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郑小琼:灵感之源,诗歌之根

作者:郑小琼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1日  来源:作家在线  

“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条。”这是诗人叶芝的诗,也是我对自己写作的要求,我的文学之根在生活之中,在基层的现场生活之中。十年前,因为生存的原因,我在工业区打工谋生,在流水线机台上劳动,正是这种流水线生活的经历让我有了拿起笔写作我自己生活的动力,我写自己熟悉的生活,比如流水线,比如铁,比如出租房,写农民工群体的生活,他们的内心,他们对未来的眺望、追求,我的创作便是这样从生活慢慢开始的。我写作我十分熟悉的五金厂、塑胶厂,写作自己生活了四年多的黄麻岭,写自己与工友们在机台、流水线上的工作场景,写我从乡村女孩到城市女工的生活之路,写自己作为乡村女性如何面对工业时代的流水线、电子晶片、毛织、市场经济,我们这个群体面对时代如何选择,如何生存,如何才能从身体与心灵上真正实现由农村进入城市,写自己在从农村到城市的过程经历了一场怎么样的挣扎,从不适应到适应,从抗拒到接受到引领,如何拿起笔呈现打工生活。我是一个从生活中走过来的写作者,是第一线生活带给我写作的灵感与动力,也给了我写作的素材与最为核心的细节。

去年我在中国作协和广东作协的支持下,重新回到我工作了八年的东莞工业区定点生活半年,这一次是因为写作我深入工业区生活的现场。在半年中,我接触到了很多打工者,倾听她们的故事,她们的人生,她们的婚姻。更多地了解与体会他们在生活中的一切,让我深深地感动。只有真正地走进基层,深入基层,深入到人民日常生活之中,自己的作品才会更加具有人间的烟火气,有地气,有真实的生活味道,有着属于时代的喜悦、幸福、忧伤、苦恼……从现实生活中寻找,我希望以后有更多时间深入到农民工群体之中,写出他们的悲欢与人生的故事。我自己本身是农民工中的一个,在工厂生活了很多年。但是去年下半年的深入生活,使我感到,如果要写出这个时代的作品,写出这个群体里真正的生活,自己还需要有更多时间倾听,更多时间观察,更进一步深入到这个群体之中。比如中国进入城市的女性所遭遇的生活与生存的真实境况,她们的婚姻、情感、家庭、工作等,她们在城市打工、生活所面临的升职、未来等,从而进入中国工业现场的女性农民工的生活与精神状态。这些年,为了解我所熟悉的农民工生活,我跟随我的工友一起回到她们的故乡,去了解一个更为现实的世界。我清楚得记得我跟工友从广东东莞去湖南的经历。我的那位工友在东莞打工六年,回去相亲。我们从东莞坐火车到长沙,然后从长沙转汽车到县城,从县城坐车去她的老家。我陪着她去相亲,半年之后,她结婚,我独自坐车去她老家,参加她的婚礼。去江西、湖北了解不同地方的乡村,了解不同地方的女工她们不同的感受,我进入五金厂、玩具厂、塑胶厂……了解不同行业的女工她们内心有什么不同。整整六年时间,我每个休息日基本上都是在工业区过的。如果说前八年的生活,我写作的窗口是自己的生活,那么现在,则让我从关注自身的生活到倾听他者的生活,从我到她,是对自己写作立场的确认,让我深刻地了解更多人的内心与成长的过程。在东莞的工厂定点生活半年,让我更加坚信,文学之根在生活的现场。

在改革开放的工业区现场生活,让我这个来自中国内陆乡村的女孩经历了一场观念由恐惧到蜕变到突围到更生的过程。如果说这个过程既是时代给予的,也是历史给予的,更是生活给予的,是我直面生活现场碰撞的结果,那么这次深入生活告诉我要在这个时代不断地展现自己的个性,并且承担时代的责任,要更加深入地观察,认识,表现生活。

这些年,我都会不断地反思自己,为何而写作?要写什么样的作品?这两个问题一直纠缠着我。当我学习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时,我才真正明白我们的写作者为何而写作,我们要写怎么样的作品。我们常常抱怨作品没有人阅读,我只想问,人家为什么要阅读?我也常常这样问自己,我们是不是真正写出了反映时代变化与站在人民立场的作品。作为一个流水线生活的工人,我知道当铁砸在自己的手指与别人的手指是完全不一样的,我自己感受到的生活与坐在书房依靠资料感受到的生活有着本质的区别,有一种疼痛是自己亲身感受到,有一种疼痛是想象得来。

当我学习了《讲话》之后,回想起这些年我的创作,我才更加深刻地懂得生活对于创作的意义与价值。生活是创作之源,让我获得了创作的冲动,也让我的创作奠定了牢固的基础。《讲话》指出,“人民生活中本来存在着文学艺术原料的矿藏……它们是一切文学艺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的源泉。这是唯一的源泉,因为只能有这样的源泉,此外不能有第二个源泉。”作为一个年轻的作家,作为一个从生活现场成长起来的作家,我觉得自己需要有更多时间重新到生活中去!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