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春秋岭告诉我

作者:李少华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02日  来源:  
我出生在尚志市,这里是抗日女英雄赵一曼慷慨就义的地方。她活着的时候这里叫珠河县,距离哈尔滨一百二十多里。大雪覆盖的的山峦和田野是美丽的,扬扬洒洒的大雪蔚为壮观。可有时我十分痛恨白皑皑的大雪,它常让我联想起赵一曼被捕受难时的情景。狂傲、狡猾的日本鬼子正是利用了天寒地冻,在飘飘洋洋的大雪中狞笑着,举着冰冷,闪着寒光的屠刀,围剿孤军奋战,无粮草,无援兵的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所以,我认为大雪的历史并不是洁白的,曾经有过罪恶,曾经助纣为虐。
  按照地理学的概念,在长白山余脉张广才岭的莽莽群山中,春秋岭可能不是著名的一座山。可每当我来到它的脚下,心灵就会禁不住的震颤,有一种倍受炙烤的感觉,就会心旌猎猎,热血涌动。我庄严地跪下去,久久地沉思。起伏的大山是没有情感,没有记忆的,是不会与人类进行心地间交流的。可人们对春秋岭的眷恋是那样的热烈,那样的割舍不开。巾帼英雄赵一曼就是在这座山上,在冰天雪地中,与日寇进行了最后一次殊死搏斗,受重伤昏迷而被捕。从她倒下的那一刻,春秋岭就随着她的英名就辉煌地载入了中国人民抗击日寇的战争史册。
  眼前的春秋岭林涛滚滚,青翠欲滴。一九三五年冬初这里却漫天飞雪,寒气逼人,日寇对抗联三军的讨伐进入了最残酷的时期。之前的五年里,抗联三军和中共珠河县委领导的“红底盘”声势浩大,给敌人造成了极大的威胁。赵一曼时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第二团政治委员。十一月初,孤军奋战的第二团被日伪军围困于左撇沟的山上。她协助团长王惠同指挥作战,与敌激战两天,连续打退敌军六次进攻。但是敌我力量相差悬殊,第二团孤军奋战,天寒地冻,没有弹药补给,更没有援兵,蒙受了很大损失。
  夜幕降临,敌人暂时停止了进攻,在周围点起一堆堆的篝火。赵一曼和王惠同商议,决定趁黑夜带余部突围。赵一曼看了看众多的伤员,心里十分难过,要带着这么多伤员一起突围简直太困难了。她考虑了一下坚定地说:“给我留下一个班的人,我负责掩护,你带领部队和伤员突围。”“那怎么行,不能把你留下,你是女同志,我来掩护。”王团长果断地说。赵一曼严肃地说:“没有时间再争论,什么男的女的,谁说女同志就不能打掩护,你的责任是把部队带出去,快走!”大家的心里都明白,突围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是死是活,这是最后一搏。山下的敌人不停地喊话,让第三团投降,荣华富贵正等着他们。敌人的这套把戏曾经很灵验。“九一八”以后,东北大地出现了很多抗日的队伍,可绝大多数都被敌人用高官厚禄收买了。
  赵一曼叫留下来的同志们在山前山后燃起大火,把敌人吸引到自己这边。她把战士召集起来,布置了掩护的任务和撤退的方法后,坚定地说:“一定要拖延时间,掩护同志们安全撤退!”半夜十分,四周的枪声,手榴弹的声音骤起,敌人又开始进攻了。赵一曼带领战士们向敌人猛烈地还击,吸引敌人爬上山顶。突然她感到自己的肩膀一热,知道自己负了伤。她顾不得包扎,指挥战士向敌人投手榴弹,然后带领大家借着雪势滚下山坡,在夜幕中艰难地冲出了包围圈。
  部队突围后被打散了,一少部分同志逃离了险境,多数同志牺牲了。王团长突围中重伤被负,残忍的敌人割下了他的头颅。赵一曼和三个战友躲藏在春秋岭山上的一个地窨子里养伤,十一月三日化雪水做饭时的炊烟被日军密探米振文发现,引来了敌人的围剿。鬼子和伪军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赵一曼右腿被打断,露出了骨头。她一头栽倒在了雪地上,失去了知觉,被鬼子抓住塞进囚车带到珠河县城去了。春秋岭啊!春秋岭,你那么大的胸怀,那么茂密的森林,为什么就藏不住我们的英雄?难道你也像汉奸一样忘了祖宗,做了伪满洲国的顺民吗?其实赵一曼躲藏的地方是十分隐蔽的,单凭日本人是很难找到她的,坏事就坏在汉奸米振文身上。解放后,米振文听说眼前的八路军就是当年的抗日联军,顿时吓破了胆,如丧家犬一样东躲西藏。但历史上的罪恶是隐藏不住的,他被复仇的群众揭发出来,人民政府将他逮捕枪毙了。日本人不仅抓走了赵一曼,还放火烧山,以使抗日武装没有藏身之处。烈火熊熊,满目焦土,春秋岭是我们民族的一员,它也和我们的祖国一样,同样遭遇了那场屈辱的屠戮。
