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诗意雪漠:有关爱与信仰

作者: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2日  来源:  

雪漠最新长篇小说《西夏的苍狼》出版了,这是他“灵魂三部曲”的第二部。雪漠在他关于灵魂和超越的话题上,走得更远了。

熟悉雪漠的读者都知道,从“大漠三部曲”到《西夏咒》,孤独、灵魂、超越、生命意义、岁月毁不掉的价值……这些形而上的诉求,差不多是雪漠最感 兴趣的话题,几乎称得上是“雪漠关键词”了。《大漠祭》里的雪漠被苦难和孤独腌透了心;《猎原》中的雪漠开始反思苦难、人性与死亡,追问“这生命,究竟有 啥意义?”《白虎关》里,从两个弱女子的生命挣扎中,雪漠找到了生命的意义,那便是——灵魂超越。于是,《西夏咒》中的雪漠,一改往日百科全书式的写作, 以巨大的悲悯和超越的智慧,驾驭了一个叙写千年罪恶的题材,叙事也由沉静转为诗性的汪洋恣肆。而《西夏的苍狼》,雪漠干脆甩开了他熟悉的大漠和西部千年的 历史,直奔那堪当灵魂依祜的信仰,走向了他称之为“娑萨朗净土”的永恒。从叙事上看,这已经不是常规意义上的小说了,称之为寓言也许更恰当。你把它看做是 雪漠自己的灵魂求索也罢,把它看成是人类终极超越的梦想也罢,重要的是,那对信仰和永恒的寻觅本身,是不是震撼了你的心灵?

老实说,作为女性读者,我更愿意从爱的角度去切入信仰的话题。信仰,是那么遥远、飘忽,远不如爱,更能带来体验的质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女性的 “通病”,印象里,能够鲜活地留存于文学作品中的女子,基本上都是因为爱,而不是信仰。当然,也许对于女子来说,那信仰,其实就是爱本身。所以,相较于黑 歌手对娑萨朗净土的寻觅,那被称为紫晓的女子对爱的寻觅似乎更能唤起我的共鸣。而临近结尾的《白轻衣的故事》那一章,则实实地震撼了我,在我看来,这是全 书的精华、精髓,也是我看过的所有关于女子、爱与信仰的故事里最美丽、最深刻的文字。

“你不知道,我还没被爱过呢。我虽历练过红尘,但没被人爱过。我不甘心。我眼里所有的超度,都不如一次鲜活的爱。”这是博物馆里一具少女标本的 灵魂自白,这一章,全是这灵魂的自述,她是白轻衣,也是紫晓,也是所有的女子,而文中的“你”,是黑歌手,也是雪漠,是所有的男子。这是一个期待的灵魂、 寻觅的灵魂、渴望爱和被爱的灵魂,这样的灵魂,是不是存在于每个女子的身体里面呢?假如你也是女子,你定会明白那答案。

这灵魂斩钉截铁地说:“拯救我灵魂的,是爱。是爱,将我从消解中拔出;是爱,给了我活的感觉;是爱,让我有了自我;同样是爱,使我有了铭心刻骨的相思。”

而“你”——男子,在这灵魂的裹挟下走向那女孩时,心中却起了纠结:“我听到两个声音在你心里斗着:一个说,爱吧,趁着有爱的载体;一个说,逃 吧,生命里还有更重要的事。前者有许多未知,每个未知都是毁灭的开始;后者却趋向静默,那静默的大美里,有孤独,有空寂,更有永恒的诗意。前者说:爱她 吧,瞧,多美的女子,哪怕爱的结果是毁灭;后者说:你还应该有更大的爱。小爱转瞬即逝,大爱相对永恒;小爱是个人觉受,大爱是心灵的滋养。”

这一段话很好地阐释了男性在面对爱时的心态。对女性来说,爱本身就可以是她的全部、惟一,而对男性来说,他的心中总有一个天平,爱只是其中一个 砝码,那另一个,可以是事业,也可以是信仰。当天平的一边倾斜时,他们总能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往另一边添加砝码,这理由可以是对诗意的期待,也可以是对 永恒的寻觅。

其实,和“生活在别处”的说法一样,期待和寻觅,都是由此岸望向彼岸的一种向往,是人类“诗意地栖居”的一种姿态。男人或许不需要爱,仅凭信仰 就能载他到达彼岸,而女人则或许不需要信仰,仅凭那爱就可以升华了自己。所以,黑歌手寻觅娑萨朗,紫晓寻觅黑歌手,换一种说法——男人寻觅信仰,女人寻觅 爱——这寻觅,将黑歌手从庸碌的男人堆里超拔出来,也将紫晓从世俗的女人堆里超拔出来,他们都成了“诗意”的象征。

同样,这期待、寻觅,以及对灵魂的执著关注,也将雪漠从当代芸芸的作家堆里超拔出来,使他的写作带有了某种“诗意”。从这个角度,我更愿意将雪漠称作是“诗意作家”——是的,诗意的作家,诗意的雪漠。

我知道雪漠不光是优秀的作家,也是一位修行了20多年的优秀的瑜伽士,修行和写作一直在争夺他。正是那份对诗意的牵挂和期待,将他拽出修行的澄明之境,于是有了一部又一部作品,也有了一个又一个诗意的女子,一段又一段诗意的爱情。

雪漠笔下钟情的女子,大多有着脱俗的气质,《大漠祭》里的莹儿、《白虎关》中的兰兰、《西夏咒》中的雪羽儿,以及这《西夏的苍狼》里的紫晓,都 是洗净了烟火味的诗意女子,她们更像是由此岸吹向彼岸的清风,是梦,是理想。雪漠笔下的爱情,也大多带有诗意的特征,雪羽儿与僧侣琼、紫晓与黑歌手,那不 是世俗意义上的男女之爱,那爱本身,其实就是此岸通往彼岸的渡船。男子和女子,融化在这爱里,完成了由世俗欲念走向生生世世永恒之爱的超越。用雪漠的话 说,这便是大爱。

雪漠说,他衡量文学好不好的标准就是,这个世界是不是因为有了这部作品变得更好,这其实也是他对自己的衡量标准,这也是他常说的要用大爱、大善 铸就一个人的心。很多读者都是在遭遇人生困境不能自拔时走入雪漠世界的,在这个诗意的世界,他们找到了灵魂的清凉,有的甚至找到了活下去的理由。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