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

作者:杨永军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1日  来源:  

1943年,中国抗战进入最艰难的阶段,民生凋敝、满眼焦土。几百万军队和绵长的战线,需要庞大的军费开支,前线不仅缺乏武器装备,士兵生活待遇也极差,经济枯竭压得国民政府和人民喘不过气来。更可恨可悲的是,当时重庆有些达官显贵居然“前方打仗,后方打牌”、“前方流血,后方流油”、“前方吃紧,后方紧吃”,他们纸醉金迷,醉生梦死,甚至大发国难财。


  1
  西北军老将冯玉祥在重庆的“抗倭庐”痛心疾首,义愤填膺。无论如何,得为抗战做点什么。爱国的方法不一,可以出钱,可以出力,更可以出命。苏联人民节约献金支持前线的壮举启发了他,他发起中国国民节约献金运动,并自任运动总会长。
  冯玉祥的抗日救国立场一向坚定,抗战爆发后,他先后担任第三战区和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尽管和蒋介石是拜把兄弟,他却不受倚重,并被削去兵权,明升暗降,虽挂名国民党中央军委会副委员长,但已干不了多大的事,基本上退居二线,在重庆深居简出,很少过问实际事务,因而,他的内心极其苦闷。不能亲自上前线领兵打仗,那就好好把“抗日节约献金运动”掀起来。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被外敌压迫欺侮到最后一刻时,民众的家国意识和民族大义是最容易被动员和被唤起的。早在五年前,武汉会战期间,发生了武昌阅马场的百万人大献金活动。七七抗战周年纪念日那天,全市民众素食禁屠,分别集会,将自己的爱国热情融入到献金捐物活动中。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在武汉三镇主要街道设立6个献金台,邀请妇女界知名人士郭秀仪(水塔台)、郭德洁(李宗仁夫人、江汉关台)、沈慧莲(三民路台)、李德全(冯玉祥夫人、武昌司门口台)、唐国桢(世界大戏院台)、陈逸云(汉阳东门台)分别主持。连续3天,献金民众络绎不绝,直至深夜仍欲罢不能。献金运动中,蒋介石夫妇合献1.8万元,毛泽东自延安来电,委托将其7月份参政员薪金700元捐献。武汉大学教授苏雪林决定把自己的嫁奁三千元,加上十余年省吃俭用的教书薪俸所积买的两根金条,捐献政府作为抗战经费。这两根金条重五十一两,原存银行,作为将来的养老费用。更令人感动的是600多名人力车工人在水塔献金台献出了当天的全部收入,桥口一家工厂的女工因无钱捐献,就集体节食一餐,将饭菜钱捐献。沦陷区跋涉来汉的受难同胞,变卖衣物,就连瞎子、哑巴乞丐也将艰难得来的一分一毛慷慨捐出。那此尚未发育完全,且骨瘦如柴的难童们,或组织“贩报献金救国队”,或在献金台旁帮人擦皮鞋,随收钱随捐献。5天内,武汉人民献金超过100万元。


