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应作家在线网站之邀,著名评论家雷达先生特开设“雷达·新视点”专栏。这个栏目偏重于对重要文学作品和文学思潮的分析、研究,力求站在文学创作的前沿,了解和把握文学发展的新状况、新问题、新现象,并及时介绍新作品。雷达先生是最熟悉当代文学进程的资深批评家,他的看法对于广大作家无疑具有参考价值。

 

雷达,原名雷达学。甘肃天水人。1965年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历任《中国摄影》、新华通讯社编辑,《文艺报》编辑组长,《中国作家》副主编,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研究员。中国作协第五、六、七届全委会委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兼任博士生导师。1962年开始发表作品。198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论文集《小说艺术探胜》、《蜕变与新潮》、《文学的青春》、《民族灵魂的重铸》、《传统的创化》、《文学活着》、《思潮与文体》等八部,散文集《缩略时代》、《雷达散文》等。独立主编或共同主编大型图书《中国现当代文学通史》、《现代中国文学精品文库》、《中国新时期文学研究资料汇编》等。多部论著和论文《灵性激活历史》、《为什么需要和需要什么》、《思潮与文体》等获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中国当代文学优秀科研奖,《上海文学》、《北京文学》、《钟山》、《作家》、《昆仑》文学奖,《当前文学创作症候分析》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散文《依奇克里克》、《蔓丝藕拾》、《王府井大街64号》等获全国报纸副刊银奖、铁人文学奖、中华文学选刊奖等。<雷达主页>

雷达·新视点

雷达:地域作家群研究的当代意义

 
一般说来,一个原乡背景明显的作家的创作,一片地域性鲜明的文学个性,以及一方地域作家群现象的产生,都离不开这一片地域的地缘、气候、风物、风俗、语言,尤其是它整体上深厚的历史文化传统。

鲜活流动的市井生相——看《繁花》

《繁花》是一次令人瞩目的突破。它告诉人们,不仅乡土文学有伟大深厚的传统,城市,特别像上海这样的古老的国际都会,同样有伟大的文化积淀和了不起的精神传统。

 

雷达:我们能否归乡

生态文学在我看来就是人类归乡冲动的一种表现。我生在甘肃,自小在兰州、天水的两地生活中长大,对那里的一切充满情感,这也是我之所以愿意回母校执教的重要原因。

 

雷达:我心目中的高洪波

我想说的是,人们只看到了高洪波作为诗人、儿童文学作家、散文家和文学活动家的成功,却不太了解他为什么能够成功。这里不妨略说一二。

 

《漂二代》城市化底层的奋斗与尊严

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漂二代》可谈的方面自然很多,但在我看来,这部作品最主要的成绩在于,它所提供的社会问题和社会心理信息的容量之大,之丰富;它是如此的饱满生动,把我们熟悉的某种真实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因而它是一部具有较高社会认识价值的作品。

 

我们还需要文学吗?

看完《阿凡达》出来,一位朋友忽然说,现在还需要文学吗?让我一惊。这问题提得似乎有些孟浪,但往深处想,在今天,这其实是一个深隐的、甚至无法回避的问题。这里指的当然是我们熟悉并喜爱的传统意义上的文学,也就是所谓纯文学,或者叫严肃文学,高雅文学。我看到不止一个论者在谈到传统意义上的文学时,说它如何“老龄化,圈子化,边缘化,萎缩化”了,言下之意是岌岌可危了。

 

我心目中的好散文

能否真正产生叩响当代人心弦的好散文,光有形式优势和艺术空间还不行,归根结底还要看作者——精神个体有无足够的感应能力和创新能力,摆脱传统压力的能力和辟创新境的能力。一句话,关键还在“说话人”身上。

 

李白“故里”在甘肃秦安

事实上,结论已很清楚,李白故里在甘肃秦安。至于四川江油,正如有的学者已经指出的,它只能是李白的第二故里。

 

影响文学生态的三大原因

欲知新世纪十年中国文学之变化与走向,离不开对近十年中国社会及其经济政治思想文化语境变化之认知,然而,这样大的话题岂是我能理得清的?我只能寻找与文学关联密切的几个方面来谈……如果要用几个关键词来形容对新世纪历史文化语境的影响最大的焦点,这里不妨提出以下三点:高科技、网络、图像。

 

中国独缺史铁生式的作家

中国不缺一般意义的作家,缺的恰是史铁生这样具有强烈终极关怀、接近神性的作家。史铁生说过,死亡是生命的节日,他早就把死亡放在身边,并且在某种意义上超越了死亡,进入了时间之流。

雷达作品

  • 重建文学的审美精神:雷达文艺评论精品

    雷达先生“在动荡的低谷”以“灵性激活历史”,搜寻“废墟上的精魂”,追寻“文学与读者的精神联结”,追踪“历史的灵魂与灵魂的历史”,探究“生存本相,展示原色魄力”畅谈文...

  • 近三十年中国文学思潮

    《近三十年中国文学思潮》以最能体现近三十年中国文学的思想灵魂和精神本质的若干问题构成,描绘出近三十年来中国文学的思潮起伏的画卷。

  • 当前文学症候分析

    本书是著名文学批评家雷达先生近年来文学研究与批评的重要结集。书中对中国当代文学审美趋向的宏观辨析,对当今文学的精神生态,资源危机,创作症候的条分缕析,对原创力匮乏的焦虑及其拯救之途的深思以及对新世纪...

  • 雷达散文

    《雷达散文》收录了著名作家雷达的大量散文佳作。这些作品风格独特,自成一派,行文流畅,文笔精妙,较好地体现了作者的文学水平与艺术素养。读来令人爱不释手,欲罢不能。

雷达荐书


    巨流河

    被上帝咬过的苹果

    农历

    湘西秘史

雷达访谈录

 
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著名批评家雷达认为,“生活是一切文学艺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唯一源泉”这一重要思想,是不变的真理。他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提出,文艺工作者只有深入到人民大众中去,不断增加生活积累和情感体验,经过头脑的酝酿、发酵、提升,才能创作出真正有价值的作品。
 
 
眼前的他卸去了文学家的尖锐犀利,似一个充满智慧而又文雅耐心的老者,将自己的人生记忆与文学感悟向我们娓娓道来。与书本、媒体上常常出现的那个一本正经、逻辑缜密的批判者不同,年过甲子的雷达其实更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过去不是没谈过文艺‘为人民服务’,但是在今天的语境下,这样集中地、强烈地提出来,同时把它作为整个文学创作的灵魂性的内容,非常重要。”
 
 
原创力在哪里?创新性在哪里?原创力只能到社会生活的深处去汲取,创新性只能通过创造性转化传统来实现。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现在市场要求的多和快,与我们创作要求的精和慢,文学在这个时代展现它的精神力量,还应该以它的精神品质和精神标高,来征服人心、启迪读者。