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野山

作者:孟学祥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1日  来源:  

(1945年8月,日本军队从广西进入贵州,在贵州遭到了各少数民族同胞的零星抵抗,损兵折将,几经周折,终于打到了贵州南大门独山。就在他们准备度过独山深河桥北上时,接到了日本投降的电令,不得从独山回撤。在回撤的路上,他们抓到了一个留守独山弹药库的逃兵李小二,就想在撤离独山前占领并毁掉弹药库。他们走进弹药库时,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爆炸……)

石原野二大佐用刀劈了一个士兵,被劈的是刚满二十岁的久野一郎,久野一郎的尸体还躺在地上蠕动着,血从被劈开的肚子里咕咕地往外冒。所有的士兵都面无表情地站成一排,站在被劈的久野一郎旁边,石原野二大佐手拿着尚在滴血的刀,叽哩咕噜地在队前训话。久野一郎的目光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暗下去,最后终于闭上了,有两滴眼泪和着血水从他的眼角里冒了出来。
  石原野二大佐策马从路的那头跑了过来,丛林中的一声枪响,一个士兵又倒在了这片神秘的土地上,石原野二一声令下,所有的火力都一齐往山上压过去,打得山上的树叶纷纷扬扬地飘起来,火力停下后石原野二叫士兵们向山上搜索过去,士兵们搜索了半个多小时,除了几棵弹痕累累的树外,山上什么都没有见到,就连那些飞鸟都被刚才的枪声不知惊到什么地方去了,搜山的士兵下来了。二十岁的久野一郎正抱着刚刚被冷枪打死的哥哥久野正和的尸体,伤心的眼泪也一滴一滴地滴落在久野正和的尸体上,这一切刚好被石原野二大佐看了个清清楚楚。
  石原野二叫人挖了个坑,把久野正和的尸体放了进去,当士兵们正要用泥土把尸体盖住时,被石原野二制止了,他把队伍集合起来,从队伍里把久野一郎拉出来,士兵们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石原野二的刀就劈向了久野一郎。石原野二挥舞着滴血的刀,叽哩咕噜地大声说:
  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不应该在战争中流泪,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眼泪,而是仇恨,我们只有把仇恨化成力量,我们才能战胜敌人……
  石原野二的日语在这片异国他乡陌生的土地上,散开来却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尽管石原野二一直都恶狠狠地大声说话,恨不能把心中的仇恨都迸发出来。但是在这片林海里,这种仇恨却仿佛变成了一种垂死挣扎的表演,让人看来只是在更多的滑稽中陡增更多的无奈。
  石原野二叫士兵们把久野一郎的尸体也丢进了刚才掩埋久野正和的坑里,然后把能证明他们身份的所有证件都从他们身上摘了下来,包括能证明他们是军人的衣服都脱了下来,用一把火把这些东西都化成了灰烬,然后才叫士兵用泥土把他们两人的尸体盖上。
  石原野二大佐站在山梁上,望着前方莽莽苍苍的大山,心中感到了一丝丝的害怕,自从进入中国贵州这片少数民族地区以来,他的这种害怕就在一日日惧增。这里的山之大路之险是他所无法想象的,特别是这里的人,比正规的中国军队都还难以对付。走着走着,突然一声冷枪,队伍中就会减少一个人。人倒下了,却还不知枪声来自何处。石原野二很想把对手找出来,真刀真枪地大干一场,这个对手却迟迟不现身,只是在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才猛然来这么一下子,叫他防不胜防。