  站在春秋岭上,透过迷蒙的雾霭,依稀可见那条弯弯曲曲通往县城的公路。这条路我走过多少次,每一次心情都很沉重,很忧伤。迷雾中包裹着久远的岁月,缀连着身负重伤的赵一曼痛苦地蜷缩在冰冷的囚车里的情景。她的鲜血一定是一滴一滴洒在洁白的雪地上,凝结在冰冷的囚车上。那是一个飘着大雪的日子,日本人耀武扬威地压着囚车消失在路的那头。日军将她押送到哈尔滨施以酷刑,用钢针刺伤口,用烧红的烙铁烙皮肉,用竹签此她的指甲,逼其招供。她宁死不屈,严词痛斥日军侵略罪行。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敌人将她押回珠河县,绑在大车上“游街示众”后,在小北门将其杀害。临刑前,她高唱《红旗歌》,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视死如归,从容就义,时年三十一岁。“八月二日”这个日子很好记,因为头一天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她是一名伟大的反法西斯战士,她的英名永志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光荣史册上。如今的尚志市就是过去的珠河县,一九四六年为纪念赵一曼的战友赵尚志将军才改其名。从尚志火车站到小北门只有五里多地。这条路正是赵一曼被绑在大车上“游街示众”所走过的路,也是她壮丽而伟大的人生旅途的最后一段路程。正因为有了女英雄赵一曼的一腔热血,正因为有了女英雄赵一曼的振臂高呼,十四年的抗日战争历史才更加悲壮和璀璨。春秋岭就是赵一曼伟岸的身躯,屹立在天地间,屹立在中华民族的心里。
  每天我们背着书包去上学,走的就是赵一曼最后走过的那条路。伪满时期的青砖房已经斑斑驳驳,三个人搂不过来的大青杨枝繁叶茂,清清的小河还在流淌,历史的味道扑鼻而来,历史的大海汹涌澎湃。在我记忆的原点上赫然竖立着一个抗日民族女英雄的形象,伴随着我们茁壮成长的是复仇和厮杀的欲望。星移斗转,有一个疑问始终时有时无地缠绕着我:赵一曼就牺牲在眼前的小北门,为什么没有坟墓?芸芸众生枉费其口舌,罗列许多,却都解释不清。父老乡亲多少次悲愤地翘首发问苍天——赵一曼的尸骨在哪里!经年累月,这个带着民族愤慨的疑问逐渐演化成一个像宇宙一样浩瀚而神秘的梦——夜空深邃,星光闪闪,那里藏着多少未知的秘密?多少次辗转而不能寐,欲要爬起来一头撞进那个壮烈而斑斓的梦境中去一探究竟。翻开历史,记载赵一曼牺牲在小北门的资料准确无误,但记载的长河就像在这里设就了一个无情的闸门,至此就关得严严实实,犹如雷声一般轰轰隆隆的历史脚步声就此戛然而止,没有一丝风声,留下的是令人不可思议的一片空白和沉寂,还有不尽的思念和巨大的疑问。白山黑水遍洒东北抗日联军的热血,铭记烈士的纪念碑随处可见,遗憾的是没有赵一曼的墓碑。面对这样的事实,回首久远的悲壮往事,追忆这样伟大的巾帼英雄,后人的心里有对日寇的无比愤慨,有对烈士的悲情缅怀,也有难以言状的阵阵酸楚涌在胸地间,此起彼伏,挥之不去。我们惭愧啊!我们对不起逝去的先烈。我们是尚志人,我们忘不了抗日英雄赵尚志,同样永远忘不了中华民族不朽的女儿赵一曼,可我们确实不知道赵一曼的尸骨到底在哪里!怎么来竖立她的墓碑?东北抗联与日寇浴血奋战了十四年,“七七”事变以后他们几乎找不到党的组织,孤悬白山黑水,为东北大地的自由苦苦奋斗着,受尽了饥渴风霜之苦。多少人死在哪里?葬在何处?无人知晓——成千上万的先烈们连个名字也未曾留下。这就是无私无畏的革命者,“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把尸还”。他们只想过留取青山照汗青,未想过青史留名万古芳。但我们是先烈的后人,是革命大业的继承者,所以我们不能不想,必须要问:赵一曼的尸骨到底在哪里?
