得大势已去,再顽抗也没有出路了,牛山的福田鬼子头目剖腹自杀、梁村屯的鬼子与湖心岛八路军进行了谈判。鬼子共缴出机枪、步枪1350支、山炮4门、子弹200箱。
  鬼子终于投降了,人们欢呼着胜利!
  朱舵头也帮八路军忙活起来。八路军领导表扬了他积极参战,上级决定组织民兵队南下,迎接新的战斗。朱舵头也担任了民兵队长。临走时,那个女人找到朱舵头,他托咐给女人一件事,就是岸边草菴子里的那两只老鱼鹰,叫女人一定替他把它们葬了。
  朱舵头说:“我不能对不起它们!”
  女人心里一酸,流着泪答应了。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