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莫言首部大剧场话剧将在首都剧场上演

作者:韩亚栋   发布时间:2011年07月21日  来源:北京日报  

知名作家莫言一直是个话剧迷,8月31日至9月25日,他的首部大剧场话剧《我们的荆轲》将在首都剧场上演。昨天(19日),该剧召开了发布会,本应作为主角现身的莫言,因人在国外未能出现,而是让导演任鸣朗读了他特意寄来的一封书信:“小说家写话剧,应该是本色行当。每一部优秀的小说里,其实都包藏着一部话剧。它们的终极目的,都是塑造出典型人物,这样的人物是所有人,也是我们自己。”

并不为人所熟知的是,靠写小说成名的莫言,其实是从写话剧走上创作之路的。他在信中透露了一个秘密:“我最早变成铅字的是小说,但真正的处女作,却是一部名为《离婚》的话剧。”遗憾的是,这部作品被他投寄的所有刊物退稿。一怒之下,莫言将它投入火炉。《我们的荆轲》是莫言正式创作的第二部话剧。此前,他与王树增合作的话剧《霸王别姬》,曾于1999年登上过人艺小剧场的舞台。当时他扬言,要写三部历史题材的话剧,通过它们“引发观众和读者对当下生活或自身命运的联想与思考”。

尽管在创作剧本时,莫言遵循了《史记·刺客列传》中那个众所周知的“刺秦”故事,但在这部《我们的荆轲》中,观众的确可以感受到他对当下现实的关注。

“这是哪儿?这是首都剧场吗?”一句出人意料的现代用语,拉开了这部历史剧的序幕。“他在剧中用了很多现代语汇,如荆轲和秦王的最终对话——‘秦王:你杀不死我’;‘荆轲:我们历史上见’,‘秦王:好,我们历史上见’。”导演任鸣这样解读莫言的创作思路,“他希望把荆轲由一个刺客变成所有人的荆轲,换言之,《我们的荆轲》关键不是荆轲,而是我们。”

在莫言笔下,荆轲刺秦的动机也似乎不再只是侠义之举。任鸣透露说,莫言对荆轲的动机给出了多元的全新阐释,“其中之一的推断是,他只是不遗余力地想出名。”另外,剧中的高渐离、秦舞阳等人,也不时显露出这样的心态。“莫言是想借此对当下给予反思和批判。”任鸣对此颇为认可。

接到这样一个剧本,任鸣形容自己的工作是“富于挑战”的。为了使莫言在剧本创作时的现实思考得以完美展现,他在舞台调度、音乐和节奏选取、多媒体运用等方面,做了颠覆性的处理。任鸣以其中刺秦的一幕为例:“荆轲刺杀秦王的一瞬,二战、刺杀肯尼迪、‘9·11’等历史上的战争和恐怖场景,都将借由多媒体投影到舞台,这样的震撼和冲击才能激发观众对人性的反思。”

“这样来拍历史剧,很可能会引发争议,但文学大家都敢于挑战自己,我也不怕失败,我相信,经典不该只是一种模式。”任鸣坦言,自己并未想过获奖和票房,就琢磨着怎么拍好戏,从而在短短两个小时里展现其艺术价值。而在剧中分别饰演荆轲、太子丹、燕姬的王斑、王雷、宋轶等主要演员则纷纷表示,这次“拼了”!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