  时间的列车呼啸着来到了一九八二年,五十八万尚志父老乡亲准备为赵一曼建一座墓,立一座碑。但是立在何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纷纭,一个难题摆在大家的面前。有关部门几经研究推断,最后选定在尚志市第二中学门口的小树林中。日伪时期这一带是一片墓地,也称“乱死岗子”,也是日本鬼子杀害中国人的地方。据老人讲,日本人在此屠杀的主要有三种人:第一是共产党的抗日志士。第二是民间武装“红枪会”的信徒。红枪会是珠河最早的抗日武装,爱国、迷信,还具宗教色彩。有一次几千人围攻日本人占据的珠河火车站,信徒们赤身裸背,挥舞长矛大刀,口喊“刀枪不入”,然而他们面对的却是枪炮和铁甲车,死伤无数,血流成河,残不忍睹。第三是山林中的土匪。这些土匪时而抗日,时而抢夺百姓、豪绅,袭扰治安。当时这三种武装有分有和,互有联系,有时也发生争斗。
  腥风血雨岁月寒,赵一曼牺牲时的珠河大地已被日寇统治了五六年,大部分“满洲国”的所谓国民已成为日本人奴化后的亡国奴。现在当地还流传一句话:“当年几个日本警察就把珠河县管得规规矩矩”。这实在是泱泱大国之中国人的奇耻大辱,也是当时铁蹄下东三省惨遭蹂躏景象的真实写照。特别是偏僻的山林之中,生活在饥寒交迫中的平民百姓何谈什么文化和素质,根本不知何为民族之自由,何为国家之尊严,看着倭寇戕杀自己的同胞形同宰杀猪羊,麻木不仁,甚至以为日本人是在建设“皇道乐土”。所以赵一曼葬在何处无人知晓,或者说,当年伸着脖子看热闹的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被杀的是谁,也不可能有人去收尸。我民族之悲哉!呜呼!实在不愿写下去,更不敢让思路像覆水一样漫延下去——在那狼与野狗遍地横行的“乱死岗子”上会发生什么?
