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城市女性的生存困境

作者:刘涛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8日  来源:文艺报  

蒋一谈(作家主页 读者小组)是一朵“重放的鲜花”,90年代他曾写过几部关于北京的长篇小说,反响很好,但不久他悄然隐退。这些年,蒋一谈复出,连续出版了四部短篇小说集:《伊斯特伍德的雕像》《鲁迅的胡子》《赫本啊赫本》与《栖》,一时好评如潮。

蒋一谈有一个“三步走”的写作计划:一、出版纯粹的短篇小说集,譬如《伊斯特伍德的雕像》《鲁迅的胡子》《赫本啊赫本》,各篇小说之间没有直接关系;二、出版主题短篇小说集,譬如《栖》,此类集子往往有一个主题,各篇围绕此主题展开;三、虽为短篇集,但各篇互有勾连、映照,形为短篇,实则为长篇,此类目前尚无作品问世。

《栖》是蒋一谈第一部主题短篇小说集,属于“第二步走”的初始阶段,主题是“城市女性”。写作主题短篇小说集较诸纯粹的短篇集更为困难,因为须从多类中择取同类,须从不相关的作品中选择相关者归为一集,因此应该有大量的创作为基础,这种写作方式对于作者的写作能量是较大的考验。《栖》共有8篇作品:《茶馆夜谈》《另一个世界》《林荫大道》《夏天》《驯狗师的爱情》《温暖的南极》《夏末秋初》《疗伤课》,写了不同城市女性各自不同的困境。困境缘何而生,如何处困,最能见出个人境况和时代信息。

《茶馆夜谈》写女儿与母亲男友之间的对谈,母亲虽未直接出场,但也是主角。《茶馆夜谈》在讲女儿应该为妈妈留出“一间自己的房间”,也应该有“一间自己的房间”,离开母亲才是爱母亲。《另一个世界》故事中套着故事:首先是记者夏墨的故事,她是犹太家庭遭遇的听闻者;其次是一个犹太家庭的故事,他们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遭遇,中国人于他们或是恩人,或是仇人,或救了他们,或害了他们。《林荫大道》是一个关于底层的故事,写女博士的困境。作者在小说中设置了对比:穷人和富人的世界迥异,几乎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夏天》写一个单身母亲的困境。儿子性格的养成,应该同时有父母亲的看护,如此方可阴阳平衡,单亲家庭的儿童,性格易有所偏向。李南(单身母亲)与关朋(小爸爸),各取所需,形成一个临时互助组,“夏天”是热烈的,他们差点越轨,但还是戛然而止。《夏天》对单身女性处境、心理等各方面的描写都极为到位。《夏末秋初》则确是温暖在消退,肃杀之气在上升,周文因绝症将逝,恰是“夏末秋初”之际。面对如此困境,周文和妈妈逐渐和解,妹妹、丈夫的反应,使得肃杀之际尚让人觉得温暖。《驯狗师的爱情》写女驯狗师的两段爱情遭遇。驯狗为了使狗驯服,使其循规蹈矩,久之,驯狗师自身难免亦会被规则驯服,因此她失去了一段爱情。当她试图打破规则,离家逐爱情而走之时,却发现她已是寸步难移了。《温暖的南极》乃借气之作,借了克莱尔·吉根的小说《南极》——一如《鲁迅的胡子》借鲁迅之气,《赫本啊赫本》借赫本之气。蒋一谈擅长借气,他巧手一拨,竟别有洞天。《温暖的南极》写了城市女性阅读《南极》之后,陷入一夜情的白日梦中,最后车毁人亡。《疗伤课》写病人和医生各自的伤痕,让病人重新揭开伤疤,直面它,淡然处之,此为“疗伤课”。但小说中的医生乃同性恋,她一直心猿意马,疗伤也成了诱导,疗伤课也成了诱导课。《疗伤课》很好地展现了医生和病人变异的关系。

蒋一谈一直秉承“我手写他心”的创作观念,他写过各色人等,可见其光谱之广泛。《栖》写城市女性,是男性作家写女性人物,需“他心通”于城市女性。蒋一谈笔下的城市是模糊的,没有或北京、或上海、或广州的明确标志,但他写出了城市的气息和氛围;他笔下的女性面孔也是模糊的,颇似丰子恺笔下的儿童,不画出脸,但却依然有神。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