  石原野二把军用地图打开来,看着地图上标着的“独山”这个地方,这是他们这支部队要去攻占的目的地。那里不光是中国军队的一道防线,那里还是中国军队的战略物资供应线的中转站,那里不光有飞机场,还有贵州最大的军火库也在那里。来之前,联队长龟三雄井就这样对他说:
  独山是很重要的军事要地,打下并占领独山,我们就可以长驱直入,占领整个贵州,直逼重庆,可以打道云南直入缅甸与中国军队大会战。
  石原野二的这支部队从广西进入贵州,就仿佛陷入了到了魔咒的世界里,首先是地形不熟。这贵州的山,就像是抱成一团的人,一个连着一个,总也看不到尽头。路上抓来的几个向导,在进入贵州时,趁遇到冷枪袭击时的混乱一下子就跑了三个,剩下的两个还来不及跑掉就被石原野二刀劈了。进入贵州来到一个叫黎明关的山口,他们碰上了两个打柴的当地人,他们把这两人抓来给他们做向导。还没有走出两里地,两个向导就把他们引到了一个悬崖边,然后抱着两个士兵跳下了悬崖。日本兵们向悬崖下放了一阵枪,也不知他们是死是活,就赶紧从悬崖边走开了。
  一路上折腾下来,一天他们都走不出二十公里,从广西南丹到贵州独山,地图上标出的距离是一百八十公里,按正常行军的速度,石原野二认为只要两天半的时间就可以到达独山。现在他们已经在大山里折腾了近五天,却还不知独山在哪里。
  联队长龟三雄井又来电催了,问石原野二的位置,石原野二看了一下手中的军用地图,说他们在一个叫荔波的地方。龟三雄井显然对石原野二的回答很不满意,问他们所在的具体位置。由于大山的阻隔,电台里的声音沙沙的,一直都听不清楚,龟三雄井连说了好几遍,石原野二才听清楚,石原野二又看了一眼地图,确定他所在的位置后,回答说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荔波的黎明关。
  龟三雄井在电台里大声地吼着说:
  你的速度太慢,要不惜一切代价进行突破,要赶快占领独山县城。
  石原野二把翻译黎正光叫过来,问他还有没有其他的路可以通往独山。
  南丹人黎正光在给日本人做翻译前一直在南京的一个大学里面教日语,日本人攻占南京后把他连同一群逃难的人拉去屠杀,正好撞到了他在日本留学时的同学石原野二。石原野二从枪口下把他救了出来,从此他成了石原野二所在联队的翻译官。这次进入广西和贵州,在石原野二的要求下,龟三雄井把他派到了石原野二的先头部队。
  黎正光对石原野二说:
  从南丹到独山,还有一条大路,绕道荔波县城,然后可到达独山,这条路一是距离远,二是有中国军队把守,恐怕更难走。
  石原野二说:
  远不可怕,我们可以加快行军的速度。中国军队更不可怕,碰上了就真刀真枪地干一场,总比这样被别人打了冷枪而却又找不到对手来对付要强。
  石原野二留下一个小队二十六个人顺着黎明关的小路往前走,其余的人在他的带领下跟着翻译黎正光,踏上了通往荔波的大道。
  一路上出奇的顺利,石原野二的部队居然没有受到什么抵抗。那些驻守在大路要道口上的中国军队,早在日本人来之前就已经奉命撤退了,只留下一个个挖好的战壕。日本人在那些战壕里搜索,只拣到一些被丢弃的弹壳和一些残锅破碗。那些放冷枪的老百姓,以为这些地方有正规军在把守,应该万无一失,也没有到这些地方来打冷枪。石原野二的部队走得很顺畅,只用半天不到的时间,他们就走了三十五公里路程,来到了荔波县城。
  石原野二在荔波县城里也没有受到抵抗,那座被大山包围着的小城此刻仿佛就像是一座鬼城,鸡不鸣,狗不叫,人影也不见一个。石原野二命令部队穿城而过,在城中,他们的脚步也没有放慢下来,石原野二骑马走在队伍中间 ,不时挥舞着手中的刀,命令部队快走。出了城来到一座小山上,石原野二才命令部队停下来休息,让士兵们补充干粮和水分。石原野二又看了一眼军事地图,然后问黎正光还有多长时间可以到独山。黎正光说:
  加快速度,五个小时就可以到达独山。
  石原野二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拍着黎正光的肩膀说:
  这次你立了大功,攻下独山后第一功是你的,到时我一定报请联队长嘉奖你。战争结束后你可以到日本国定居,成为天皇陛下的光荣臣民。
