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崔曼莉《浮沉》从未把职场成功视为终极目标

作者:谢勇强 赵媛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6日  来源:华商报  

澄清坊间传言 解读争议人物 诠释小说真意

热播剧《浮沉》虽已落幕,但是关于小说改编的争议却更加热烈,因为对于那些看过《浮沉》原著的人而言,电视剧并未体现小说的优点与特质,而是变成了电视剧版的《失恋三十三天》,有人在微博上吐槽,“最忍无可忍的是把一个聪敏、机灵、外表柔美、内心强大的乔莉改编成了个250”。与改编者鲍鲸鲸的高调相比,原著作者崔曼莉的声音几乎没有在媒体传出,不过在接受华商报记者专访时,她坦承对于这部电视剧,自己“只看了十分钟”,因为通过十分钟她已看出与小说相比,电视剧的精神气质已变了。崔曼莉希望读者能够看懂《浮沉》,而不是以所谓职场小说的视角来功利地看书。因为“《浮沉》从未把职场成功视为终极目标”。

评剧目

“电视剧《浮沉》也可以不叫《浮沉》”

华商报:电视连续剧《浮沉》热播,作为小说的原著作者,电视剧的改编是否和您有过接触?

崔曼莉:《浮沉》出售电视剧改编权之前,制片方与导演都和我谈过对《浮沉》小说的喜爱,出于对他们诚意的信任,我转让了改编权。此后我一直坚持对他们的信任。编剧也是由制片方与导演寻找并决定的。编剧从始至终没有提出过要和我交流,也没有过交流。从未询问小说的实质意义、创作感受以及小说隐含的“浮沉精神”。也许《浮沉》电视剧的改编只是出于对收视率的追求。在此基础上说,我对电视剧不敢抱有希望,也不存在失望。至于收视率是否成功,要看实打实的数字。我只想说,小说对文学负责,和其他没有关系。电视剧播出后,很多媒体纷纷刊登了编剧23岁年纪“写浮沉”的轰动,把“改”说成“写”引来争议,事后又有所澄清。不过既然为了成功,面对《浮沉》小说出版销售整整四年的事实,都敢在法律边缘玩文字游戏,又怎敢谈尊重小说呢?从这个角度说,电视剧《浮沉》也可以不叫《浮沉》。虽然小说与电视剧故事大体相同,只是电视剧加了很多婚外恋等感情线索,但这好比做人,精神气质一变,什么都变了。

评乔莉

“她令人头疼,甚至有时令人生气。但她也确实令人心疼,令人喜爱。”华商报:鲍鲸鲸编剧的《浮沉》争议颇多,有人认为把一个聪敏、机灵、外表柔美、内心强大的乔莉改编得有些二,你怎么看电视剧中的乔莉?您对电视剧的改编有什么感觉呢?

崔曼莉:中国人向来讲求自强,不论什么样的家庭,都会教育孩子好好读书,好好上进。小说中乔莉离开舒适富裕的家乡杭州,只身在北京拼博,遇到种种困难却敢于坚持,除了表现出年轻人“小鸟离窝,志在天下”的倔强与勇敢,更体现出中国式的“君子自强不息”的精神。听说电视剧第一集把乔莉的努力解释成一个外地女青年受了上海婆婆的怨气与闲气,才发狠上进。不要说我笔下的乔莉,想想我们身边努力学习工作、生活着的女性们,她们虽然被各种世俗问题困扰,但如此小家子气又庸俗的恐怕不多。

小说《浮沉》里的乔莉在重重困难之中,不肯放弃做人的原则,不肯未经最后的努力就轻言失败,不肯在没有寻找到自己之前,就与整个社会同流合污。她一面坚持价值观,一面用自己的方法勇往直前。她不是什么聪明人,但她勇敢、积极、强大。她不愿向潜规则低头,但也决不放弃解决事情。她令人头疼,甚至有时令人生气。但她也确实令人心疼,令人喜爱。

评职场

“《浮沉》小说在谈人如何寻找到自己,坚持自己”

华商报:《浮沉》出版后被广为传阅,很多人把它评为中国商战小说代表作,有些职场新人还在当中总结自己的职场经验,对此你怎么看?

崔曼莉:企业是《浮沉》中的重要场景,由于这七亿大单竞争激烈,如何面对竞争,如何做出选择,是小说主人公们必须经历与抉择的。小说出版之后,有人在小说中总结职场生存法则,更多的读者只是阅读小说,并以自己的经历与之共鸣。作为作者,我无法阻挡人们的阅读再创作。一千人读就有一千种总结。文学在真假之间成功置换,这是作家的骄傲。但小说《浮沉》里没有一个主人公把职场成功视为终极目标。《浮沉》里的人们,面对的是价值观与人生观的终极追问。而中国人一向喜爱讲“自强不息”,讲“安身立命”。这并非指的是饭碗问题,而是做人的问题。选择做一个什么样的人,选择一个什么样的事业,等于选择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生。安身,可以是为了立命暂时解决吃饭问题,而立命,则直指人如何度过时空才没有虚度年华,生命如何才有真正的意义,物质的满足是否可以代替灵魂的向上。《浮沉》小说里充满了积极意义,这不是什么“职场规则”。它在谈人如何寻找到自己,坚持自己,人如何不在世界中迷失,人生如何才能有真正的事业,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人。安身立命、自强不息,是这本小说里两个重要的解读要点,也是《浮沉》读者们津津乐道的“浮沉精神”。我想,职场是否在这个概念当中,职场离这个有多近,或者有多远,真的不应该由我来谈。《浮沉》讲到了几代人在面对社会变革时的追求、迷茫与奋斗,他们在事业、爱情、生活中的挣扎与体会。我从不认为《浮沉》是讨论职场规则的小说。但它被评为职场商战小说代表作,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仅用职场与商战来看《浮沉》,这又是非常片面的。开个玩笑,托尔斯泰写《安娜的故事》,确实写了一位少妇的出轨,但他肯定不是想写少妇出轨手册吧。

谈《浮沉3》

作为创作者,我十分警惕自己的熟练

华商报:《沉浮》系列跨越多年,如今连电视剧都拍出来了,《沉浮3》现在的进展如何了?

崔曼莉:小说创作是需要感觉的,哪怕《浮沉》的故事在我心中早有结果,我依然期待那份感觉。作为创作者,我十分警惕自己的熟练。这和新鲜没有关系,而是说,我需要一份感觉让我从真诚出发,从感动出发,然后回归到理性,一个字一个字地去写作。而不是反正我知道了,反正我会写了,就随便地去下笔。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不抓紧好时机出书。道理很简单,如果我没有按照文学标准去创作出一个好作品,越好的时机出书,其实就越糟糕。而我真的写出一个尽我所能的作品,就无所谓时机的好坏,哪怕没有阅读,我也问心无愧。写作对我来说,是我作为生命个体存于世上的最大理由。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