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媳妇

作者:赵云常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1日  来源:  
那里的山好大,抬眼满是大黑汉似的黑山头,感觉天底下除了山外再没有别的了。那里的沟好深,深得凭你怎么伸长脖子,也只能看到那么一丁点儿蓝天。媳妇就生在这山里,嫁在这山里。生在嫁在这山里的媳妇,曾经只知道身边那些山山沟沟和头顶上的一片蓝天,不知道天底下还有国家,也不知道自己的祖国就是中国,更不知道在中国之外还有好多外国,众多的外国中有一个国家叫日本。
  媳妇初嫁到婆家时,婆婆早说是一个寡妇了,只拉扯男人一个孩子。嫁之前,媳妇从没见过婆婆,也没见过自己的男人。男人把她娶过来之后不几天就去了山那边的曲回寺村为姓钟的地主放羊。她对自己的男人知道的还不太多,只是记住了他的面容和新婚之夜领受过的他的有力的膀臂。
  日子平淡地过,太阳底下,媳妇心里想着只睡过几宿的男人,悄悄地想。那时候,媳妇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知道日本鬼子已经占领了灵丘县城,并且在凶残地屠城。实际上,不仅媳妇不知,村里的人也不知,是山里的寂静欺骗了他们。
  晚上的时候,媳妇睡不着。她仰躺在炕上,两眼望着黑乎乎的屋顶,想着在外为人放羊的男人。
  媳妇住的屋子临着街,半夜里,忽然从街上传来一种不同寻常的声音。媳妇停住呼吸,竖了耳朵细听,就听见了众多人放轻脚步很有力地踩着街面的声音,那些声音时尔还夹杂着个别人轻声的咳嗽声和低低的说话声。媳妇悄悄地爬起来,用舌头舔破窗户纸,从一个很小的孔里住外看。月影下,只见一个个穿着灰衣服的兵扛着黑乌乌的枪,排着队,流水一样,一涌一涌地从窗前过去......媳妇的心嗵嗵地跳,她不知道过的是什么兵,到哪儿去?
  过了整整一夜,天明时,街上光光的已经没有一个兵的影子了。寂寥的空巷子里有几只鸡在从墙脚下的脏土里找食吃,好像又是一个平静的日子。
  婆婆让媳妇到门对面山坡的一颗树上摘黄杏。那是一棵秋杏,在夏天结果的那些杏树早已没有红红黄黄的果实了,那棵老太婆一样的老杏树,却旺都都一结满了一枝一枝成熟的黄杏,老远就能闻见黄杏发出的香甛味儿,让人舌下不由泛上来一嘴蜜似的汁水。媳妇轻轻地一摇树干,黄杏就下冷蛋子似的,“啪啦啦”落了一地。拾起来一个,一捏,里面就溢出了汁水。媳妇先偿了几个鲜,然后弯腰拾地上的黄杏。拾完,刚好一筺,就挎起来回家。
  媳妇刚一回到家,轰隆隆的声音和啪啪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震得屋子和脚下的地不住地颤抖。媳妇愣住了,不知道是什么响声,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看了看婆婆,婆婆也呆呆地愣在那儿,看样子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媳妇不知道自己的心是什么时候跳起来的,狂跳的心稍稍缓了缓,才听出那声音好象来自山后西北方向的平型关, 可当时她和婆婆都想不到是著名的平型关战斗打响了。在那儿,八路军正狠狠地教训着小日本儿。