  黎正光“嘿嘿”笑着,脸上的肌肉却扯得很难看。他真希望战争快点结束,好让他尽快逃离这个地方,除了日本,他已经没有地方可去了。中国已经没有了属于他的家,如果战争结束他还住在中国,人们即使不打死他,光唾沫淹都要把他淹死。
  吃了饭喝了水,石原野二命令部队继续前进。转过山坡,他们又遇到了冷枪,放冷枪的人在开枪时喊了一声,放枪的人喊的是“我打死你个狗汉奸”。枪响后黎正光就从马上滚了下来,日本人都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看到黎正光从马上滚下来,石原野二连忙命令部队向丛林中开火,一阵枪响过后,林中扬起了一片一片的树叶。石原野二走过来看了看黎正光,见黎正光还在那里呻吟,掏出枪给黎正光补了一枪,近距离的射击打得黎正光从地上弹起来,然后又重重地摔在地上。
  石原野二把枪插进枪套,集合部队又继续向前开进。黎正光骑的马被一个日本兵拉走当了座骑,他的尸体就这样被抛在了路中间。走在前面的一个日本人,还用厚厚的皮靴在尸体上踢了两脚,把他的尸体从路中间踢翻向路边。
  从荔波往独山走的一路上,虽没有遇到军队抵抗,却依然是一路冷枪不断。每响一次枪,石原野二的队伍里就会减少一个士兵。每一次冷枪响过后,石原野二叫部队往山上放一阵枪,把树叶打得飞飞扬扬,然后把死去士兵身上的证件取出来销毁后就继续往前赶路,连那些死去士兵的尸体也顾不上去掩埋了。
  在损失了十多名士兵后,石原野二的部队终于在天黑前来到了独山。在城边的一个小山上,石原野二用望远镜往独山县城观望,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他不敢蓦然行动,而是把部队安顿在山的背面休息,只在山上留下几个观察哨。
  石原野二用电台同龟三雄井联队长取得了联系,说他们已到了独山郊外,龟三雄井联队长命令他们做好攻城的准备,一定要在明天天明前发起攻击,要不惜任何代价攻下独山,打通部队北上的通道。
  此时的独山县城已经成了一座空城,驻守独山县城的中国国民党军队在日本军队到达的前三天就已经撤离了。老百姓在看到军队撤退后也纷纷弃家而逃,偌大的一个独山县城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独山飞机场上原来停放的两架小飞机,已经在日本人来之前飞往了重庆,上面坐着独山行署专员的一家人和守备司令的太太及儿女。守备司令是跟着部队撤退的,撤退前他叫来守弹药库的三营营长杨元兴,命令他在撤退中一定要安排人守好弹药库。杨元兴接受任务后,叫来一连连长宗明杰,布置他安排人守好弹药库,宗明杰又叫来三排排长吴良灯布置任务,吴良灯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一班班长刘应成,刘应成叫来老兵王大憨和手下的几个兵,对他们说:
  部队要撤到深河对面去,要到那里去和日本人打大仗,现在我命令王大憨、李小二、张三七、朱贵昌你们四个人坚守弹药库。部队撤走的这几天,你们的生活就在弹药库里解决。说着从袋子里掏出两块现大洋,丢给王大憨他们:
  拿去准备一点东西,部队走后你们就不要出来了。
  王大憨是八年前被抓壮丁抓来的,那天王大憨正走在讨饭的路上,一伙人闹闹嚷嚷地从后面赶上来,不加思索地就把王大憨拉到了部队,让王大憨穿上了军装。别人被抓到部队时,不是喊就是叫,要不就是伺机逃跑,可这王大憨不喊不叫,也不逃跑,倒心安理得地在部队当起了兵。王大憨这个名字是在部队上给起的,刚被抓到部队上时,管登记的长官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他不知道,随便怎样问他都说他不知道,管登记的人就很生气地说:
  你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莫非叫你王大憨不成?