  2
  1943年11月8日,冯玉祥从重庆出发,奔走全川20余县市,往返数千里,历时近一年,讲演数百次。他的足迹所至,人人争相献纳。冯玉祥规定抗日献金的三条原则:一、有钱人出,贫苦人不出。二、不要勉强别人出。三、要感动别人出。每次群众献金大会上,他都亲自讲演,指明抗战必胜,介绍前方战士的艰难:“前方将士浴血抗战,四川后方才能过着安定的生活。大家应该同仇敌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支援前线!”冯玉祥还多次登台演唱他山东老家民歌《爸爸在家》:“爸爸在家受欺凌,孩子们在外真心疼。一定打回老家去,救我同胞救我弟兄。爸爸在家受欺侮,孩子们在外真痛苦。一定打回老家去,救我同胞救我父母。父母在家正逃荒,孩子们在外真心伤。一定打回老家去,救我同胞救我爹娘!”雄浑的歌声,悲壮的曲调,闻者无不潸然泪下。每到一处,他还亲手挥毫作画书字,并在街头摆摊义卖这些字画,然后当场将义卖的钱物捐献为抗战之用。
  在合江县城召开的献金大会上,冯玉祥对着万头攒动的民众慷慨激昂道:“同胞们,倭寇说三个星期即可灭亡中国,三个星期之后,又说三个月可以完事,三个月又过去了,他们又说至多半年,一定可以灭亡中国。现在,抗战已经六年多过去了,我们还在自己的国土上生存着!战斗着!这是我们前方几百万国军将士同敌人拼死战斗的结果!可是我们前方的将士,还穿着草鞋,有的还赤着双脚,扛着单发步枪,同凶恶的日本鬼子拼杀。我们的将士冻死饿死的不计其数!在长江两岸战场上,我们的将士在淫雨季节里没有雨衣,只能穿着湿衣服坚强守卫在战壕里!”说到此处,冯玉祥声音哽咽,老泪纵横。会场上,哭声一片。冯玉祥接着说:“同胞们,我发起节约献金运动,完全是出于本人的良心,是受前方将士的精神鼓舞。同胞们,让我们都拿出自己的良心吧!今天,无论男女老少,都要立个新的志向,下个新的决心,那就是:不把倭寇打出中国决不罢休!同胞们起来!献出你们的良心和赤诚,用我们所有的力量,支援前线,支援抗战!”中国抗战将士的事迹感动了人们,千万民众争先恐后捐款捐粮。合江白鹿乡施晋先一次献金六十万元,冯玉祥称赞他是震动全县、全川、全国的爱国新榜样。
  合江本来是川中小县,人口四十来万,又连遭三年天灾,还多次遭受日机轰炸,满目疮痍。短短5天时间,献金总数已达1250万元!那不仅仅是家家户户的钱,更是大后方人民的滴滴血汗。冯玉祥被人们的爱国热情感动了,他一口气爬上城外赤水河与长江会合处的渡口悬崖,运足底气,挥毫写下了四个斗大的字:“还我河山!”
 

  3
  冯玉祥又在江津县长肖烈陪同下来到川东白沙坝。白沙坝位于长江上游,重庆西部,扼长江要津,跨大江南北,是川东文化重镇,与重庆沙坪坝、成都华西坝、北碚夏坝,合称四川“文化四坝”,是抗战时期大后方的著名文化区。抗战期间,由沦陷区迁来的中等以上学校就有15所,学生万余人,是名副其实的“学生城”。两年前,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殉难纪念日,在白沙坝江津师范大操场举办了“中国音乐月万人大合唱”,上万人合唱抗战歌曲,吴伯超、金律声登台指挥。这是中国音乐史上一次史无前例的大合唱。
  1944年3月19日,冯玉祥早早起床了,他沿着青石板街面走到河边的西河坝,来到举办民众献金的大会现场。当地民众自发地向会场集中,学生们在老师带领下向会场汇聚,各社会团体也陆续抵达。震天的乐鼓声伴着响彻云霄的口号声,“为救国捐献!”“为抗战献金!”“同胞们团结起来,把日本鬼子赶出去!”—条条红红绿绿的大幅标语在艳阳下随风飘扬。除了白沙当地政商界人士,大会还特别邀请了美国军官罗斯出席。
  两万多民众聚集于江津师范大操场。操场上人头攒动,群情激昂。冯玉祥作完简短讲话,宣布抗日献金活动正式开始。首先由学校组织上台献金。各校派出两名学生代表抬着盛满法币的大盘子依次登上主席台,冯玉祥双手接过盘子,一次次向每个学生鞠躬道谢,台下掌声不断。女师附中献金12万元,国立十七中献金4万元,女师院献金20万元,省立重庆女师献金16万元,县立白沙女中献金15万元,私立聚奎中学献金30万元,大学先修班献金64万元,省立川东师范献金30万元,私立新本女中献金65万元。随着台下学生们抗日情绪逐渐高涨,学校之间开始竞争起来,大学先修班的同学首先提出:增加10万元,夺取学校组第一名。接着,女师附中齐呼:我们增加11万元;聚奎中学师生不甘示弱:我们也增加11万元;国立十七中已经资金困难,但也表示:全体师生将再捐出一天的餐费献给国家抗日。最后,学校组献金总数近300万元。
  接下来是各社会团体上台捐款了。“商会组——增加!商会组——增加!!商会组——增加!!!”顿时,台下一片要求商会增加上台献金的呼声。“商会组60万元——”主持人话音刚落,会场里有人尖叫着提出:“少了,少了,太少了!”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看商会组一个个缄默不语,各校推选的5个学生代表走到主席台前,整整齐齐地向商会组跪下,恳请他们增加献金,商会组不得不答应“增加10万”。台下学生和民众一齐呼喊:“200万!200万!200万!”商会组代表又默不作声了。这时,一个学生代表跃上主席台大声疾呼:“同学们,为了抗日救国,我们在场的全体学生,一齐向商会下跪,恳求他们为抗战捐献,为拯救我们的祖国献金!叔叔伯伯阿姨们,救济我们,救救国家,我们跪下求你们了!”台下1万多名大中小学生齐刷刷跪下。
  面对1万多下跪的学生,冯玉祥走下主席台,拭着眼泪对他们说:“你们的热诚,你们的忠心,哪怕铁打的心,钢铸的心,石做的心,都会感动的……”但商会组却不见有任何动静。现场学生一直跪在太阳烘烤着的石坝上不愿起来,他们有些几乎情绪失控,一遍遍哭喊着:“我们不做亡国奴!我们要爱国!”冯玉祥再也忍不住了,他又站到台上对商人们哽咽着说: “春秋时期,郑国商人弦高,以12头牛犒劳秦师保卫郑国,大家应向弦高学习啊!我们要效仿古人、今人,人家出命,我们就不肯出钱么?”最后,他对商会的代表们大喊:“我们对这关系到国家民族命运的大事,要本着自己的良心啊!”商会众人被感动了,商会代表这才大步走向冯玉祥,表示愿意再献金200万元。没想到,冯玉祥扑通一声跪下:“我冯玉祥致谢啦!”学生们这才一个个站立起来。


