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共和国作家文库 迟子建 周国平 三重门 新概念作文 尹建莉 活着 何建明
盗墓文学开创者天下霸唱:写现实是我的一个心结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刘心武:《续红楼梦》不为个人价值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梁小民: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

要推荐三本可读的书,我认为《阵痛》人人都该看,认识那个乱世,也认识乱世中的人。...

散文作家鲍尔吉·原野:中国不能没有描写大自然的好作家

作者:韩文嘉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5日  来源:深圳特区报  

躲开了台风“飞燕”的尾雨,鲍尔吉·原野到达深圳时,天色正好放晴。他盯着被雨水洗刷过的植物和潮湿的路面。“这种天气,会让跑步的人感到兴奋。”

跑步是鲍尔吉·原野每天的功课之一,即使受邀来市民文化大讲堂演讲,他也会一早去中心公园跑一圈。对于这位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以雅洁、细腻的散文享誉当代的作家而言,跑步与写作同为生命中重要的事。这种健康、自然、朴素的运动,与他的文章有着相同的基调。“我认为作家的生活方式、他的人还有他的文章应该是一致的。”他说。

对鲍尔吉·原野的访问充满了睿智和幽默的火花,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他对写作美好事物的执着。当说起他的美文常常成为语文考试的阅读材料,被提炼段落大意和中心思想,他说这是“坑害学生”;在辽宁省公安厅工作,但他却从不写任何警匪题材的作品,因为“这些不能引起我的兴趣”;而能够引起他话题以及写作冲动的是壮阔的大自然,“如果一百年后还有人在看鲍尔吉·原野,看到这些描写大自然的作品,人们会想到这是个警察写的。”他笑着说:“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百年孤独》?”

中国文学传统中

没有对大自然的景仰

深圳特区报:您是位专注于散文的写作者,这些年来,您感觉到自己的创作上有什么变化吗?

鲍尔吉·原野:我现在是专门写散文,这三年来,更是专门写大自然。中国写散文的人太多了。因为从广义上来讲,平时写作的大多数文体都是叫散文。但是散文里写大自然的很少,现在回头想,中国的文学传统里,写大自然的不多。中国作家有时候写的是农村,写农村跟大自然有联系,实际上不是一回事。你不能说你家是农村出生,你就是出生在大自然,那样太矫情了。写农村写到大自然的,沈从文写过一点,孙犁写过一点。

我写大自然是写天空、大地、植物、花朵、河流、草、闪电……写这个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了别人为什么不写,因为写这个特别难。你所说的大自然别人都看过,窗外就是。写大自然需要很复杂的文学技术,需要一种大爱,没有爱你是写不出来的,还需要好的观察能力。

深圳特区报:您说中国文学传统里写大自然的不多,但写景一直是中国文学传统里非常重要的一块内容。这种描写景物和您所说的描写大自然有什么区别?

鲍尔吉·原野:实际上中国不算是一个特别爱写大自然的民族。你别看唐诗宋词,你别看那些“两个黄鹂鸣翠柳”,中国人爱用格律诗来写大自然,只能够写得很肤浅。而古代的“赋”里铺陈的景物,很多都是假的,他们不是认真地去观察大自然,完全就是为了对仗比兴而堆砌辞藻。此外中国从唐宋、明清到民国的散文传统里,又缺少平民气息,也缺少对大自然的崇拜和景仰。而且中国人写大自然往往是心境的铺垫,悲伤的心情就描写秋天的景色,心情好的时候,对大自然就没什么比附了。我们看张岱《湖心亭赏雪》之类的文章,他写的是大自然吗?他写的就是自己萧索的心境。

但大自然就是大自然,大自然是人类的父亲、是人类的导师。大自然是跟上帝最接近的领域,也可以说是跟心灵最接近的。而且人在大自然里面会得到营养。大自然会教育你、哺育你,假如你是一个有毛病的人,会把你变成一个好人、正常人。因为大自然是淳朴的。那里面奥妙很多,春夏秋冬,处处都触目惊心。像呼伦贝尔的落叶枞,叶子落了以后像火柴散落在地上,在雨水洗过的太阳下是金黄的,吓人!这是我们任何人造的东西都没法比拟的。

写大自然需要丰富的内心世界

深圳特区报:但我们知道,有个提法是“文学是人学”。单纯地描写大自然的作品,会不会显得脱离了人的世界?

