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三重门 周国平 何建明 新概念作文 活着 尹建莉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刘元举:用音乐和建筑解读深圳

作者:王光明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6日  来源:深圳商报  

刘元举(作家主页 读者小组),知名作家,辽宁省作协副主席,在深圳交响乐团“潜伏”两年深度体验生活,文博会期间推出《城市·大演奏厅》。这部以城市·音乐·建筑·人为主题的“特别的”图书由花城出版社出版并在深圳首发。

刘元举被称作“中国钢琴写作第一人”,也是国内第一个踏入建筑界以建筑美文与专著引起广泛反响的作家。他的钢琴书和建筑书都在一流的专业出版社出版过。历年作品曾数十次获得省级以上奖。

在《城市·大演奏厅》这本书里,刘元举把一个城市的发展历程完全融于音符中,以“大演奏厅”的设计思维,涉及到这个城市的历史、过程、现状、将来、政治、经济、文化等方方面面。书中,刘元举采访了但昭义、周广仁、李云迪、陈萨、张昊辰、沈文裕、左章、陈世民、左肖思、孟建民、汤桦、饶小军等深圳文化人,许多传奇故事首次披露。刘元举还提议深圳建肖邦公园,在海边盖一座歌剧院,他预测:大鹏湾将是一片爱琴海,热爱钢琴热爱音乐的大海。这本书也是中国作协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推出的重点项目之一。

音乐和建筑最能代表深圳文化

《文化广场》:据说你不是音乐家,不“弹”钢琴只“谈”钢琴。10多年前,你发现了少年钢琴天才郎朗并为他写传记,后来陆续写了120多万字的音乐文章及相关文字;你也不是建筑家,但也写过许多建筑作品如《追逐建筑》上下卷,从国内建筑写到国外建筑,涉及面非常广,为什么选择从音乐和建筑这个角度来写深圳30年这个读本?

刘元举:1986年,我第一次来到深圳,当时特区的许多地块还是一片红土,同现在深圳到处植被丰富、四季鲜花盛开真是不可比。以后我多次来到深圳,每一次都让我感到震惊,你看,我们穿行于深南大道,车流滚滚,这不是一首奏鸣曲吗?招商银行、赛格大厦、地王大厦,像奏鸣曲的三个阶段:呈示部、发展部、再现部。它们都曾经创造过中国建筑的速度或高度。

再看钢琴,造钢琴当然非常复杂,需要千万个精密零部件组合,造钢琴的速度当然比盖房子要慢,培育钢琴名家可能更慢。过去说,要培养一个贵族式钢琴家需要“三代”,因为需要很深的文化修养和积累,但深圳却创造了奇迹。李云迪1995年从四川来到深圳,仅仅过了5年,他就夺得了华沙肖邦钢琴大赛冠军,在该项高难度大赛第一名空缺两届长达15年之后,一举成为首位华裔头奖得主,轰动世界乐坛,这里肯定有必然的联系。

深圳每个人的成功关乎精神文脉

《文化广场》:你笔下的人物融入了强烈的个人情感,展示了你的想像力和创造力,使用了小说、散文、诗歌等多种艺术手法。如何通过这些努力,去生动地、细节化地解读这座城市的肌理与文脉?

刘元举:这部书不同于我以往写作的那些书。这么大的容量,这么多的人物,城市、历史、文化、音乐、建筑,还有与此相关的国际赛事,林林总总,等于陆海空同时交叉,如何装进报告文学的这种文体中,是个挑战。深圳不像许多内地城市,它早期没有内地城市所积淀的那种裙带关系、人际关系,它没有惰性。它是所有人,包括官员、普通人、个体户、艺术家或学者等都追求有所作为的城市。我想要倾诉的是自己抓住这个城市的令人感兴趣的精神文脉。

我跟上百位建筑大师有过直接交流,采访过他们,并研究过他们的书和作品。我之所以敢去写音乐和建筑,原因就在于我始终用一种真诚的心灵去感悟他们,把感悟出来的东西化为自己的东西,然后去表述。在这本书的第一章里,我力图写出这个城市的成长过程、发展及它的功臣与贝多芬乐章相关的精神含量的东西,王石就不断地从贝多芬的交响乐《命运》及肖邦和莫扎特的安魂曲、夜曲等中获取营养。

跨领域写作缘于渴望拓宽视野

《文化广场》:看起来你文质彬彬,但骨子里却涌动着创作的激情与追求,你的很多“跨界”作品具有先见之明。在国家提出开发西部前十多年,只身深入黄河源、柴达木,写出被评论家视作与张承志、马丽华同样才情的散文集《西部生命》;十多年前你听郎朗弹《我的祖国》,写了篇散文《一条大河》被编选到初中一年级教科书。你的丰富经历与《城市·大演奏厅》这部书的写作,有着什么样的必然逻辑?

刘元举:我写过很多的建筑、音乐作品,如《表述空间》、《上帝广场》,以及《中国钢琴梦》、《钢琴时代》、《爸爸的心就这么高》、《天才郎朗》等,还包括摄影长卷散文《用镜头亲吻西藏》、《梦游意大利》。选择这样的写作方式可能跟遗传有关,我父亲16岁闯关东,除了因为生活所迫之外,我觉得他骨子里面还有另外一种东西,就是要出去闯荡。如果说,父亲只是到东北这片土地行走的话,我比他走得更远,更辽阔。我涉猎的面广,可能就是因为太渴望拓宽视野,可以说一直在尝试跨领域写作。我喜欢并不止一次地现场倾听傅聪的演奏、殷承宗的演奏、安东·克迪的演奏、卡萨利斯的演奏,从不同风格的演奏中获取营养与感受。听这些名家听得多了,就会耳熟能详,就能分清什么叫最好的音乐,什么样的音乐是从心灵流淌出来的。因为你有比较。

对建筑艺术的理解,也是如此,开始是读过许多建筑方面的书,有理论方面也有传记,还有建筑师写的散文。我熟知赖特、路易斯·康、安藤正雄、高迪等人的作品,包括他们的建筑理论、创作特点,及他们的性格特点。我也喜欢四处周游,喜欢看建筑和拍摄建筑。色彩、光线、建筑材料、空间格局等各种东西刺激你、感染你,最终可以升华你。于是,你可以进一步认识到什么是建筑、什么是好建筑、什么是好的建筑师。《城市·大演奏厅》的写作,等于使用了我二三十年来在这方面所做的积累吧。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