  4
  6 月 26 日,冯玉祥顶着炎炎烈日,由重庆经隆昌、内江又来到“盐都”自贡,再次发动献金。29 日,他在慧生公园召开各界集会,大声疾呼:“同胞、同胞,醒醒吧!把那用不着的钱,献给国家,好使我们打走日本鬼子,好使我们子子孙孙活着像个人样。”前来献金、助兴的男女老幼、官吏商贾、工人农民、车夫乞丐、兵士难民,把偌大个广场围得水泄不通。只见一个伤兵拄着双拐,披着破布缝制的旧军装,挤到台前,献出10元钱,说:“我在前线丢了腿,可我不后悔,现在华北沦陷,我有家难归!这10元钱是为我自己报仇的钱!”冯玉祥见此情景,热泪盈眶,走上前去,拿出一元钱投入箱中,其余的9元硬塞还给伤兵,说:“好兄弟,你是国家的功臣,国难当头,抚恤金不多,你留着吧,我给你垫上。”30 日,冯玉祥又在贡井发动宣传,结果自贡献金创下了全国最高记录:一亿二千多万元。其中盐商余怀述一马当先,捐了一千多万,“自流井大王”王德谦不甘落后,捐了一千五百多万元。冯玉祥兴奋地说:“你们这个爱国行为,震动了全国和全世界,也震惊了我们的仇敌。这个伟大数字,就像一个很大的炸弹,这个炸弹飞到东京去,要把日寇的东条内阁炸翻!”
  一个个献金场上,看不到平日官吏的虚伪、贵妇的孤傲、商贩的奸诈、兵士的蛮横,有的,只是平等和爱心。只有这时,人们才能感到平日一脸麻木的陌生人,原来血管里也在奔涌着激荡的热血,中国人的热血。只有这时,人们才能体会到每一个散发着体温的铜板的份量。良知未泯的中国人,将永远不会忘记那一个个感人的场面。
  冯玉样的爱国行为受到举国人民的高度评介,在他六十寿辰到来时,《新华日报》特辟专版祝贺。周恩来撰文盛赞冯玉祥:“为人所不敢为,说人所不敢说,这正是先生的成功处。”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