  现在小北门的那座墓碑下没有赵一曼的尸骨,连衣冠冢都不是,每每凭吊总是伴着些许遗憾与愧疚。呜呼之后我在凝思冥想,赵一曼活着的时候为民族的解放,可以从长江畔的四川宜宾来到风雪弥漫的东北抗日战场,牺牲之后她的英魂也一定是会迎着风雪展翅飞翔的。她的英灵可能遵循古老的遗训落叶归根,历经艰难险阻,回到了生她养她的白花镇?那是她的家乡,但她不会做那样的选择,一定会向北,沿着亮子河,义无返顾地回到了春秋岭——那是她担任区委书记、二团政委,创立铁道北“红地盘”的地方。那里有起伏的大山,翠绿的森林,有她眷恋的父老乡亲,有她魂牵梦绕,心甘情愿为之可以献出生命的民族自由解放事业。
  春秋岭的山巅之上,参差不齐地排列着巨大的卧牛石,或隐或现,掩映在丛林之中。晚霞之下的林海镀上了一层金色,远远望去,光芒的朦胧之中那些卧牛石就像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在林中行进。我仿佛看见赵一曼政委带着她的游击队时而披荆斩棘穿行在茫茫大山之中,时而又机警地出没在弯弯曲曲的山间的小道上。赵一曼从事秘密工作多年,积累了丰富的斗争经验。有一次,珠河县委利用关系,从伪军手中买了十几支手枪和一批子弹。由于敌人盘查很严,无法把这批武器运出来。赵一曼听说后,二话没说,带着一位姓沙的女战士化装成农妇,赶着大粪车,进了珠河城。他们把枪支弹药用油布包好,放进大粪车。“卡子”门上的日伪军一个个捂着鼻子,查也不查,只是连声催她们“快走!”车老板猛抽几鞭,赵一曼就这样巧妙把武器弹药运到了“红地盘”。赵一曼是被毛泽东命名为中国革命“八大妈妈”之一的吕老妈妈的“干女儿”。一次,赵一曼挎着一筐鸡蛋和吕老妈妈去老乡家做工作,被日伪军碰到。伪军指着赵一曼问是谁。因为赵一曼是南方口音,怕暴露身份,不敢说话。吕老妈妈急中生智,说赵一曼是她的干女儿,是个哑巴,伪军信以为真。从此以后赵一曼就认吕老妈妈为干妈,并妈妈、妈妈地叫了起来。赵一曼长得很漂亮,妈妈见她不像农村妇女,就为她找来一件偏襟上衣和一条大肥裤子,又为她扎了一个疙瘩髻。赵一曼长得很白,妈妈就不让她洗脸,经常给她抹锅底灰。
  站在春秋领上举目望去,村庄星罗棋布,即将收获的田野一片祥和。从春秋岭向南,翻过几座大山就是两山夹一沟的关门嘴子。七十多年的一天,一队日本兵到这一带“讨伐”。赵一曼研究后,决定利用有利地形打伏击。她把队伍带到敌人必经的山路旁,埋伏在树丛中,当敌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伏击圈时,赵一曼大喊一声:“打”!快枪、土炮一起开火,敌军官顿时落马,敌兵们乱作一团。游击队员猛扑上去,一举消灭十多个鬼子,缴获二十多支枪,取得全胜。赵一曼的威名使敌人闻风丧胆,日伪报纸《大北新报》和《哈尔滨日报》上,刊登题为《共匪女头领赵一曼,红枪白马猖獗于哈东地区》的报道,尽管有很多污蔑不实之辞,却也把她说得神乎其神:“‘共匪’女首领赵一曼,红装白马奔驰于丛山密林,投身于抗日反满运动 ”。敌人还登报悬赏,多少次企图捉拿她这个“挎双枪,骑白马的“密林女王”。我认为,赵一曼之所以是英雄,不仅在于她是一个发动人民群众与侵略者厮杀的领导者,而在于她是一个没有被敌人的阴谋、利诱和酷刑收买和征服的坚贞不屈的抗日战士。她虽然牺牲了,可她的精神永存,像火山爆发般震憾了东北大地,唤起了无数优秀的中华儿女投入杀敌的战场。
  我见过很多赵一曼的雕像,唯有一座与众不同,印在脑子里。她就坐落在四川宜宾市翠屏山上的赵一曼纪念馆的小广场上。同样是坚毅的目光,同样挎着盒子枪威风凛凛,可那是一个典型的巴蜀文化熏陶出来的女儿家,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坚贞、贤淑和端庄,寻不到骑白马的“密林女王”之霸气。我真的很感激哪位未曾谋面的雕塑者,因为他把赵一曼作为一个女人的魅力从另一个侧面艺术地呈现,诠释给了崇拜她的子孙们。多少年来人们的心中就郁闷着一个巨大的遗憾,——著名抗日将领赵尚志的遗骨不知在何处,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但是六年前赵尚志的照片突然被发现了,紧接着他的头颅也在长春找到了。不可能发生的事确确实实发生了,这是苍天赐予爱好和平的人们的一个惊天的奇迹和慰藉。春秋岭啊!你见证了这里发生的一切,你不要再沉默,一定要告诉我,奇迹一定还会发生的!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