鲍尔吉·原野:高尔基这个提法我不是很赞同。不过我觉得,现在写大自然写得最好的是日本的东山魁夷,他的《与风景对话》写到的大自然也充满了人的气息。我们写大自然,它里面也有你的感受、气息、评价、味道,这也是一种人学。在大自然里,可以看出人的内心世界。

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内心世界不够丰富。你写大自然,需要有一个丰富的心灵和美好的情操。现在文学太枯燥了。现在大家写都一样。你想,一个人写大自然一定是一个仁慈的人、友爱的人,不能有任何的功利性,而且内心特别丰富,还要有很好的文学手段,要不然他表现不出来。

深圳特区报:在对于大自然的态度这方面,您的作品与一些环保主题的作品是不是有相类似的地方?

鲍尔吉·原野:写环保的作家很多是就一个问题写的,比如河流受污染了,庄稼不生长了,人得病了。我们和他们是有联系的,都是在热爱大自然,但他们更多的是一些调查的,但我没有去调查什么。我写了很多云彩,我喜欢云彩,实际云彩没什么污染,当然也可能被污染了,但我不知道。我写的是我觉得里面贯穿着一种意义,它有一种美的东西,我希望这能够流传下去,虽然这是很难的。

“写了三十多年,

在这三年里找到感觉了”

深圳特区报:您常常会被贴上“草原作家”这样的标签,您认为这与您对大自然的喜爱,对壮阔世界的心灵向往有关系吗?

鲍尔吉·原野:这没有什么关系。其实我一直生活在城市里,但是从文学史看,有不少作家,在写作的后期都会写到大自然。对于大自然,我是喜欢、崇拜、热爱,之后有一种妄想,想把大自然表现出来。而且,在世界特别优秀的民族中,都有作家写大自然写得特别好,特别饱满、丰富,像俄罗斯的屠格涅夫、像法国的莫泊桑。中国没有这样的作品,我觉得在一个民族里面有这么多写作的人,其中连一个写大自然的都没有,你这个民族都没有人歌颂大自然,你这个民族对大自然是什么态度,可想而知。

深圳特区报:对于您这样一个坚持写作的作家而言,在描摹大自然的过程中,有什么新的收获吗?

鲍尔吉·原野:我写作32年,但是从2010年开始专门写大自然以后,我发现,自己以前是不会写作的。可以说,在这三年里才找到了感觉。进了新的写作领域后,你会有新的发现和对过去有些否定。写了一批之后,才会知道哪些是你熟的,哪些是生的。以前写的时候不会去想哪些东西是我熟的,哪些是生的,现在知道了以后来看,就会觉得有哪些写得好不好,合不合适,这也是一个收获。生活会出现好多意想不到的现象。

深圳特区报:除了散文,您有没有尝试过其他的体裁?下一步在创作上有什么计划吗?

鲍尔吉·原野:我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已经在《长篇小说选刊》刊登了,反响也不错,但到现在书还出不来。这个书也是写的草原题材,但有些荒诞的意味。现在已经被二十多家出版社退稿了,我还在尝试,看看退稿的出版社能不能达到100家。

下一步我打算写点儿童文学,想给孩子写点故事,写点童话。童话包含着人类最高级的智慧、最高级的审美和最优美的语言。不过我这个话已经写说了大半年了,这件事确实很困难,万事开头难吧。

鲍尔吉·原野

一级作家,编审,《读者》签约作家。中国作协会员,辽宁作协副主席。已出版著作46部,主要作品:《今年秋天的一些想法》、《譬如朝露》、《羊的样子》、《青草课本》、《每天变傻一点点》、《让高贵与高贵相遇》等。多篇作品被收录至大、中、小学课本。曾获“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文汇报笔会奖”,“人民文学散文奖”,“中国新闻奖金奖”等多项国内文学大奖。

网友评分:

0人参与  0条评论(查看)  

网友评论
点击刷新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匿名评论      已输入字数: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