  王大憨就嘿嘿地笑,于是管登记的人就在花名册上写下了王大憨的名字。王大憨也就默认了这个名字,每当长官点名叫到这个名字时,他也会说一声“到”。
  自从穿上军装扛上枪以来,王大憨一直守着弹药库,这一守就守了八年,八年的王大憨已经从新兵变成了老兵,很多人都换防了,而王大憨还是守弹药库。
  部队走的那天,李小二、张三七叫王大憨和朱贵昌上街去买一些吃的东西。朱贵昌说他肚子不舒服,叫王大憨自己去。李小二没有把班长给的现大洋给王大憨,而是叫王大憨先把钱垫上,回来再算帐。王大憨从弹药库出来,进城在大街上转了一圈,一个人也碰不到,所有的店铺都关着门。连叫了几家门,都没有人应,王大憨只好空着两手转回了弹药库。
  王大憨回到弹药库,没有见到李小二他们三人。往洞里走时,他看到了张三七和朱贵昌躺在地上,胸口还在往外冒血。王大憨摸了摸他们的鼻子,已经没有气了。王大憨又叫了李小二的名字,没有得到回音。天已经黑了,王大憨把张三七和朱贵昌拉到一起,找了两条床单把他们盖起来,并用手帮他们把不肯闭合的眼睛轻轻抹上。做完这一切,他就听到了隆隆的轰炸声,日本人的飞机又到城里来投弹了。爆炸声由远而近,一忽而仿佛是在远处,一忽而仿佛就是炸响在身边。天已经黑尽了,王大憨还呆呆地坐在库房里,他没有吃一点东西,也没有点灯。库房里原有的几筒压缩饼干已经被李小二拿走了。不远处的营房里虽还有一些米和菜,但王大憨却不想去拿,他更不敢把那些东西拿到库房里来煮,他一直记着库房里是不准生火的。
  攻城是在第二天的凌晨一点钟开始的。石原野二下令向城里攻击时,十几门迫击炮先向城里倾泻了近三十颗炮弹,然后部队才向城里冲去。石原野二原以为在独山县城他们会遇到很猛烈的抵抗,为此,他已经做好了打大仗并为天皇效忠的准备。然而他们冲进县城却出奇的顺利,没有遇到一丝一毫的抵抗,这让他感到不可思议。从攻城到进城,他们只用了十五分钟,这十五分钟的时间,都是在路上走的时间。攻城出奇的顺利让石原野二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进城后他一点都不敢大意,把部队分成若干小分队在城里四处搜索。日本兵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士兵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枪在城里搜遍大街小巷,连一个活的生命都没有碰上。原来设想的进城后打巷战的准备现在都用不上了,在城里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石原野二把部队集中起来,命令部队就地休息待命。石原野二走进独山行署大楼,楼上楼下看了一遍,用电台向龟三雄井联队长进行汇报。龟三雄井联队长在电台里命令他,叫他的部队不要在县城里停留,继续往北追击,要赶在天亮前占领深河,击溃守河的中国军队,接应大部队北上。
  王大憨在弹药库里睡着了,日本人在城里折腾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这个离城近五公里的弹药库与山下的大路也还有一定的距离,日本人从大路上往深河方向走的时候王大憨没有听到。
  王大憨是在第二天下午见到日本人的。天亮后,从恶梦中醒来的王大憨顾不上吃东西,而是拿了一把铲子,在弹药库背后的山上挖了两个坑,把张三七和朱贵昌的尸体埋了进去,并给他们各自垒了一个坟。做完这一切,已经是中午了。王大憨回到弹药库,放下铲子,到不远处的营房里去胡乱地煮一点东西吃,吃好东西后他想到城里去看一看。走出不远,王大憨忽然想到没有人守弹药库,又转身回到了弹药库里。
  石原野二的部队到达深河边时,天已经大亮,这时整个深河的地形就完全映入了日本人的视野。深河的两岸耸立着高高的大山,狭长的深河延伸在大山深深的峡谷里,河的两边是高不可攀的悬崖峭壁,要想渡过深河,没有桥是不行的。深河上原有的惟一一座桥,已经被中国军队炸毁了,只留下两岸的两个桥墩在悬崖边上狰狞地对视着。仿佛在诉说着中国军队的某种不幸,也仿佛在嘲笑着日本人的无奈。
