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清一色“红颜英雄”让IP改编深陷套路

作者:王彦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7日  来源:文汇报  

100607_p59_b

穿古装的“大女主剧”里,女性角色一个个技能升级,剧中被称作“天生的战士”。反观男性角色,几乎清一色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图为《楚乔传》剧照。

《楚乔传》开播,正式拉开了荧屏2017年“大女主”季。从本月开始,半年之内还将有十多部“大女主剧”排队登陆一线卫视:《如懿传》《那年花开月正圆》《赢天下》《扶摇皇后》《醉玲珑》《丽姬传》《将军在上》《独步天下》《凤凰无双》《独孤传奇》《蔓蔓青萝》《凤求凰》《凰权》……

所谓“大女主剧”,业界并无权威释义。一般来说,这类剧以女主角为绝对核心人物,她们颠覆了传统“自古红颜多薄命”式的设定,而有了坚毅性格和曲折经历。剧中,在多名男性角色的助力下不断成长,“大女主”们最终抵达权力、事业、情感的巅峰,让人刮目相看。

红颜“不薄命”,这固然好,但女性在荧屏叙事中强势崛起的同时,充满英雄气概、阳刚之美的男性角色却越来越稀有,这不能不谓之遗憾。

“大女主剧”扎堆,是女性观众的需求也是创作跟风的注脚

女性视角在电视剧创作中从不曾缺席。早些年,孝庄、杨贵妃、西施等古代女性都是导演们热衷的女主角。“但以前的剧,哪怕戏说,多多少少还是在历史的框架内进行想象,女性与男性戏份多半也是并行的。”中国传媒大学副教授赵晖把2012年当作“大女主剧”的分水岭,“那年 《甄嬛传》红得发紫,几乎就定义了此后一连串同类剧集的特性———古装外衣下的女性偶像剧类型。”

“甄嬛”之后,2013年《陆贞传奇》,2014年《大汉贤后卫子夫》,2015年《武媚娘传奇》《芈月传》,2016年 《女医明妃传》《锦绣未央》,2017年已播的 《孤芳不自赏》《大唐荣耀》《龙珠传奇》,直到待播表上让人应接不暇的名字。这些剧目扎堆,几乎将当红的大青衣、小花旦尽数网罗。《如懿传》 有周迅,《赢天下》 是范冰冰的,《那年花开月正圆》女主角是孙俪,其余的,赵丽颖、刘诗诗、杨幂、倪妮、陈乔恩等,简直“花开满园”。背后的公司也涵盖了电视剧制作的多数力量。在赵晖看来,这些“大女主剧”以女主角为核心人物,以女性成长为叙事主体,以女性视角提出思考,这可以充当一部分女性观众的精神和情感抚慰。从某种角度看,剧中鲜活的女性灵魂,确乎部分社会的镜像。她们不再仅仅满足于“贤良”“主内”,而是独当一面,折射出当代女性独立自主、刚强坚毅的形象嬗变。

只是,看看这些“大女主剧”,其内容绝不如它们的主演表那般千姿百态。十多部待播剧都穿古装,且基本可归纳为两种类型:后妃宫斗记、乱世女子成长记。有网友总结此类剧集的“基本法”是———女主拥有倾城貌、过人计;不是出身寒微就是因故跌落凡间,必得几经生死考验;但遭遇坎坷的同时,她善良、坚韧的品质也会吸引一众追求者,从而展开一波三折的多角恋爱,直至最终人生圆满。

何故千篇一律? 也许得从源头找。这些古装“大女主剧”几乎尽数脱胎自网络小说,因而多半甩不掉网文的固有软肋:啰嗦、雷同。通常而言,十万字以上即可称长篇小说。《战争与和平》120余万字,《红楼梦》120回不足百万字,但这些文学巨著的字数在网络小说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是庸才,第三个是蠢材。”即将与观众见面的这十多位“大女主”,谁能从套路里突围? 拭目以待。

女主角越来越强势的同时,男性角色要么隐形要么多半变成了“花美男”

中国有句俗语,“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但在许多古装剧里,恐怕得改成“每个大女主背后,都有一群默默支持她的男人”。女主角不但能顶半边天,她们越发强势之时,男性角色要么隐于身后,要么变成了“花美男”。

从“大女主剧”的经典《甄嬛传》说起,陈建斌饰演的皇上符合多数观众的想象。但对剧情而言,他只是后宫佳丽角力的背景,是催动一切宫斗的引擎。《芈月传》也是如此。三个男性爱她,以她为马首是瞻,朝堂里老臣新贵都仰慕她,即便她过世,玄皇孙嬴政还得不时牵记着她。环绕她的男性角色众多,可惜全都是附庸。

而另一种“大女主戏”看似男女戏份均等,但性别感却是失衡的。犹记得2015年夏天,《花千骨》 里的沙阡陌分明是男儿身,偏被设定为“六界第一美人”,并且还是女主角口中的“沙姐姐”。如果说,彼时还有人一度错愕,那么如今,眼见古装剧里的“花美男”与美少女们平分秋色,眼见剧中男性常以自身美貌为豪,观众已见惯不怪了。近一两年的“大女主剧”里,女性角色从不哭哭啼啼伤悲春秋,反而随时坚强如“女汉子”;反观男性角色,阳刚不是必需品,“盛世美颜”才是硬指标。有社会学家认为,“秀气”“腼腆”“可爱”“柔美”的男性角色大行其道并不偶然,这符合了“少女的审美观”。从某种角度而言,亦可视为荧屏前女观众在主导“中性”审美。

果真如此吗?可为何我们直到今天仍常提李云龙的“亮剑精神”,为何我们在十多年后还清楚记得“钢七连”的铁骨铮铮?“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当“花美男”的容颜易被雨打风吹去时,多些抵得住时光磨砺的“纯爷们儿”,荧屏才不致性别失衡。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