  不多一会儿,媳妇听到有嘈杂的声音进了村子,并很快地就到了她们的窗前。从昨晚舔破的窗户洞里一看,只见到一伙一伙的人抬着担架从自家的窗前经过。他们大都是当兵的,少量是老百姓。深秋了,当兵的还穿着灰色的破破烂烂的单片衣裳,半截裤子,有的穿着草鞋,有的连草鞋也没穿,赤着脚。他们脚步匆匆,喘着气,汗水湿透了衣裳。再看看担架上的伤员,媳妇进一步看到,他们伤口的鲜血全都洇透了绷带,个个痛苦地呻吟着。看到那些伤员,媳妇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她想那些人一定很痛,很疲劳,肚子也一定是很饿了。于是她提起那一筐刚放在地下的黄杏,就给那些人送去。不想,却被婆婆揪住了。婆婆压低声音,严厉地说:“放下。”
  媳妇回头一看,婆婆黑着脸,眼里射着骂人的光。
  媳妇知道,守寡的婆婆穷怕了,她是不愿意把任何东西送给人的。
  伤员痛苦的呻吟传来。一声一声,像猫爪爪挖一样,挖在媳妇的心上。
  媳妇心想,他们太可怜了,就又动了一下身子,想去开门。
  “不能给他们!”婆婆死死拽着她的衣服,声音虽然很低,却是更加严厉了。
  伤员痛苦的呻吟又一次传来。
  媳妇想,想骂你就骂吧,想打你就打吧,反正那些人太可怜了。
  媳妇咣当一声,把门开开,举着一筐黄杏,递给那些抬担架匆匆而过的人。
  那些人看媳妇一眼,来不及停一下,也来不及说一声感谢的话,伸手从筐里抓一把黄杏,一边往嘴里塞,一边急急赶路。
  “你们这是跟谁打仗?在哪里打仗?”
  没有人回答媳妇的话,他们是太急着赶路了。
  后来的日子,八路军来村里宣传抗日,媳妇才知那天晚上从她窗前过的兵是八路军,他们赶在平型关,狠狠地打了日本人一个伏击。而第二天从她窗前过的担架的人和伤员是从平型关过来的八路军和临时动员起来支前的老百姓。同时媳妇知道了天下原来还有国家,而她的祖国叫中国,有个叫日本国的国家正在侵略她。
  在八路军的宣传动员下,村里不少青年参加了八路军。村里有人动员媳妇把男人叫回来,一起参加八路军。媳妇不想去叫,参军就得杀人,杀人就要流血,一想到流血媳妇就害怕。
  不久,鬼子进山扫荡。媳妇和婆婆一起跑进对面的山上躲避。躲避了一天,傍黑往回返的时候,在路上拾了一杆枪。媳妇想起不少八路军战士没有枪,有的连大刀和长矛也没有,只拿着一根打狗棒,就把枪放到路旁的草丛中藏起来。婆婆让她快走。她和婆婆回到村子时,一下子傻了眼,村里的房子早被日本鬼子烧光了。婆婆往往自家还冒着黑烟的废墟前一蹲,不管不顾地放声哭了起来。
  婆婆的哭声惨极了。
  “啪!”不知从那里打来了一枪。
  婆婆的哭声嘎然而止……
  第二天,媳妇让人把在外放羊的男人叫了回来。埋了婆婆的尸体,她把男人引到藏枪的地方,从草丛中把枪拿出来,递给男人说:“拿上它,找八路军去吧。”
  男人接过枪,转身从脚下的一条山道上走 了。这一走,再没回来。
  后来,在县里的《英雄名录》中有这样的记载:
  王栓羊,1937年参加革命,1945年7月失踪,失踪时系六团战士。
  媳妇没有再嫁,她不相信“失踪”的男人死了。她相信有一天男人会回来的。她想,家里还有他的媳妇呢,他怎能不回来了。
  在等男人的日子里,媳妇经常把目光投向男人投奔八路时走过的那条山道,希望有一天能看到男人身影出现在那条山道上。
  一天又一天,那条道空空落落的。
  有一天,媳妇整整九十岁了。一面残破的镜子告诉她,当年那个美丽的媳妇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了。媳妇忽然明白男人不再回来了,媳妇想,你不回来了,那我就找你去吧。
  媳妇找男人那天,村里人吹着唢呐为她送行。呜咽的唢呐声,把个山谷震荡的哭了。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