  石原野二把部队安顿在河这边的山上,密切地注视着对岸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战斗。他用望远镜望向对面,却搜索不到中国军队的影子,就在他思索着如何才能渡过深河时,龟三雄井联队长来电告诉他,说天皇已经签下了降书,命令他立即从深河边撤军。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六日,已经率队深入到中国偏远大山中的石原野二,接到了停止进攻,立即率领部队后撤的命令。后撤前,石原野二抽出刀,一刀砍向他旁边的一棵小树,小树被拦腰斩断。石原野二把刀从树身上抽出来,将刀深深地插在地上,两手紧握着刀把,放声大哭起来。所有的日本兵在知道他们已经战败后都大哭起来,于是深河边的一座小山上就浸满了日本人的眼泪。而这时,从独山撤出的中国军队,接到命令后与赶来增援的部队,在距深河不远的良亩组成了新的防线,准备与日军大干一场,阻止日军北上占领都匀。
  石原野二带着部队顺着原路向独山县城走去,队伍稀稀拉拉将行走的路线拉得很长。石原野二骑在马上,那马也显得懒神无气的,一路上都在走着碎步。这时只要中国军队发起攻击,可以说日本人是没有多少抵抗的,但可惜附近却没有中国军队。日本人一边走一边还时不时地向四周的山上进行紧张的搜索,那种搜索仿佛就是在做样子给别人看,往路边走走,朝山上放几枪,吓唬吓唬山上的飞鸟,然后又继续赶路。
  日本人是在回来的路上从一个石缝里抓到李小二的。日本人一放枪,李小二就在岩缝里躲不住了,岩缝边的草一动日本人就发现了他。这时的李小二已经是一身老百姓的打扮,日本兵把李小二带到石原野二面前,还没有等石原野二问话,李小二就先筛糠了。他对日本人说,只要不杀他,他可以带他们找到弹药库。
  听到可以找到弹药库,无精打采的石原野二精神马上一下子振作起来,他重新集合起队伍,跟在李小二后面,向弹药库急行军而去。
  王大憨看到日本人的时候,日本人已经来到了弹药库前面两里远的地方。黑压压的日本兵端着枪狂跑着向弹药库扑来,他们的前面走着前几天才离开的李小二。在距弹药库有一里远时,日本人都停了下来,只留两个日本兵端着枪跟在李小二身后向弹药库走来。李小二一边喊着王大憨的名字一边猫着身子走,慢慢接近弹药库。王大憨的枪一直指着李小二的脑袋,只要他的手轻轻一动,李小二就会去见阎王。但王大憨始终没有开枪,他想即使他打死了李小二,后面的日本人他也没有办法对付。看着李小二和日本人越走越近,王大憨把枪收起来,把几颗手榴弹插在身上的皮带里,拖着枪走进了堆放弹药的洞深处。
  李小二一边喊着王大憨的名字,一边猫着腰一步步地走近弹药库,两个日本兵端着枪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李小二走近弹药库的门边时,仍然没有什么动静,没有听到王大憨的应答,也没有受到什么阻击。李小二的胆子就壮了起来:洞中的三个人,张三七和朱贵昌已经死了,一个憨子老兵恐怕也早就溜之大吉了,还有什么可怕的!李小二推开了弹药库大门,和两个日本兵走了进去。不一会,一个日本兵从洞中跑出来,跑到石原野二面前报告,石原野二随后带着十多个日本兵走进了弹药库。
  就在石原野二带着那十多个日本人进弹药库不久,从弹药库的大门处冲出来一股黑烟,随后就听到了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声。爆炸声震得等在不远处的日本人慌忙趴到了地上。好久好久,爆炸声才停息下来。待硝烟散尽,路上的日本人注意到,一里之外的那座山塌了一大半,他们的视野里就多出了一堆乱石。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